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几句话(第1/2页)
    这部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罗里吧嗦的小说终于完结了。

    二十几年前,我曾经在一些论坛,社区,各种版面疯狂写过几百万的文字,而且跟书里一样,也曾经被一个上当的文学女青年不眠不休的打印了一部分,千里迢迢的给我送到眼前,让曾经的我很是骄傲,头一次感受到了文字的魅力原来如此的实实在在。

    当个作家什么的特么多爽啊!

    不过那些文字就像灯笼草一样,一阵风吹来,又一阵风吹来,又一阵再又一阵,渐渐地被吹得干干净净,踪迹全无,连那个小姑娘给我打印的厚厚的那一大摞纸,也不知道被老太太卖给哪个收废纸的了,如论如何也找不到了。

    至此,我多年前,好几年写的所有东西,一字不剩。

    今年年由于疫情,我躺的脊椎都快废了,无聊的在朋友圈拍腿毛赌单双,一股子冲动上来,突然想写点什么,但是看看键盘,实在用不习惯,于是在网上买了一支价格不菲的复古式键盘,到手之后,果然,键字如飞!

    三天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打了将近七八万字,也没起名字,也没什么大纲,也没什么构思,甚至连想写个什么故事都没想好,一切都跟二十年前一样,毫无征兆的开始了写作。

    我吃了网络时代软硬件更迭的亏,把几百万字的东西丢的干干净净,更不能相信自己懒散的出奇的脑子,移动硬盘和优盘更是丢了两万多个绝不可靠,我想,还是云储存比较靠谱。

    于是我在网上搜索和寻找到底哪个论坛和社区比较靠谱,二十多年不写东西,真不知道网站现在有哪些。

    问了百度也搜索了一些,才知道现在有这么几个文学类网站比较大。

    别的地方没发过,第一弹就发在了起点。

    几万字后,糊里糊涂的签了约,后来.....有些事都知道,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后悔。

    这个故事结束得有点仓促,没办法,疫情结束,我得搬砖干活了。

    然而写东西就是这样,一开始,你毫无头绪,不知道自己想写什么,跟一个面对初恋的少年,懵懂的不知道该怎么下嘴,而后你开始了,一上手,发现自己根本控制不了自己,写起字来就像拔了橡木桶的塞子,葡萄酒的汁液喷涌而出,堵都堵不住,就像一个开放了天性的半大小子,没轻没重的就操练起来。

    再往后,就像慢慢形成了胚胎,紧接着生养了一个小宝宝,一个孩子,这个时候,这个孩子没有什么主见,只是一味的要吃要喝,哭闹着要长大,而你只管顶着嘴给他往里灌各种食物,只要能让他长大,就喂!

    再往后,这个孩子慢慢地长大,开始牙牙学语,开始想三想四,开始不听你的指挥,叛逆的有了自己的情绪和思维方式。

    就这样,你写的东西慢慢不受自己控制,就像当年你极力想摆脱你爸妈的掌控。

    这本书十万字左右的时候,我还一门心思想让他作为一部纯纯的爱情小说出现在别人面前,乖巧,温柔,甜蜜的腻歪人,里面的人都是那么顺风顺水的相爱着,珍视着,就这么简简单单的爱下去,一直到结婚生子,天荒地老,美满幸福,皆大欢喜。

    但后来我发现,在这个故事的基因里,我已经给他注入了一部分离奇的dna,这个时候来我起名字的时候突然发现的,所以才有了这本书。

    随着剧情发展,我感觉如果就这么晃晃荡荡的爱到底,是不可能了,齐传的性格和大概括的上帝视角已经注定不能浪费了折磨他的好机会,而莫非也不能这么轻易的就让这小子白捡啊!

    而且,这是现实故事,不是神婿兵王修真成仙,两人的身份落差不能靠特异功能和大罗仙法解决,齐传不能有渡劫期,莫非也不能是哪个上古门派的圣女,两人必须有一番即便不算稀奇古怪也得稍显离奇才行!

    于是就有了后来被一位朋友指点的兵王归来.....其实我也不想。

    这个故事,这部小说,注定不会热起来,不会有太多人喜欢,而且喜欢看并且能坚持看下去的朋友,一定是心思沉稳性格练达的人,不会像小鲜肉的粉丝们那样疯狂,这类合家欢故事,看过,就看过了。

    张某人对天发誓,原先是真就想把这些慌乱的文字找个云储存的地方,但没想到竟然还有几位心胸宽广的哥们喜欢!这个太出乎意料了,更出乎预料的,竟然还有一位叫阿阿基米德的哥们给了一张月票!虽然我现在还不完全知道月票是干嘛用的,但我是真心希望你不是投错了!

    手动感谢我这20来个不开眼的粉丝,感谢缥缈落雨间,感谢这名字好长,感谢慕阳祥,感谢吃货and痴货,感谢无聊小人1988,感谢一颜难尽,感谢暮雨龙吟,感谢无痕的超级粉丝,感谢无影魔尊,感谢shallow,感谢xxggxx,感谢a道道,还有那些书友后边一大串数字的。已经给我建议的和鼓励的那几位。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令大家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