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赵敏(第1/3页)
    蒙元王庭,经历了一番大乱后,野心之辈互相攻讦,便如同养蛊一般,最终在一番极致混乱的交战厮杀后,终于决出了最终的胜者为王。

    新王登位,如今元都早已恢复平静,而在政权稳定后,本来收缩的防线,对于一直有着征服血液的草原黄金家族而言,就远远不够满足了。

    他们迫切希望能够恢复父辈的荣耀,更赶跑那不知如何继承了金国遗产的通古斯人,拿回“原本属于”他们的中原花花世界。

    相比于安居一隅不思进取的南宋朝廷,蒙元虽然元气大伤,却并没有丢了心气,反倒因为是从连番厮杀中闯出来立于巅峰的王,野心勃勃,更有着无穷的需要发泄。

    而汝阳王,便是如今被新王最器重的一把利刃。

    不仅让其执掌大军,更让其独立在王庭之外,另立旗帜。

    当然,草原王者,从来少有真正的信任,何况真正信任本就是相互的,所以汝阳王领军在外,但他的家人,尤其是他最宠幸的汝阳王妃,却住在王庭这里,多多少少充当着人质一般的作用。

    不过只要汝阳王一日是新王最信任的大将,那汝阳王妃也犹会是蒙古上层最令人艳羡的贵妇人。

    要知道汝阳王至今仅有两任妻子,原配留下一子,死后他便纳了这位新人,到现在不仅没有再纳一个小妾,就是平常有什么王上赏赐的女人也都不碰,统统送过来给汝阳王妃当奴婢。

    而汝阳王妃也从未恃宠而骄,平常深居简出,安安分分在王庭这里的王府住处,种花养猫,就如一个普通的贵族女人。

    汝阳王则时常回到王庭,每次在与新王相谈完后,都得回府上,与汝阳王妃共度几日,若非是新王所命,且满蒙局势有了新变化,让他有时抽不开身,恐怕他回王府的时间比待在军营的时间要多多了。

    这一日汝阳王依然如故,一回到府上从下人那里听说王妃又去照看她养的那些花儿了,便立刻直奔花园,很快找到了王妃。

    汝阳王妃是个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的美妇,而她实际年龄也并没有大很多,作为王妃保养自然很得当,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总是愁眉紧锁,让她的眉眼平添了几分岁月的痕迹。

    不过在汝阳王眼中,对于王妃自然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上前来便搂着她的纤腰啧啧称奇道:“一段时日没见,只能在梦里相见,却还是不如这本人好看。”

    “怎么嘴里抹了蜜一般?”王妃先是一惊,等看到是汝阳王才轻笑一声,又问道:“敏敏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汝阳王大笑道:“你这女儿你还不知道么,非得要跟着她兄长到处跑,在外边野惯了,哪里舍得回来?”

    “王爷……”王妃欲言又止,终于还是没忍住说道:“你该管教管教她了,年纪也不小了,以后要是还这样,嫁出去了还不得被任贤齐欺负?”

    汝阳王一簇眉毛,大声嚷嚷道:“还有人敢欺负我汝阳王的宝贝女儿?”

    王妃好笑道:“是是是,你汝阳王天下第一。不过,上次大汗说起与清国联姻的事情,因为他年纪尚轻又没有姐妹,听说是要在各王爷府中挑选贵女,会不会最后挑中了敏敏?”

    说起这个,汝阳王的脸色顿时不好看了,不过不是针对大汗,而是清国,他冷声道:“哼,那什么清国,不过是捡了咱们蒙古的便宜。如今咱们休养生息好了,它现在还想骑在咱们头上拉屎?”

    汝阳王妃有些迟疑,欲言又止。

    汝阳王与她同床共枕这么多年,哪里还能不了解她的心思,当即拍着胸脯道:“冬儿,你放心,若康熙那小子识相一点儿,本王到时候会让他来与你相认的。”

    王妃却苦笑着摇摇头道:“我从他出生便离开了他,也没资格当他的母亲。”

    汝阳王道:“那时候的事情,哪里怪得上你,还不是那魔女……不过,若非那魔女,我也不能遇上你,也不会有敏敏,说起来还得感谢她,给我送来了娇妻好女。”

    王妃叹了口气,靠在他怀里,思绪却好像飘回了十几年前的那个晚上。

    ……

    鹿杖客、鹤笔翁放在倚天世界里面,也算得上一流高手了,能够胜过他们的或许不少,但是能够完压制他们的就没几个了。

    而他们凭借的,便是玄冥神掌这招狠辣阴毒的功夫,也是因此,才有“玄冥二老”之称。

    对于他们的玄冥神掌,李平安当然不怕,但小昭可就未必了。

    虽说就算她中招了,李平安也自可以帮她疗伤,但她的体质能不能够承受得起一招玄冥神掌都未必,万一直接嗝屁了呢?

    刚刚与其说李平安大意了,倒不如说是贪心了,想着要诱使对方前来,却忽略了万一失误让小昭被抓了怎么办。

    而其实说白了,也是因为他心里对小昭并没有当回事儿,才会将她作为“诱饵”。

    到了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