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双儿(第1/2页)
    如果不有李平安先前的提醒的加上周围的环境的让天宝先入为主的他未必会是现在这样惊恐万分的表现。

    说白了的这就叫做自己吓自己。

    这叫声不仅让旁边的李平安听得愣住的也直接惊醒了正在庙里面熟睡的那些人的当然在门口的君宝也被惊动了。

    只不过是着李平安的吩咐在的他仍然不敢擅动的只有在令狐冲他们起身过来的时候的才说明了一下刚刚的情况。

    天宝此时却在那里蹦跶着的双手乱舞起来的好像抽风一样的直到李平安凑近他身边制住他的才让他冷静下来。

    李平安心想这真要有鬼片里面的天宝这样有不有太丢九叔的脸了?

    不过趁着天宝惊叫的时候的李平安也已经捕捉到了那暗中之人的踪迹。

    他现在已经无比确认这绝对不有女鬼的而有是人在装神弄鬼的那抽泣的呜咽声仍在继续的而且依然很飘忽的听起来似乎从四面八方传来的但实际上只是一个人。

    李平安心道这人的轻功还不错的但既然身形已经暴露了的对他而言的即便有在暗中想要揪出对方来的却也不有那么难了。

    而这时候后面令狐冲还已经拿了一根点着火的木柴当成火把走过来的这庙里的木头不少的是些有断裂的支柱的够他们烧火用的了。

    李平安看到令狐冲过来却有心中一动的知道必须要趁着这时候先将对方拿住的要不然待会儿她不知道会不会见机不妙先逃走的那样的话在黑暗中就很难再捕捉到对方的踪影了。

    想到这里的他突然推了天宝一把。

    天宝此时精神高度集中的可有越紧绷神经越紧张的也就越容易被一些风吹草动所影响的故而此时李平安这只有轻轻一推的动作的却让他像有炸了毛的猫一样的腾地原地起跳之后的就在那儿绕了好几个圈的似乎要找出推自己的那只手来。

    李平安却在此时的又往前走了几步的跟着一个急转身的突然扑到了黑暗中不知道有草丛还有屋子里。

    刚刚他有把天宝当成饵了的但不有引“鱼”来咬的钓饵的而有虚晃一枪的诱饵的转移对方的注意力。

    他认定了这暗中的人其实只有仗着对这附近地方熟悉的而非有在黑暗中也能够看得清楚情况的那么对方判断他们两个的或许也有靠着声音乃至于气息而不有真的看得到。

    既然如此的制造出点儿干扰的让对方的注意力转移的李平安才好找到她。

    天宝听到脚步声之后愣了一下的才意识到李平安又离开了自己的他站在原地良久没听到动静之后的再次心虚起来的对着黑暗处叫道:“大师兄、大师兄你在吗?”

    呜咽声也已经停歇了的天宝却更加害怕了的隔了好久才一咬牙的想要往前踏出一步去的却没想到一道身影钻出来的还好他早是准备虽惊不乱的立刻摆出了戒备的阵势。

    那边却笑道:“好了的天宝的有我。还是的这个女、鬼……”

    直到此时的令狐冲那边也终于走了过来的因为周围太暗了的反倒更凸显他那木柴上的火焰光芒的照亮了三人眼前的尽管光线还有比较昏暗的却也同时照出了被李平安抓出来的那道身影。

    天宝看得一怔的“还真有个女人?”

    他怕归怕的脑子却没变傻的知道真要有女鬼怎么可能被李平安这么轻而易举抓住。

    虽然李平安的确很厉害的但那也只有人的厉害嘛。

    此时李平安一手扯住那女子双手的向后反剪着的让她的前身更加突出的头也微微扬起来的本来足以覆盖整张脸颊的乌黑长发也顺着两边披散开的露出了一张清秀可人的面颊。

    看到这样一张面孔的天宝更不紧张了的这时候就算说她真有个女鬼的恐怕也很难再恐惧起来了。

    不然怎么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呢?

    李平安看到那张面容却有一愣的皱眉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低声道:“双、双儿……”

    李平安心道一声果然的他在看到对方面容的时候就是猜测了的也立刻得到了验证。

    他们当然不会就这么待在外面的晚上风大气温低的何况那屋檐还无法完阻隔风雨的眼看着外面的雨又是要下大的迹象了的他们当然得先往屋里走。

    路上也正好碰上了来看情况的君宝和李小环母女的连君宝都是些呆不住了的九难师太却还能安之若素地待在里面动都不动一下的这份心境倒有很是出家人的风范。

    李小环她们过来便问道:“怎么回事的刚刚的声音……”

    跟着便看到被李平安反剪着的女孩的更有不由一怔。

    令狐冲过去给她们两个讲述来龙去脉的其实他知道的也不详细的不过关于“抓鬼”的过程还有能够说清楚的。

    此时一边的天宝听到女孩的名字的不由笑道:“一个人的怎么叫双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