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王子腾,还我京营!(为盟主 龙龙天下加更)(第1/3页)
    “那是二十万人!”一向儒雅的林如海咆哮如雷“他是怎么全军覆没的?!”

    王子腾带出塞的都是京营兵马,都是归属在他这个京营节度使管辖之下。

    此刻听说损失了一半的兵马,林如海都快被气的脑淤血了。

    气喘吁吁的信使大声回应“小人不知!陛下有命,大人即刻率兵返回都中!不得有误!”

    王霄想了想说“几万战兵,十多万辅兵。这是一支足以灭国的力量。草原上的人想要打垮他们,除非断粮绝水。王子腾也不像是这么没脑子的,怎么会自陷绝地?”

    林如海闭着眼睛捂着胸口,难过的说不出话来。

    挥手让帅帐内的众人都离开,王霄走过来小声开口“姑父,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追究谁的责任,咱们要尽快带着兵马回都中。陛下现在需要咱们。”

    京营十二营并非都是忠于皇帝的兵马。其中也有不少是支持太上皇的。

    而且太上皇还掌握着御林军,废太子余党则是掌握着五城兵马司。

    这次北上出塞,东边驱逐红夷带走了大部分忠于皇帝的兵马,现在皇帝的处境有些不妙。

    林如海回过神来连连点头“你说的对。”

    皇帝若是倒了,他们这些帝党的人一个都跑不掉,他们的家人亲族可都是在都中。

    此刻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尽快带着大军返回都中,震慑那些有不轨之心的人。

    福州府安排了盛大的迎接宴会。这些文官们负责后勤支援,征召民夫。自认为功劳簿上总该要给他们也记上一笔。

    可一大帮人在城门口左等右等怎么都等不到凯旋的大军。

    一直到天色擦黑,才看到有人群缓缓走过来。

    等急了的文官们当即大喊奏乐,可鼓乐齐鸣之中来的却并非是京营大军,反倒是之前被送去军前的那些当地民夫。

    气急败坏的拉过民夫询问才知道,朝廷大军半路上就抛下他们急匆匆的走了。谁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王霄把神机营的火炮与辅兵马夫什么的全都留下来慢慢走。他跟林如海带着扬威营的战兵辅兵,侥幸活下来的先锋营炮灰,还有神机营的那一千多火铳兵以强行军的速度一路越州过府,披星戴月的直奔都中。

    路上的州府县都被吓的不轻,因为他们并没有得到消息,不知道大军过境这是出了什么事情。不少府县看到官道上尘土飞扬,大军疾行的,大白天都吓的关闭城门。

    都中这里已经是闹翻天了。

    二十万大军十去七八,这可都是都中附近的百姓人家。更别说还有许多跟着王子腾一起出塞想要镀金换取军功的世家子弟。

    一夜之间,都中几乎处处挂白。

    消息传来的当天,皇帝就被气的病倒了。

    醒来后的第一个命令就是抓捕王子腾全族。

    无需追问缘由,丧师到如此程度,王子腾一家根本就逃不掉。

    王子腾家中被封,全家老小都被龙禁尉拖拽出府,用绳子捆着送去大牢。

    前些时日因为王子腾升任统兵大将而嚣张起来,自封都中衙内之首的儿子王义,王道是在酒楼被抓的。

    他们当时喝的醉醺醺的,龙禁尉抓捕的时候还张狂大喊我是九省统制之子,谁敢抓我?!

    结果就是龙禁尉们用刀柄砸碎了他们的牙口,直接拖着去了天牢。

    除了王子腾一家,他的弟弟王子胜,侄子王仁,王德等人也是一并抓捕归案。

    古代一人犯罪,全家株连是常有之事。

    而王子腾这次的事情如此严重,已经不是他一家能抗的下来的,整个亲族都跟着遭殃。

    最先倒霉的就是同族兄弟。

    王子腾的大哥王子成虽然早已经病逝多年,可依旧是被牵连抄家。

    而这一抄家就牵连到了一个人物,那就是荣国府承爵人王霄的正妻,王子腾的侄女,王子成的女儿王熙凤。

    收过王霄好处的夏秉忠小心翼翼的询问皇帝的意思。

    毕竟王霄此时还在外地为皇帝领兵打仗,如果拿下他老婆实在是说不过去。

    皇帝咬牙切齿的用拳头砸着床榻嘶吼“王子腾丧师失地,纵然诛其九族也不能灭寡人心头之恨!”

    “王子腾!还我京营!!!”

    也难怪皇帝气的发疯,忠于他的京营这一仗就被葬送掉了一大半。

    他花费了十多年的时间,付出无数心血才逐渐形成了对太上皇的优势,可现在这一战过后形势立马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屁股下面的皇位都开始晃荡了,皇帝是真心实意的想要诛灭王子腾的九族来泄恨。

    三字经中的九族指的是高祖,曾祖,祖父,父亲,自己,子,孙,曾孙,玄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