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吴凡输了(第1/2页)
    174、吴凡输了

    结果其实早就定了,吴凡跟莒句的对赌已经输定了。但是,吴凡在看到结果之前,从来就没有想到自己会输。

    所以,到了约定的时间,吴凡一大早就带着审计会计到了居家乐。还担心自己的安全,或者担心莒句恼羞成怒,这次吴凡还带了四个黑衣人,两个人站在居家乐大门口,防止莒句叫人帮忙,两个一直跟随着他,他走到哪儿,黑衣人就跟着到哪儿。

    莒句到了快十点钟的时候,才姗姗来迟。莒句到了门口,先跟花花说了一会话。花花着急的暗示莒句,意思说,吴凡他们在会议室里等你呢,你还不赶紧过去。

    莒句往会议室里的方向看看,又皱着眉头看看门口的两个黑衣人,才对花花说,把门关了,没有我跟周总说话,不许外面的人进入公司。

    莒句走到会议室里的时候,周慧慧跟吴凡,每个人坐在会议桌的一边。莒句走过去,坐在周慧慧的身边,然后对外面的花花说:“花花,给我泡杯咖啡。”

    吴凡早就看不惯莒句的样子,就冷笑着说:“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呢?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咖啡,等会你得准备喝西北风了。”

    莒句看了看时间,又对花花说:“等会一个吕律师来的时候,记得给他开门。”

    吴凡听莒句说道律师,心想,我怎么就没有想到今天应该带着律师来呢?于是,赶紧在手机翻找律师的号码,找到之后,赶紧打电话给合正的法律顾问说:“马上到居家乐来!”

    莒句端着花花泡的咖啡,喝了一口,说:“嗯~味道好极了。”

    周慧慧看着莒句的样子,笑了笑,眨了一下眼。

    莒句就明白了。

    吴凡早已经耐不住了,就说:“开始查账审计吧,完不成的话,就早承认,这不丢人。但是,股权的事就不要在想了。”

    莒句看了一眼周慧慧,点点头。

    周慧慧叫来张会计,说:“把准备好的账目给吴总。”

    张会计从文件夹里拿出一份文件账目,交给吴凡。

    吴凡看了看,转手交给带来的审计会计师,说:“好好看看,别让他们作假!”

    账目很简单,也很清楚,银行往来资金都很清楚。特别是广告牌的收入就更简单,就是一笔账。

    审计会计很快就看完了,又跟张会计核对了一下,确认无误之后,对吴凡说:“吴总,核对清楚了,没有问题。”

    吴凡笑了,笑眯眯的说:“好啊,清楚就好!”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摊开来,推给莒句,说:“赶紧签字吧,签完字,我还得去庆祝呢。”

    莒句看都没有看,就说:“你准备错了,正确的文件在我这里。”说着,莒句也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协议,推给了吴凡。

    就在这个时候,花花带着吕律师进来,说:“莒总,吕律师到了。”

    莒句站起来,让吕律师坐在身边。然后指着吴凡,对吕律师说:“等会他有什么法律问题,你来负责答复。”说完,莒句悠闲的吹了一个口哨。

    吴凡接过文件协议看了看,才意识到问题严重了,就问审计会计说:“你刚才说不是没有问题吗?到底有没有问题?”

    那个审计会计师说:“我仔细核对了,的确没有问题。”

    吴凡说:“没有问题?没有问题怎么会这个?”说着吴凡把莒句推给他的股权转让协议扔了审计会计师。

    审计会计师简单的看了看,说:“这个协议跟这个审计结果有什么关系?”

    “怎么会没有关系?如果他们完成了业绩,我就输了,我得把老子的股份赔给他们!”吴凡大声喊道。

    这个时候审计会计师才仔细看了看协议上的业绩约定金额,说:“吴总,还是没有问题。审计是没有问题的,只不过,审计的结果是他们完成了业绩。”

    吴凡听到审计会计师这么说,立马跳起来,喊道:“怎么可能?鬼楼上的广告位都空着,哪儿来的钱?”

    莒句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说:“看看这个协议,再看看这个银行转账记录。”说着,莒句又从文件夹里拿出一份文件,扔给吴凡。

    吴凡看了看莒句扔过来的文件,是一份广告招租合同,乙方是上海亚太广告。文件里还附件了一份银行转账记录,叁百贰拾万。吴凡看见这个文件才傻眼了,他实在没有想到莒句根本就没有跟本地广告公司合作,而是找上海的广告公司合作了。吴凡失态的把文件当场撕掉,对莒句喊:“你这是作弊,我要求的是必须跟本地的广告公司合作才算数!”

    莒句懒得理他,就跟吕律师说:“后面的事,以及法律后果,你来跟他解释吧。”

    吕律师笑着说:“好的。”接着吕律师对吴凡说:“吴总,根据你们先前的对赌协议条款,里面只是约定了业绩的金额,并没有对进款的对象进行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