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天助我也(第1/2页)
    邯郸,太子府。

    “咿咿呀呀!”

    小赵政在奶娘怀抱里,看到赵偃走进来以后,小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

    他张开双臂,对着赵偃咯咯笑着,显然是想被亲亲抱抱举高高。

    “乖政儿,王父抱!”

    赵偃看到孙儿这般模样,脸上亦是露出喜悦之情,伸手将其抱了过来,高高举过头顶,而后在屋内旋转了几圈。

    “咯咯咯。”

    小赵政显然很喜欢自己爷爷,哪怕被举得很高,仍旧没有丝毫畏惧。

    爷孙两人玩闹了一阵,小赵政有些困乏了,就躺在赵偃怀中沉沉睡去。

    赵偃抱着自己孙儿,仿佛抱着世间最珍贵的宝贝,眼中也露出了罕见的慈祥。

    “汝父若有汝这般让我省心,那该多好啊。”

    轻轻抚摸着小赵政的脸蛋,赵偃微微叹息。

    他本以为,有了乐乘这位武襄君相助,再加上自己太子的身份,应该能够压制廉颇才对。

    却没想到,廉颇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代表了整个赵国的武将集团。

    毫无疑问,这次朝堂争斗,赵偃又落入了下风。

    说到底,还是赵王人老心不糊涂,知道怎么做对赵国有理,这才听从了廉颇的建议。

    “廉颇素来与我不睦,待父亲离去以后,赵国兵权尽被其得矣,不得不防啊。”

    赵偃眼中的慈祥消失,继而变得无比冷酷。

    “上下皆有求战之心,就连父王也想在临终之前,做下一番大事业。”

    “料想李牧也不敢违逆众人之愿。”

    “只要北征匈奴,必然要从申岐之地调兵,我倒想看看,他会如何应对。”

    雁门郡,善无。

    李牧内穿甲胄,外面裹着厚厚衣服,感受着呼啸北风带来的寒意,目光却是投向了北方。

    “将军,今年似乎特别冷。”

    亲卫统领李洽搓着被冻僵的双手,略显抱怨的说道。

    如今虽不到十月,位于北方的太原郡已经寒风呼啸,士卒、百姓们都穿上了厚厚的衣服。

    相比起往年,今岁显得越发寒冷。

    李牧闻言,嘴角却是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善无就已经如此冷,你说更北方的塞外,匈奴人今岁会冻死多少牛羊?”

    李洽却是忧虑的说道:“每到天冷时节,匈奴人都会入侵略北疆,今岁天气寒冷若斯,恐怕匈奴人会大举入侵啊!”

    虽说这些年来,李牧防守匈奴非常严密,匈奴人每次南下几乎抢不到什么东西。

    然赵国北疆九原郡、云中郡、雁门郡、代郡四个郡,都与匈奴接壤,李牧终究有顾不着的地方。

    特别是匈奴大举入侵之际,对于各郡县房屋、田地的破坏,亦是不容估量。

    “四郡守军可都征召完毕?”

    李牧却没有接下李洽话茬,反而严肃的出言询问。

    李洽答道:“这些年来,北疆守军虽不与匈奴人交战,却都训练不懈,更兼将军时常杀牛宰羊犒赏各郡士卒,士卒们对于将军亦感恩戴德。”

    “故此,士卒们得知将军有召,无有不从命者!”

    “只要将命令下达,不到十日时间,四郡兵马以及辎重都能云集雁门郡。”

    李牧听到这里,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与之相反,李洽答完话以后,眼中却是带着些许忧虑。

    犹豫半晌,李洽终究还是咬牙道:“自将军驻守北疆以来,从不主动与匈奴交战,哪怕匈奴人侵入北疆各郡,将军也只是喝令各郡士卒据城而守。”

    “今岁天气异常寒冷,匈奴为了冬季少冻死、饿死一些人,肯定会不惜代价大举入侵,将军此时征调兵马,可是想要与匈奴人交战?”

    李牧瞥了李洽一眼,道:“匈奴不灭,北疆难定,汝难道以为,吾真准备守在北疆一辈子?”

    李洽得到答案,并没有露出踊跃之情,脸上担忧之色反而越加浓重。

    匈奴人的强悍善战,李洽跟随李牧在北疆这么多年,自然知之甚祥。

    按照惯例,冬季越是寒冷,匈奴人就越会频繁的入侵北疆。

    今年未到最冷的时候,雁门郡就已经冷成这样,李洽完可以预料,处于更北方的匈奴人,究竟会被这种寒冷的天气折磨成怎样。

    他们为了生存,甚至可能会倾尽力入侵赵国边境。

    李牧在这种情况下出战,绝对是非常不明智的决定,稍有不慎都可能让整个北方四郡沦陷。

    “汝跟随吾多久了?”

    李牧好似看穿了李洽心思,忽然出声问道。

    李洽先是有些发愣,继而回道:“十二载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