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近南(第1/2页)
    李平安淡淡道“韦小宝,怎么你不敢进去试一试?”

    韦小宝讪讪笑道“这不是您说的送佛送到西,这里不就到地方了,所以那个,嘿嘿……”看到李平安他脸色,他立刻又转口道“这样吧,小宝就在这外面等着好了,既然是大侠的朋友,小宝怎么有资格去见,说不定还会打扰到你们故友重逢……”

    里面的声音现在也吸引不了他了,毕竟这显而易见是假的,不过是层伪装罢了,那就让人觉得索然无味了。

    他显然还想要做最后一下垂死挣扎,李平安却毫不留情戳穿了他的幻想,只是淡淡问道“你进不进去?”

    “进!”韦小宝神色突然一收,肃然道“大侠的朋友就是小宝的朋友,能够结识乃是小宝三生有幸,怎么能够就此错过。”

    一旁令狐冲窃笑着,感觉这韦小宝竟然挺有意思。

    然后李平安就在后面看着韦小宝颤抖着手敲响了房门,接着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过了好一会儿才传来声音,却是厉声呵斥“谁?”

    韦小宝回头看着李平安,李平安开口道“登封过客,来拜天地!”

    里面又是沉默了一会儿,接着那扇门被缓缓打开,里面出现的却是一个獐头鼠目的男子,眼睛在李平安他们身上依次打量过之后,才问道“天地在此,哪朵红花?”

    令狐冲这才意识到两人已经开始对口号了,韦小宝心里却感觉愈加不妙。

    李平安笑着回应了一句“天青一木”,里面那男子当即哈哈一笑道“既是同济,里面请。”

    李平安毫不犹豫地迈开脚步进去,令狐冲紧随其后。

    至于韦小宝,他当然是不愿意进去的,可李平安似乎早想到他的想法一样,早就直接手抵在他背上给他一推,让他直接撞了进去。

    韦小宝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上,稳住身体敢怒不敢言,只好往里面看去。

    他心里也有些好奇这里到底是什么人,只不过对他而言好奇心肯定没有一条命重要,可既然来都来了,那要是不看个够,他就觉得自己亏了。

    这里面的构造和其他的屋子不太一样,至少韦小宝之前有用各种手段进入各个屋子看过,却都没有像是这间屋子这样大,而且还分成里外两层隔间的。

    再往里走了走之后他就意识到,这根本就是将原本的两个房间连在了一起,只不过里面那个房间一般只有经由外面的房间才能进得去。

    如果单单从外面来看,是很难看得出来的,就算有人走到了外面这屋子,如果没有人帮忙开门,也不会知道在那窗户边还有一道门通往另一处。

    胁迫着韦小宝的李平安和令狐冲跟着那男子继续向前,走到里面之后立刻便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世玉!”苗翠花当然第一眼就看到了前面的韦小宝和李平安,但她更关心的显然还是自己的儿子。

    令狐冲还是不太习惯这个名字,不过此时面对苗翠花已经不会有当初刚相认时候的尴尬了,甚至因为经历生死之境,再回头来相逢,他心里也涌动着一丝感动,叫了一声“娘”后,便被苗翠花紧紧拥住。

    而李平安却继续往里看去,注意到这里边的屋子其实相对空间较小,看起来也不是休息的地方,因为只有几张桌子搭配的椅子,连张床榻都没有,倒是还开着两扇窗户可以望着外面同时也通风透气。

    此时其中一张桌子旁,一个中年人坐在椅子上,正托着茶杯在慢品。

    他的目光同样望着这里,和李平安对视之后,微微一笑。

    给李平安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倒是他那两道眉毛,竟是斑白的,反倒束成一条辫子的头发仍然是黑色的。

    之前那男子早在把他们领进来之后就关门出去了,这时苗翠花也拉着令狐冲过来,然后给他们双方做介绍。

    苗翠花先说了李平安和令狐冲的身份,轮到韦小宝的时候她却卡了壳。

    李平安笑道“这是新招来的小弟,你们就叫他小宝好了。”

    如果不是刚刚拥抱的时候确认了那个就是自己的儿子,苗翠花都要怀疑是不是敌人化妆进来了,顿了顿还是继续指着那个中年人介绍道“这位,便是我们天地会的陈总舵主。”

    陈总舵主——果然是陈近南,甚至应该说出了那两道白眉,他与李平安记忆中那个“陈近南”一模一样。

    陈近南上下打量了一番李平安,不知为何李平安总觉得他此时的目光跟刚才相比显得有些古怪,不只是好奇和欣赏,还有些审视的意味,看起来就好像是站在某种长辈的角度看自己一样。

    接着就见他微微一笑,说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难怪……”说到这里他却顿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但又最终没有吐出口来。

    李平安也没有多想,拱了拱手说道“平安还当不起什么英雄,陈总舵主可谓忠义无双,这才是真正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