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第1/2页)
    几个女人进了堂屋,俊博把一盆温水端到堂屋门口,“来吧,洗洗手吃饭。”几个人都出来洗了洗手。

    俊博拿出一大瓶雪碧给每个人都倒了一塑料杯,卞秀把她面前的杯子拿给文兰,“嫂子,你替我喝吧,我不敢喝凉东西!”文兰笑了笑,“中,这样的忙我愿意帮!”

    喝了一杯雪碧,吃了几口菜,文兰从衣兜里拿出两张崭新的百元大钞,“先得把正事办了!”她把钱递给莹莹,“莹莹,这是大娘的一点意思,你别嫌少,拿着买一双袜子吧。”莹莹笑着说:“大娘,心意我领了,钱你还拿着吧。”卞秀说:“莹莹,你大娘给的,你就拿着吧。”

    琳琳拿过婆婆手中的钱把它塞到莹莹的手中,“拿着吧,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了。像我这样的,一分钱都没人给了!”几个人都笑了。

    又过了一会儿,文兰说:“俊博,你去灶屋把拿几个热菜端过来吧。”俊博和琳琳都去了灶屋,他们每人端回堂屋两盘热菜。卞秀说:“嫂子,咱去灶屋把那两个菜做一下吧。”文兰站了起来,“中啊,你不用过去了,我自己就中了。”琳琳说:“妈,我去吧,你跟俺婶儿都不用下灶屋了。”卞秀说:“你们小妯娌俩坐屋里说话吧,俺老妯娌俩去灶屋说话。”

    卞秀和文兰去灶屋做饭。文兰在后锅添了几碗水,在锅中间放了一个箅子,又在上面放了几个馍。她对卞秀说:“卞秀,开始烧锅吧。前锅炒菜,后锅馏馍打稀饭。菜炒好了,后锅的馍也馏好了,水也烧开了!”

    当文兰把鸡块和个鱼烩好,桂英走进了院子。她看见烟囱正往外冒着烟就问道:“还没有做好饭啊?”文兰从灶屋探出了头,“婶子,你咋才过来啊?”桂英说:“今儿早上,家里来了一个外甥女。小虎去俺家喊我过来吃饭,家里有客,我也出不来。俺外甥女前脚走,我后脚就出来了。”

    卞秀说:“桂英婶子,你去堂屋吧,饭马上就做好了。做好饭,俺俩就过去了。”

    桂英走进堂屋,琳琳、俊博和莹莹都连忙站了起来。莹莹说:“姑奶,坐下歇歇吧。”桂英把手里拿的一个黑色的食品袋放在门口的地上,“莹莹,这是我腌的几个咸鸭蛋,你回家的时候给你娘捎回家!”莹莹笑着说:“中,谢谢姑奶了。”

    桂英说:“我吃过饭了,你们几个赶紧吃吧。”俊博递给桂英一个板凳,几个人都坐下了。

    很快,文兰把一盘鱼块和一条烩好的鲤鱼端了过来,“桂英婶子,你咋不吃菜啊?”桂英说:“我吃过了,就过来说说话。”文兰说:“俊博,你跟你嫂子去把馍、稀饭端过来!”俊博说:“好的,我一个人就ok了!”

    等卞秀回到堂屋,几个人就开始吃馍喝稀饭,卞秀把鱼肉和鸡块往莹莹的碗里夹。莹莹笑着说:“妈,你别给我夹了,我自己够着了!”琳琳叹了一口气说:“我是没有这个资格了,只有羡慕嫉妒的份了!”

    文兰也夹了一块鱼肉放进琳琳的碗里,“别羡慕了,我也给你夹一块!”琳琳笑了,“妈,我说笑话呢。”

    桂英站了起来,“你们几个吃饭吧,我回家还有一点事。”说完,她从衣兜里拿出一百块钱递给莹莹,“莹莹,姑奶给你发一个压岁钱!”莹莹说:“姑奶,我有钱,你留着自己花吧。”琳琳说:“莹莹,你拿着吧。将来你跟俊博结了婚,逢年过节多给姑奶拿些礼物就中了!”桂英笑着说:“就是啊。”莹莹站起来把钱接了过去。

    “你们几个吃饭吧,我走了。”说着,桂英走出堂屋,卞秀和文兰把她送到大门口。

    几个人吃过早饭,莹莹说:“妈,我上午还得走亲戚,我现在走吧?”卞秀说:“中,让俊博送送你。”琳琳说:“美女,有时间过来玩啊!”莹莹说:“中,我现在有你的电话号码,到时候我提前给你联系!”

    俊博推着莹莹骑的电动车走在前面,卞秀、文兰、琳琳把莹莹送到大门外。又说了几句,莹莹说:“妈,大娘,嫂子,别送了,你们留步吧。”琳琳笑着说:“中,你再跟俺兄弟好好说说悄悄话吧。”

    莹莹笑着走了。卞秀有些不放心,就喊了一声俊博,俊博回头问:“妈,还有啥事吗?”卞秀说:“那个钱你别忘了给莹莹啊!”俊博笑着说:“放心吧,忘不了!”

    第二年四月中旬的一天上午,桑美来黄龙家串门,她看见文兰和卞秀正坐在院子里聊天。桑美说:“卞秀,以前你的脸色有些发黄,现在红扑扑的,颜色看起来不错啊?”卞秀乐呵呵地说:“我现在啥都不讲了,就按俺嫂子跟我说的,天天吃了睡,睡醒了起来就吃!”桑美说:“这样就对了,你就做一个甩手掌柜!”文兰说:“我跟她说过好多回,啥事都别管,把自己的身体保养好就中了!”

    桑美问:“文兰,光看见你们妯娌俩在院里说话,咋没有看见黄龙那个小家伙啊?”文兰说:“他可没有空在这儿说话,吃了早饭,他就跟小虎他们弟兄俩一块去周家口了。亚彬五一结婚,这不是要给亚彬装修新房嘛,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