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祝君好运(第1/3页)
    汪嵩已经好久没有为钱发过愁了,自从黄茜分手后,他就过上了如龚玉般“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日子,过年发钱时本是给下半年预备了一部分,没成想新年才刚开始就又来了这么一出,钱包瞬间就瘪了下去。

    “唉,钱呐,要挣钱呐。”

    汪嵩躺在床上喃喃自语,闭着眼也怎么都睡不着,在床上摊了半个小时的煎饼后,终于是放弃般地坐起身来,走到屋外敲了另外两个兄弟的门。

    “是我,你俩还没睡吧?”

    汪嵩小声地哈着气儿音。

    “没呢,兄弟,等会儿啊。”

    其中一人应了一声,过会儿便过来开了门,招呼着汪嵩进去:

    “我俩还在收拾呢,怎么了?来来来,进来说。”

    “不了不了,”汪嵩摆了摆手,“我就是记得你一般都会在家里放几瓶酒来着,不知道现在还有么?借点。”

    “嗨,我当是什么事儿,有,等着,我给你拿。”

    那兄弟说完后便转身回去翻了会儿箱子,末了从箱子里拎了瓶酒出来递给了汪嵩。

    “行,谢了啊,”汪嵩道声谢后,将酒接过来一看,“嚯,闷倒驴?我靠,68度?”

    “嘿嘿,我就好这口,”那兄弟怪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并告诉汪嵩,“你要是睡不着觉的话,喝两口就行了,可别多喝,喝多了第二天可是要头疼的。”

    “啧,兄弟知我,行,谢了。”

    汪嵩没跟他客气,接过酒后便回了自己的屋子,坐在床上,拧开瓶盖,仰头就是一大口。

    一口顶两口。

    汪嵩在睡意袭来时脑子里莫名其妙地蹦出来个疑问:

    “闷倒驴?我是驴?”

    初八,设计院开了工,新一年的工作跟旧一年并没什么不同,大家仍是融融洽洽地相处着,去年夏天被晒黑的众人终于又恢复了原来的肤色。

    表面看起来没什么不同,可各人必有各人的焦虑,比如龚玉还在看大学时的聊天群,某天,群里正在讨论职称的事儿时,她才发现原来大学毕业一年后就可以申请初级职称,而自己对这些事儿一点都不知道,生生耽搁了一年;比如汪嵩又开始时不时地看起了银行卡里的余额,盘算着自己在下次交房租前能不能攒够钱;再比如宋澄澄,会跟柳琪琪说这个公司距离自己对象的公司太远,以至于她跟对象俩一个周最多只能见两次面,明明都在同一个市里工作,恋爱谈得却像是在异地恋。

    可这些各人的焦虑只会存在于各人心中,旁人或许知道,聊天时会互相开导几句,但没人会真正花心思去对他人的焦虑感同身受。

    2月末的时候,汪嵩刚跟雷俊吃完饭,雷俊走到门口时说要出去一趟,便直接拐了弯儿出了大门,汪嵩刚想推开办公室的门,就听着屋内龚玉连声的吼叫:

    “滚!滚!滚!”

    汪嵩惊了,寻思着里面是怎么个情况?他站在屋外一时不知道该不该进去,正在这时,他又听到了王承的声音,声音要比龚玉的小,但汪嵩在屋外听得倒也清楚。

    “从来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

    汪嵩虽然还有点搞不清状况,但他觉得自己应该立马进去,别回头这俩人再打起来,那可就变成办公室刑事案件了。

    说进就进,汪嵩立马推开门,发现原来办公室里不光只有这俩人,宋澄澄和祝超也在里面。

    “行了行了,都冷静一下,平时都好好的,一句话说拧了而已,都消消火。”

    祝超急着往外拉王承,直接把王承给拽出了办公室,而一直站在一旁的宋澄澄不知怎么的面上却有点尴尬,磨蹭了一会儿后也跟着祝超他们一起出去了,剩下龚玉坐在那里一脸的苦笑,这更是让汪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怎么了?”

    汪嵩问她。

    “没怎么,”龚玉仍旧回答得很快,“自作多情了而已,别再问了。”

    “唉,二傻子。”

    2018年3月20日。

    “我不等了。”龚玉突然跟汪嵩说,“不管对方续不续签,我都确定要走了,既然离心已起,不管是3月还是10月,在我这里都没有什么区别。”

    “嗯,走吧,我手上还有项目,还得过段时间才能辞。”

    汪嵩点点头,脸上一点都没有意外,毕竟在前一个月龚玉和王承吵完架后,汪嵩就已经有了龚玉必然干不到十月的预感。

    “你不用跟我一起,我辞职是我的事情,没说要拉着你一起,你想留下的话就再等等,说不定等到十月就又续签了呢。”

    龚玉很诧异地看着汪嵩。

    “嗯?”汪嵩也是很诧异回看着龚玉,“正如你所说,我辞职也是我的事情,并不是因为要跟你拉帮结派地共同向公司甩脸,我们都有各自的思量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