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王子腾,还我京营!(为盟主 龙龙天下加更)(第2/3页)
   不过实际上在执行株连之法的时候,这些亲族要么早就死了,要么还没有出生。所以实际执行的九族指的是父四族,母三族,妻二族。

    父四族包括了自己的一族,出嫁的姑姑及其儿子一家,出嫁的姐妹以及外甥一家,出嫁的女儿外孙一家。

    自己的一族则是囊括了父母,姐妹,子女,兄弟及其一家。

    王熙凤就是落到了兄弟及其一家之中,这是九族之中的重中之重。哪怕她父亲早就死了也逃不掉。

    面对龙颜震怒的皇帝,夏秉忠也不敢再为王霄说话,只能是连连告罪准备去抓人。

    “等等。”

    震怒中的皇帝回复了些许理智。他知道此刻王霄领兵在外,而且贾家在军中的威望极大。现在这个时候实在是不适合自己乱了自己的阵脚。

    “先撸夺其诰命,贬为罪人,原宅看押。一切等东边的消息传来再说。”

    女人入了大牢,无论有没有被污了身子,在世人的眼中都已经是失去了贞洁。

    皇帝准备等东边的消息传来再做最后的决断。

    如果王霄战败或者身死,那没什么好说的,王熙凤必死无疑。

    如果王霄得胜归来,那她至少可以保住性命,也不用被发配去教坊司。不过诰命肯定是没了,荣国府女主人的身份也不会再有。

    夏秉忠硬着头皮,小心翼翼的询问“陛下,荣国府贾政之妻乃是王子腾父四族之一,还有前紫薇舍人遗孀一家也是如此。凤藻宫那边,又该如何安排?”

    不是他不懂看皇帝的脸色,实在是这些勋贵们互相结亲,同气连枝的牵扯太多。稍有不慎的动了一个人,天知道会得罪多少人!

    没有皇帝的明确指示,他是万万不敢轻易抓人的。

    皇帝的面色很是难看。

    这些勋贵们互相牵绊,就连他这个做皇帝想处置人都感觉棘手。

    转念又想到损失了二十万大军,皇帝又心疼的连连砸床。

    “贾政之妻及其子女,剥夺一切诰命功名,暂且原地看押。凤藻宫那边,封门。至于薛家。”

    想到之前贾雨村的案子,皇帝心说这个软柿子难道我还捏不了?

    “女眷全部送去教坊司发卖!”

    王子腾这次真的是把皇帝给气疯了。

    七八万的精锐战兵,十多万的辅兵几乎全灭。众多军中宿将世家子弟身死战场。

    更重要的是这些大都是属于皇帝的力量。

    对于皇帝来说,这已经不是割肉了,这是在剔骨头!

    如果不是王霄和林如海带着大军在外作战,就凭他们和王子腾的关系以及举荐的牵连责任,撸官夺职都是轻的。

    凤藻宫内,面对被缓缓关死的大门,贾元春不悲不喜的默默诵经。

    她不是在保佑自己,而是在保佑王霄。

    身在宫中多年,她很清楚能够决定她命运的人不是自己,而是王霄。

    只有王霄活着归来,她和贾家才能逃脱死结。

    而只有王霄获胜归来,她和贾家才能彻底摆脱这次的牵连。

    皇帝现在急需军方力量的支持,身为荣国府承爵人的王霄只要能活着回来,贾家就可免死。

    夏秉忠带着人来到宁国府,宣读完旨意后就让人收走了王熙凤的诰命文书以及凤冠霞帔。

    看着倒在地上痛哭流涕的王熙凤,夏秉忠上前小声安抚“夫人莫要太过悲伤,只要武显将军能够安然归来,夫人自然也是性命无忧。”

    等到夏秉忠带人离开,王熙凤等人这才真正的明白过来,王霄对于她们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来到荣国府的夏秉忠就没有之前在宁国府的那么好说话了。

    宣读完圣旨之后,当即命令随行的管教嬷嬷上前将失魂落魄的王夫人和茫然无措的大宝脸抓起来,准备押往祠堂严加看管。

    至于薛姨妈则是听到自己被发配教坊司发卖就直接晕了过去,薛宝钗也是面无人色的晃悠。

    “政公。”夏秉忠向贾政行礼“我也是奉命行事,政公勿怪。”

    随后夏秉忠又向贾母行礼“老太太勿忧,只要武显将军能平安归来,那此事就与贾家牵扯不大。”

    已经被押解到门口的王夫人听到这话,顿时发狂起来。

    “都是那个孽障惹的祸!如果不是他们推荐,我们王家怎么会有今日之难!!”

    夏秉忠眯起了眼睛,一个管教嬷嬷当即上前直接几个大嘴巴子下去,王夫人嘴角喷血的被拖走了。

    “政公。”夏秉忠声音转冷“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贾家现在一切荣辱都集于武显将军一身。只有他好,贾家才会好。他这次若是身死战场,那贾家绝对逃不过这一劫。还望政公好自为之。”

    贾政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