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套话(第1/2页)
    义银想想也是。

    三好家都打到家门口了,幕臣还是希望她家入主幕府。

    想给三好长庆一个管领代身份继续维持场面,怎么看都不像有把整个幕府架子推翻的勇气。

    那么看来,足利义辉整顿幕臣,加强足利家实力的做法,还是很有把握的。

    只要她能利用幕臣的内部矛盾,整合一部分资源出来,足利家都不会是如今这般窘迫的局面。

    义银笑道。

    “那就祝将军心想事成吧。”

    他倒是乐见其成,反正幕府内部怎么乱都乱不到斯波家身上。

    足利家如果能厉害一点,对斯波家也是利好。都是想要维持守护体系,队友强一些总是好的。

    三渊晴员其实心中有一丝不祥的预感,可是左想右想,不知道危险来自何方。

    是错觉吧?

    伊势家绝不敢弑主,犯下大逆之罪。

    三好家已经退去,暂时没了威胁。

    近江南北对峙,也没空搭理幕府内务。

    这段时间足够将军做些实事,从幕臣那边压榨出一部分利益,充实足利家的实力。

    幕臣,三好家,六角家都不是问题,应该。。不会有事吧?

    只要斯波家之流的地方实力派站在将军一边,近幾就掀不起风浪来。

    难道还会有人压住地方实力派,把幕臣,三好,六角联系起来,对付将军?

    三渊晴员觉得自己想太多,自嘲一笑,把这荒唐的念头甩到脑后,继续与义银说话。

    她忽然叹了口气,面色黯淡。

    “义银,维持斯波家,真是苦了你了。

    还想出那种主意来,何必呢,其实足利斯波合流未必是坏事。”

    从细川藤孝嘴里听得义银的策略,她亦是震惊。

    在三渊晴员看来,义银以丧身失节的理由去堵足利家的嘴,简直是疯了。

    不就是联姻嘛,至于吗?

    你这孩子迟早要嫁人的,足利义辉哪里不好?那可是天下之主,开开心心当御台所不行吗?

    如果担心足利家轻待斯波家,婚后再争就是,看你一向的做派,怎么都不觉得会吃亏呀。

    义银也不好和她解释,他说道。

    “我不相信任何人,我只信我自己,斯波家不需要嫁接到别家。”

    他只能用高傲自负的外表,掩饰自己龌蹉的后宫计划。

    三渊晴员无奈摇头,她也就是说说。

    成大事者皆有傲气,在别人看来,嫁入御所是荣耀。

    而对于义银这种只手复兴家业的英杰,可能是侮辱吧。

    难怪他死活不接受,甚至用自污的办法推脱。

    男人敢用这种方法脱身,只能说自信到了极点。

    看着义银越发漂亮的脸蛋,三渊晴员还真觉得他有资格不在乎。

    世人皆爱美,以义银这祸国殃民的外貌,想入赘的武家要多少有多少。

    十五六岁的少年还在成长,这几天不见,又漂亮了许多。

    三渊晴员为义银颜值暴涨找了个说得过去的理由,然后继续正题。

    “你的想法可以说服大御台所,但将军就难说了。”

    义银惊道。

    “将军还能娶个破鞋不成?”

    三渊晴员忍不住打了他一下脑袋,嗔道。

    “哪有这么说自己的!

    公方大人还真难说,我们这位将军性子刚毅,从来都是宁折不弯。

    如果她真的看上了你,不在乎这些,大御台所怕是拧不过她。”

    义银一愣,仔细想想将军刚才对自己的举动,的确有可能。

    这就麻烦了,我的鸠占鹊巢之策,我的后宫大计,不知道明智光秀有没有办法搞定将军。

    他收拢心思,不去多想。

    “明天见过大御台所再说,希望将军不要太过纠缠,天涯何处无芳草。”

    三渊晴员白了他一眼,你还好意思说这句,你现在都长成什么妖精模样了,自己没点数吗?

    她说道。

    “以后出门带好男笠,也备个覆面,在室内遮脸。”

    义银被她说得苦笑,点头答应。

    “我知道了。”

    男笠是带着一圈纱布的斗笠,出门可以遮挡太阳和风沙。

    而覆面类似尼姑的裹头,可遮挡口鼻的布料。

    两者都是贵族男子所用,亦是一种传统的做派,约束男子不要以真面目示人。

    三渊晴员这话,是说他长得太招蜂引蝶,让他克制一点。

    义银无奈地想,魅力值过高,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