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行踪(第1/3页)
    陈留近来暗流涌动,明面上,附近多有官兵巡逻、搜查,在河道、城门口乃至于附近的山路上也多有设下关卡,虽然引起民间一片怨声载道,不过显然不搜捕出“乱党”官府不会善罢甘休,也根本不可能因为这点儿“民意”改变主意。。

    其实他们也并非是毫无头绪,起码还能根据目前已知的线索,确定知道那些“乱党”此时很大可能就在这附近,只是找了某个隐秘的地方藏起来了而已,所以他们最近关注的重点也都在这里,甚至康熙都令开封知府前来亲自坐镇,他自己也将不日前来。

    只是河道上船来船往,漕运青帮那边有些不配合,让他们对于过往船只的检点总有些疏漏处,也不排除放掉了对方的可能,故而康熙同样下令通传下面的杞县等地,命他们派人手严防河道,一旦发现情况立刻回禀。

    至于天地会凡是在册的通缉,包括“假太后”、“游悍”等人的画像,早就已经传扬开来了,反倒是李平安的真正面貌目前还没有上官方的通缉名单中,也显然是因为到目前为止,天地会中下层知道他的人仍然不多,而清廷在天地会中的内应却多在这一层,所以对于李平安这个最近几月才突然冒出来的新兴势力知之甚少,见过真面目的就更少了,李平安平常也不怎么去和他们打交道,所以自然就没有入朝廷的眼。

    在这方面只能说,李平安还得要“再接再厉”啊!

    至于陆路上,有那么多宝箱在,那些“乱党”想要瞒过官府的耳目可不容易,这也是他们目前能够依循的最大线索。

    也正是因为没有消息能够证明有宝箱在哪里上岸了,他们才会一直确定那运宝船队依然在这河流上。

    而在暗地里,陈留城内外许多地方都有官府的密探渗透,或是打探消息,或是混入其中,目前虽然还没有结果,却隐约锁定了几处嫌疑目标,只等进一步探寻。

    如今便是两方比拼耐心的时候,不过天地会到底还是在暗处,也隐隐掌握着主动权。

    李平安却没有参与到与芦苇荡那边船队的联络上,虽然他也有些心系君宝他们。

    之前他们这一路因为东方不败突然出现阻击而不得不分开,君宝和天宝乃至于苗翠花等人都在其中,听说他们平安李平安还是很欣慰的。

    但是联络与具体安排的一些事情都有人去做了,而且也不可能什么事情都非得要李平安去做,他毕竟也是一个香主,而不是什么喽啰,事事亲为也不可能。

    反正双方迟早会再重逢,倒也不急在这一时了。

    天地会一方面要和芦苇荡那边保持联系,也开始安排人穿插到各处去,到时候行动计划已开始,他们就得整一出大的,务必要将官府的注意力都吸引走,可别再像之前无尘道长他们那一路一样诱兵变成了鸡肋,虽然这也不怪他们,毕竟对手也不都是蠢的,计划也赶不上变化快。

    另一方面,则是在等待九难师太那边的消息传过来,南宋与满清划江而治,中间还有好长一段路,传递消息都得好些天,更别说她还需要与那边进行一番交流才行。

    当然她赶路的时间里,其实消息早就先传过去了,天地会虽然一直在满清活动,但陈近南与南边联系也有他的方法,否则的话又怎么会想到将这批皇室财宝运过去?

    所以这几日里,李平安倒也是过起了难得的清闲日子,因为小冬瓜作为青木堂的中坚力量,而且也是“老人”,很多事情都需要她去出面,也没多少与李平安相处的时间,所以李平安更多时间还是用来关在屋子里继续钻研起那三卷九阳外功。

    如今他理论性的东西都已经记得差不多了,在外功篇中,包括那些招式、一些特别的技巧还有硬功、运用变化等,都基本能够倒背如流。

    本身篇也没有多少字,关键不在于记忆,而在于理解,乃至于运用到实际情况中去,融会贯通。

    现在这种时候也不太好去麻烦别人切磋,所以李平安只能暂时闭门造车,但他相信自己已经开了个好头以后,随着运用得多了、熟悉了,自己自然会越来越流畅。

    目前来说还看不出对他的实力有太过明显的增长,但一个很明显的作用就在于,李平安觉得自己的招式更丰富了许多,也能多一些灵活的变招,还有包括身法方面,有了技巧之后速度还能够更上一层楼。

    如今再让他去面对东方不败的话,他会更有信心,就是胜负还有些难说,毕竟对方的速度和诡异依然叫人有些发毛。

    终于到一日,在外界气氛越来越紧张,官府似乎也在逐渐将目标锁定到他们这几个村子,准备开始最后的盘查之后,随着九难师太那边确定的消息传过来,陈近南陈总舵主一声令下,天地会这台“机器”也开始迅速运转起来。

    行动时间自然是定在晚间,虽然视线容易受影响,但是在他们这段日子早就探清楚附近河道地形的情况下,这样的隐蔽性作用更重要。

    虽然耽搁了不少时间,但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