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六(终)(第1/4页)
    齐传回来后,连若峰建议他收拾收拾,现在的齐传如果扒了衣服就像一个野人!

    但齐传拒绝了,他不知道为什么拒绝,只是在隐隐约约中,他感到自己如果大摇大摆出现在任何场合,都是有危险的,如果保持这个形象,至少在外观上不会引起周五山或者其他什么人的主意,一旦要做些什么事,留着这头乱得像鸟窝的头发以及看起来像七八十老人的胡子,应该会是一个好的掩饰。

    看来还真留对了!

    齐传蹲在平西街的小广场中央,和一个乞丐并排展开工作。

    那个乞丐似乎很不满有同行把店面开在自己旁边,看了齐传好长时间,小声说:“你是谁下边的?”

    齐传看看他,笑着说:“我是阎王爷手下的,今天来提几个小鬼!”

    乞丐忿忿的说:“少特么忽悠,平西街是李哥的,你在这吃饭,拜过他老人家了吗?”

    齐传还是笑笑:“我啥哥也不拜,今天就是路过,打个尖吃顿饭。”又想了想:“一会有点事,可能让你赚点小钱。”

    乞丐一哼哼:“让我赚钱?”指指四周:“这些人都是养我的,我赚钱还用你?”一挥手:“赶紧走,不然我…..”

    乞丐突然愣住了,张着嘴,瞪着眼看着齐传手中的两张大钞。

    “爷,您说,什么小事?”乞丐的脸上立刻绽放了菊花。

    莫非在房间里大叫一声。

    两个保镖熟练的打开门,探头问:“莫小姐,怎么了?”

    莫非跺着脚,大声说:“出去!”

    两个保镖立刻缩了回去。

    一会儿,莫非悄悄打开门,探出半张脸:“我….我要出门…..”

    保镖赶紧摆手:“莫小姐,莫小姐您可千万不要这样,我们这碗饭可是越来越难吃了,昨天因为来了个修天然气的,老板恨不得扒了我们!这会您要是再搞这个…..莫小姐…”

    保镖一脸愁苦,作了个揖:“您赏碗饭吧!”

    莫非红着脸,小声说:“我必须出去…..我要买…..”

    “您要买什么?我们给您去买!我们什么都给您买,只要您能待住了!”

    “不行!”莫非大声说:“不光是买东西!我…..我….我还要去一下医院!”

    “您去医院干什么?”保镖一皱眉:“您不舒服?”互相一对视:“要不,我让老板的私人医生来看看?”

    莫非摇摇头:“不行…..我要看…..妇科…..”

    两个保镖呆住了。

    这是可真没办法了,妇科…..

    另外一个保镖说:“莫小姐,这事…..按说我们真不能拦您,可是您知道,我们也是听老板的话行事,要不……您亲自问问老板?”

    莫非点点头:“那你们给舅舅打电话,我来说。”

    周五山一听也犯了愁,这种事可是真不好怎么处理!

    “小非,你这….不是舅舅不让你出门,这现在事情还没个定数,外边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看着咱们,你舅妈走了我都不敢声张,你说你…..唉….”

    “舅舅……”莫非小声说。

    “我好像怀孕了…..”

    晴天霹雳!

    周五山像被一支长枪扎在墙上一样,瞪着大眼说不出话来。

    “小非你!!”周五山心里突然产生一种无比的恨意!

    大佬这些天似乎很低调,忙忙碌碌的不知道干什么,自己找了他好多次,推推当当的,甚至连大佬的儿子也不再闹着要来找莫非,好像消失在了世界上!

    周五山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不知道有什么事能让大佬如此慌张和不淡定,言语间总带着一股急躁,说不了几句就要开会或者很忙,两人之间说好的事情也一拖再拖,这让周五山很担心。

    而莫非突然又说怀孕了!!

    周五山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了,咬着牙,恶狠狠地说:“你长大了!只要你觉得能对自己负责,你随便吧!!”

    狠狠的挂了电话。

    挂掉电话,周五山突然一皱眉头,心里很不平静,想了一会,抄起电话,把陆南叫了进来。

    莫非对周五山的态度很惊讶,但至少目的达到了,不管周五山现在正在谋划什么,今天无论如何要到平西街!

    平西街的人熙熙攘攘,人声吵杂,随着时间越来越晚,人也越来越多,周末的下午,是平西街展现繁华一面的最佳时刻。

    莫非身边跟着两个高大的保镖,带着墨镜低着头疾步走在人群中,不时地偷偷看着四周。

    走到小广场附近,人群更多,长椅和花坛上坐满了人,商贩的广告和口水歌充斥着空气,节奏强烈,震击人心。

    在一众口水歌中,突然一个宛转悠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