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嫌隙(第1/2页)
    少林寺,后山前觉远师徒的屋子。

    “君宝、君宝……”天宝欢呼雀跃着跑进了房里,却看到君宝慌里慌张地似乎要藏起什么来,“你在干嘛?”

    君宝回过身来,看到天宝有些尴尬地笑笑,挠挠头道:“没、没、没什么啊……”只是他那副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的样子,傻子都知道肯定有什么。

    天宝好奇地往他身后看去,君宝的被单似乎是因为仓促间弄得有些乱,但天宝可不会觉得他刚刚转过身去就是为了弄乱被单,“你在里面藏着什么?”

    随着大家慢慢长大,原本睡在一起的三师兄弟早就已经分开房间睡了。

    当然这主要也是觉远这边院子空落的屋子多,这也就让各自都能够藏起了点儿秘密来。

    只是天宝是知道君宝性格的,这傻小子根本就藏不住事儿,更别说想要骗自己了。

    “没、没什么……”君宝此时似乎就只会说这一句话了,但是天宝怎么可能相信,他快步走过去就准备掀开被子瞧一瞧,却又被君宝拦住了。

    “不要……”君宝下意识叫出口,心里是真的急了。

    天宝动了动手,却发现君宝这一情急之下,似乎超常爆发,竟然有着自己挣扎不过的力量,那只手就像是一支铁箍牢牢束缚着自己的手,甚至让他感觉被抓得有些生疼。

    “你一定在里面藏着什么,让我看看!”天宝也有些急了,转过头来看着君宝,“如果没有,你干嘛要拦着我?”

    “我……”君宝说不出话来,他本来就不善于口舌之争,小时候因为孩子心性胡搅蛮缠地倒还能够辩上几句,越长大越明事理之后,反倒越不会与人相争了。

    尤其是,这个对象还是他从小到大的玩伴、二师兄董天宝。

    “说不出话来了?”天宝戏谑的看着君宝,他从小就喜欢逗弄打趣这个小师弟,不过这一次并非完出于这种心理,如果说刚开始他还只是单纯的对于君宝这个从来没什么私隐的家伙到底藏起了什么感到好奇,是否能够看到、知道并不重要,享受的是“调戏”的过程中那种乐趣,那么现在他就是志在必得了,“那就让开,让我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君宝被天宝训得气势有些弱了,这一下竟然被天宝推开了,天宝一把掀开了被单,就看到里面藏着的竟是一本经文。

    “这个是……”天宝拿起经文,狐疑地看着君宝,因为那经文上赫然是梵文——天宝没文化归没文化,梵文和汉文的区别起码还能分辨得出来,毕竟也有在藏经阁打扫过也有曾好奇问过李平安,虽然他耐不住性子学更多汉字,但也算是被李平安教会了认自己几个人的名字。

    而别说是他,君宝可同样不认识梵文!

    君宝有心过来抢过去,但一来怕损坏经文,二来又被天宝刚才的话问住了,到现在都还没有转过弯儿来呢。

    而他这一愣住,天宝不等他回答,就自主将经文翻开,他心想一本普通的梵文经文哪里值得藏着掖着,一定是里面有什么,只是翻开没几页之后他很快瞪大了眼睛,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面发现了一些汉文书写的小字。

    当然,他也只能看出这个来,因为就算看得出是汉文,但也仅限于此了,他大字本来就不认识几个,更别说想要看出什么内容来了。

    眼珠滴滴溜溜转动起来,天宝的脑筋倒是转得很快,马上决定要诈一下君宝,他故作失望攥着经文对君宝说道:“君宝,事到如今,你还要瞒着我吗?”

    君宝完说不出话来,被逼问得进退失据了,最后只能支支吾吾道:“是,是师兄、师兄给我地……”

    这个老实孩子!

    天宝心中叹了口气,也松了口气,可是随即,却又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裂开了一般。

    君宝好算是没有说出李平安告诉他“千万不要和天宝说这个”的话来,可天宝虽然文化程度着实不高,但人却是鬼精鬼精的,不需要他说就自然会联想到。

    如果不是大师兄有特意嘱咐的话,以君宝的性子,又怎么可能有东西不跟自己分享?

    这是一个很符合逻辑的推断,而且天宝很快深信不疑,他又疑惑问道:“这东西,是武功秘籍?”

    他完是瞎猜,感觉真要是其他的东西,也未必需要这么藏着掖着,毕竟他对于经文从来就没有感兴趣过,就算君宝也是如此。

    君宝却又被他诈中,老实点头道:“是一套据说很厉害的内功心法,我正修炼着。”

    “难怪我觉得你昨天到现在一直有点奇怪,”天宝一副“我早就发现了不对”的神情,笑道:“既然你修炼了,那我也要修炼。”

    “我……”君宝想到师兄李平安的嘱咐,很是为难,但他又觉得拒绝不了天宝。

    而且他心里也一直觉得很奇怪,平常也并没有觉得师兄对天宝有什么不同,为什么却要在这件事情上,单单给自己加上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