章四十八 今晚全场由赵公子买单!(第2/2页)


    赵政便想着,既然要喝酒,那当然得去酒楼啊!

    况且光一听这醉什么楼的名字,就知道绝对是个喝酒的好去处啊!

    而且他存心想要借这次机会,由自己做一次东,然后去自家产业宴请一下自己的诸位皇兄们。

    他打定主意要和每一位皇兄都搞好关系,万一日后哪位皇兄走了大运当了皇上,这不是还能照拂自己一二?

    就算是其他没能当上皇上的便宜皇兄,那最次也是个有封地的藩王啊!

    万一日后自己把封地里的钱财家产都给败光了,实在没钱花了,也还能找自己的几位皇兄借点银子不是!

    反正和几位皇兄搞好关系,对于赵政来说自然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

    而且反正也是蹭自己母妃的面子,又不用自己掏钱的……

    既如此,何乐而不为呢?

    “……醉香楼?”

    谁知赵政还正冥思苦想着,当初母妃说的那醉什么楼的全名时,自己的大皇兄赵拓就已经非常熟络的主动报了出来!

    “哎对的!就是醉香楼!”

    赵政突然间眼前一亮!

    哎没错,就是这个醉香楼!

    “为什么要去……哦也对,那是班氏的产业……”

    赵括下意识就有些疑惑,不过话才说到半截,就已经恍然大悟的记了起来,这是属于九皇弟母族家里的产业!

    “那是!今晚我初次与诸位皇兄见面!理应做东宴请才是!”

    赵政昂然说道,示意今晚这单必须自己买了,任谁都不能和他去抢!

    甚至已经联想到了,当自己报出自己的名号之时,整个醉香楼上下大喜过望,恭敬相迎自己小主人的场景!

    而且自己只要心情大好,还能够非常任性的大喊一声!

    ‘今晚全场由赵公子买单!’

    一想到这种极其到位的装逼范,赵政就忍不住傻呵呵的笑了起来。

    “皇弟能有这番心自是好事……可、可你知道这醉香楼是处什么地方吗?”

    赵括一脸强忍笑意的表情,却是令赵政心中大为不解!

    “什么地方?醉香楼么!不就是个酒楼吗?”

    赵政极为诧异,难道大皇兄还以为自己请不起这一顿吗?

    开什么玩笑呢,那可是我母妃家里的产业!

    我这个堂堂九皇子过去,明明只需要刷脸就可以的好吗!!

    “谬矣!谬矣!此醉非彼醉啊……”

    赵括连连摇头,提起此处却是一副无比陶醉的神情。

    “这醉香楼,可是、可是……”

    但说到这里时,却实在有些忍不住,差点当场便笑了出来!

    “可是什么?”

    赵政简直有些摸不着头脑!

    “可是这西京城中……最大最出名的青楼啊!”

    “啊?!”

    赵政当即愕然,却是在大皇兄的大笑声中,不免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

    ‘原来自己母妃家里,真是做鸡的啊……’

    ……

    “神武五年,适逢国宴,始皇与诸位皇兄初次相见,欣喜交加,遂邀兄往班聚德烤鸡一聚,以全兄弟情谊。

    然燕王赵括在侧,嘿然笑曰:‘烤鸡食之无味矣!惟醉香楼,可醉生梦死也!’

    众兄皆赞,愿往醉香楼而不愿食鸡也。

    始皇无奈,惟有携兄而往醉香楼。

    眼见满楼之中,无论贫富贵贱,无论爵位高低,尽皆欣然作乐,陶醉悠然矣!

    始皇不由大叹:‘此乃民生安乐之大道也!吾理应常入此地,体味民意,与民同乐也!’

    故而始皇常身入烟柳,不惜己身,为探求民生之安乐,常鞠躬而尽瘁矣!”

    ——《华夏野史》·郝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