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主位(第1/2页)
    长年依赖各种电脑软件进行各种测算,退而求其次也要用到纸笔,暗自心算良久,夏晓数忽然意识到自己心算能力退化得非常厉害。

    围棋邀请赛是要计时的,夏晓数用以测算的时间越来越少。

    略微分了下神,夏晓数走错了一步棋。

    一旁观望的林其豫立马意识到有些不妙,不由自主地“呀!”了一声。

    林其豫不认识孟棋芸,孟棋芸却识得旁边坐着的这位老先生那可是丽石商界的大人物。

    林老先生那一声惊呼顿时令孟棋芸精神为之一振,心想:“夏晓数呀夏晓数!你也有今天呐,胸中这口闷气可是憋了段时间了,今天好好胜他一局,先出口气再说。”

    一着出错,夏晓数不由地有些气馁,想着自己这段时间不管遇上啥人啥事儿都是顺顺当当的,唉!好运气或许已然用尽,输就输了吧,反正笔记本电脑最终还是落在了孟家人手中,也没让外人拿走。

    心神这一松弛,夏晓数脑子反倒变得清醒了许多,手托腮帮子坐那儿琢磨了一会儿,小夏脑海里开始浮现出几副清晰的行棋轨迹图像……

    欲擒故纵,随后,夏晓数连着“扳”了三手棋,连林其豫在内,大家都觉着夏先生败局已定,这是为了最后的面子才连“扳”三手。

    一看自己胜券在握,反正胜负已分,孟棋芸一改稳健棋风,连施五手攻着儿,轻轻松松吃掉夏晓数一块角地。

    微微笑了笑,夏晓数拈起一枚白子送吃一子,切断了孟棋芸两块棋子的联络,打了个愣神儿,孟棋芸糊涂了,心想:“这是什么意思?人为地制造这种劫材有什么意义呢?耍赖啊?”

    未加仔细思索,孟棋芸选择了继续进攻。

    夏晓数再次找到第二处关键点位,落了一枚白子。

    紧接着又走了六七手棋,孟棋芸突然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可惜,悔之已晚,夏晓数以三目半的微弱优势战胜了孟棋芸。

    极不死心,死死地盯着棋局在脑海里反复复盘了好几遍,孟棋芸到底还是没有看懂夏晓数所下的最后十手棋走的是何种棋路子。

    赛场是有时间限制的,中年女裁判耐着性子多等了一会儿,眼见着孟女士没有准备下第二局的意思,她笑着提醒道:“孟女士,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开始准备下第二局吧?”

    “哦……不好意思,看入迷了,好的,好的……”孟棋芸下意识地回应了几句,强打精神,准备再战一局。

    围棋这种游戏,水平越高,其行棋风格越是稳定,站在数学角度,也就是站在夏晓数的角度,其行棋轨迹自然也就非常清晰且稳定,自己的行棋轨迹已现,再怎么下也就没有丝毫胜算的可能了。

    如同掌上观纹一般,还不到180手,孟棋芸已经气得投子认输了。

    按照赛场规定,孟棋芸上旁边茶摊那边倒了杯凉茶喝了几口。

    “好好休息休息,无论如何不能输了最后一局。”孟棋芸心下发狠道。

    直到此刻,孟棋芸也没搞清楚夏晓数究竟是如何获胜的。

    因为是冠亚军争夺赛,或站或坐在一旁观战的人自然少不了,而且大多数都是丽石街面上有头有脸的人物。

    这些人当中,孟棋芸至少认识三分之一,眼见着自己在这些人面前连输两局,孟棋芸觉着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近二十年以来,在丽石业余围棋赛事上,孟棋芸几乎没怎么输过棋,今天这连败两局,她实在有些接受不了。

    时间到,第三局开始了。

    “不管怎么说,她到底是孟大夫的堂姐,又是我的顶头上司,不能让她太下不来台啊!算了,让她一局吧。”想到这里,夏晓数故意让了几手棋。

    孟棋芸是高手,立时就察觉了。

    “不用你让我,旁观的都是行家,省得弄得大家难堪。”说着说着,孟棋芸好象有些生气了。

    被人点破,夏晓数觉着也挺不好意思的,也不多言,开始认认真真地下起了棋。

    在小夏看来,其实,孟副总说的在理,身处这种场合让棋,好象打人脸似的,无论对谁都是一种不尊重。

    夏晓数意识到自己做错了,想着事后一定要找个合适的机会向孟副总道声歉意。

    没什么悬念,快下到一百手的时候,孟棋芸好象看出来点儿名堂,深知夏晓数所下的是另外一种棋路,对此自己全然不知,这棋若再走下去,自己还真成了笑话了。

    “夏先生果然棋艺出众,佩服,佩服!我认输!”说着话,孟棋芸投子认输。

    “孟副总客气!如果不是运用特殊的方法分析您行棋的规律,这三局我也没什么把握。”夏晓数实话实说。

    “是吗?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棋路?”脱口而出,孟棋芸赶紧问了一声。

    “行棋轨迹分析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