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祝君好运(第2/3页)
么?”

    “哈哈,也是,”龚玉笑着点点头,“不好意思,我好像又自作多情了,不过你想好下一步该怎么走了么?”

    “暂时还没有,”汪嵩摇摇头,“不过我大概会转行吧,去干销售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啥?”龚玉愣了一下,“怎么要转行呢?干设计的话到后期也是挺挣钱的啊。”

    “是挺挣钱,”汪嵩说着“是”,头却摇了摇,“但我等不了了,我想快点挣钱,越快越好,我不想再因为攒不够房租而成宿成宿地睡不着觉了。”

    “可是做销售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龚玉犹豫地说。

    “我并没有把它想得很简单,相反,我认为做销售也很难,”汪嵩深吸了一口气,“这样吧,我换种说法,做销售挣钱快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做够设计了,在大学时,我把设计师想象成了一个很高大上,呃,至少是很光鲜、很酷的职业,但在工作的这两年我是真的发现了,前辈们自嘲是‘设计狗’也不是没有原因,这些工作任意地破坏着我的每一个周末,最后却给不了与占用我的时间等额的回报,我何苦呢?去干销售不好么?同样是要陪着笑脸,可人家给钱就是给钱,不给就是不给,可不会像某些甲方一样用人不给钱还自诩大爷。”

    “唉,行吧,你自己想好了便好,只是不知道为何,兄弟,我老觉得你今天的情绪不大好。”

    龚玉叹了口气,决定不再多问。

    “嗯,我能觉出最近自己的情绪确实不大好,但没关系,等辞职以后休息一段时间,或许就会好起来,”汪嵩笑了笑,转而问龚玉,“行,别说我了,你呢,有下一步的打算么?”

    “啊,有的,”一说起自己,龚玉的眼里突然冒出些光来,“我一个同学说他们公司还在招人,可以介绍我过去,说是还有不少的空缺呢,你要不要过去一起试一下。”

    龚玉的话刚说完,却发现汪嵩脸上的表情怪怪的,看着是想笑却又硬憋了回去的样子。

    “那个……”汪嵩憋了好一会儿才恢复正色,“你先去吧,等你在那个公司里坐稳后我再去投奔你。”

    “行行行!我等你哈兄弟。”

    龚玉说着就乐得直抖腿,看着就好像已经胸有成竹了一般。

    2018年3月24日。

    汪嵩知道龚玉要走,可万万没想到她会以这样一个方式离开,汪嵩盯着龚玉脑袋上的一头绿毛,非常费解地憋出一句来:

    “你脑袋是被驴给踢了么?”

    “呃,哈哈,”龚玉嘻嘻哈哈地抓了把自己的头发,怪不好意思地接话,“脑袋可能没被驴踢,但头发绝对是被驴给踩了,你看,这不都是驴蹄子上沾的草给染的么?”

    “……”

    汪嵩一言难尽地看着龚玉,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哎呀,其实我没想着染这个颜色来着,你相信我,我脑子还是正常的……”

    龚玉尬笑地解释着。

    “正常吗,我没看出来……”

    汪嵩不相信。

    “真的,我真没想染这个色儿,就是我本来想去理发店染个稍微鲜艳点的浅棕来着,结果我的发型师就跟我说浅棕都已经是老土的颜色了,不够个性,让我再挑挑别的颜色,我就想着反正我要走了嘛,染就染呗,于是我就看中了个冰蓝色……”

    “你管这叫冰蓝色?你什么时候瞎的?”

    汪嵩突然指着龚玉的头发怪叫,并且严重怀疑龚玉得了突发性色盲。

    “怪叫个啥?”龚玉一拳捶在汪嵩的肩上,“你仔细看看,它确实是泛着蓝的!”

    “哎呀,哎呀,”汪嵩凑上前去仔细地辨别着龚玉头发的颜色,发现它还真是个蓝的,“你做这头发给他钱了么?”

    “废话,连漂带染,四百五呢!”

    “你不该给他钱的,好好的一个冰蓝色让他给染成这样,要我就倒过来找他要钱。”

    汪嵩啧啧有声地感慨着。

    “就是说啊!”

    汪嵩本是调侃,谁知龚玉却认同了他的说法。

    “他给我抹漂白剂的时候把药水给抹到了我的头皮上,结果导致我的头皮过了敏,给我漂第三遍的时候我脑袋就疼到不行,疼得我喊停了第四遍,上色的时候头上更是痛到难忍,没办法,就算没染够时间也只能洗了去,所以才会整出这么个不蓝不绿的颜色……哎呦喂,你都不知道我当时遭的那个罪啊,我是真想着打个120去医院看看来着……”

    “我去,”汪嵩这下彻底无语了,“花钱找罪受,说的大概就是你了。”

    “可不嘛……”

    龚玉一脸的悲痛。

    事实表明,龚玉这一头绿毛的杀伤力果然很大,她去向任姐申请辞职的时候,任姐觉得她脑子被驴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