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贵主之下 > 第四十章 只是一个替身罢了

第四十章 只是一个替身罢了

        走在回五思殿的路上。

        时彬风想到了什么,“本来每次回来,都是要去拜见祖母的。只是这几年,祖母闭关了,就不带你去了。”

        说起来,这九思宫的人除了兄妹两人,自己也没见过其他了。“那等她出关了我再拜会她老人家。”

        他摇头感慨,“你这话要是让祖母听见,可又坏了事情。”

        “怎么?我又说错了什么吗?”

        “你忘了,祖母驻颜有术。”

        “可我,根本没见过……”

        后话不用多说,自己也知道。时彬风所有的温柔,都是对他三年前死去了的未婚娘子。

        自己,只是一个替身罢了。

        一股难过涌上心头。

        自己留在这里,到底是对是错?

        觉得空气稀薄,有些压抑喘不过气来。“我随处走走。”

        漫无目的走在九思宫,不知不觉间又走到了九思殿大门口。

        自己像是冥冥之中被牵引着,这九思殿里躺着的人。

        正巧,时香儿刚从殿中走出。

        看到面前这张让人讨厌的脸,时香儿气不打一处来。“爱凛凛,你还想来祸害谁?你过来是仗着时彬风护着你,来示威的吗?”

        万俟凛凛实在纳闷,几次三番的,到底是有多大的仇恨。平白无故让人欺负,搁谁心里都会不舒服。

        她提醒道:“我跟你并无瓜葛,若是误会,我提醒你,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

        “你以为装作忘了,心里就能好过了吗?”

        “你是时彬风的妹妹,我不想与你计较。还有,装不装我自己知道就好。”说是时彬风的妹妹,却从来直呼其名。

        说完欲离开。

        “想走?”时香儿一掌将其击倒。

        “你?”倒在地上的万俟凛凛很气愤,可偏偏眼前的人是时彬风的妹妹。

        “我怎么样?不服气我们来打过!”

        “我说你这个大小姐,果真是无聊的紧,与其在我身上耗费时间,不如赶快去寻一下你真正要找的人!”倔强的爬起身,想没事儿人一样昂首阔步。

        “站住!”

        “我可没空陪你打!”恍若无恙,离开了九思殿的殿前。

        时香儿看着眼前离去的背影,“难道她真的不是爱凛凛?”爱凛凛虽是个祸害,却也不是蛇叔之辈。

        这样也不承认,实在不应该。

        五思殿寝殿中。

        退去衣衫,对着镜子看到了刚刚自己挨得那一掌。

        “真是见了鬼,这个和自己相貌相似的人,究竟是做了什么?”白白挨下一掌,找谁说理去?

        抠门声响起,穿好衣服。“进。”

        “凛凛姑娘你要的伤药。”

        “放那吧!”

        “姑娘是否受伤,需要奴婢涂药?”

        “没事儿,我就是怕自己受伤预备着的。你不用告诉你们少主,免得他以为我受伤了。”

        “是。”侍女退出殿外。

        “哎,等一下。”

        即将关上的殿门停住,侍女走近。

        “坐,你坐!”

        “女婢不敢。”

        “我让你坐,你就坐。”

        侍女小心坐下。

        “我问你啊,你们以前的那个……哦,就是我,不是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嘛……你跟我讲讲,三年前到底是个怎么回事儿?”

        “女婢不敢妄言议论主子!”

        “我就是正主儿,你在我面前说,不算妄言议论。我准的,你说吧!”

        “三年前,姑娘你身有不死珠本来身子就撑不过半年,哪想到又继承了神鸟之力,日子骤然缩短。想要拥有这世间不得的术法与神珠,必须要经过一些不可得知的劫难,重塑身形才得以承载。”

        “历劫的时辰提前了,姑娘要受的是天雷之劫。”

        “天雷之劫?就是天打雷劈?”

        “奴婢只听说那不是普通的雷。当时我们少主替姑娘接了九道雷劫,在床上足足养了一个月之久。我们少主修为这样高,都经不住,可见那是多厉害的雷劫。”

        “时彬风?”没想到是这样一位痴情的人。

        “九道雷劫就这么厉害,若再多几道那岂不是要……”

        “谁说不是呢?现在那九思殿还躺着……”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忙止住了口。“奴婢还有事情要做,奴婢告退。”

        侍女匆忙退下。

        九思殿,就是自己才来的时候,见到的满屋药味,殿门结界的那位。至今气息微弱,生死不断。

        这样说来,这位九思宫躺着的人,才是真正以命相护之人。那这样想过来,这个时彬风,也并没有传言中这样在乎,曾经的那个未婚妻子啊!

        而且还在九思宫里养着自己的情敌?

        那时香儿跟九思殿躺着的人?

        这关系委实是乱了些,果真是望族贵门。

        如果说时香儿喜欢那个躺着的人。躺着的那个人,喜欢死去的爱凛凛。而躺着的人,为了爱凛凛成了这副样子。那就不难理解,时香儿为什么会对爱凛凛有敌意。

        自己刚好又同她相貌相似,这简直是无妄之灾。

        只是自己见到躺着的那名男子时,毫不自知的落泪。对他有种不一样的感觉,自己难道真是爱凛凛?如果不是爱凛凛,自己同那男子又是什么关系?

        自己需要去找哥哥问一问。

        可是要找哥哥,要去列姑射山这样远的地方。自己的术法实在拿不出手,光这一来一回足需要三日的功夫。

        “门没关,我进来了。”

        是时彬风。

        想来,是刚才的侍女走得匆忙,忘了带门。

        “你受伤了。”

        “这个丫头真是的,都告诉她了,是自己怕自己受伤预备着的。的到底又跟你说了。”

        “不是她。”

        “嗯?”难不成还是时香儿,自己巴巴跑过去说的?

        “这里是九思宫,地上死一只蚂蚁我都知道。”他拿起桌上的药瓶,“脱下,擦药。”

        “什么?”自己的伤可是在右后肩,这孤男孤女共处一室,还退去衣裳。这画面太美,简直不要太让人误会。

        “你……你放那……我自己够……够得到,我自己涂。”

        时彬风一副好笑的嘴脸,将药瓶递给身后的一兰,朝着她问道:“想什么呢?”

        一兰近身,时彬风退出门外,顺便带上了门。

        ……

        感情这半天,屋子里还待着其他人呢!当着一兰的面,这下更尴尬了。

        一兰上好了药便自觉地退了出去。

        “我可以进来了吗?”

        “你还没走啊?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我有些话要同你讲。”

        “你说吧。”

        时彬风靠着万俟凛凛坐了下来,“香儿,她有些钻牛角尖,往后我会加以劝导的。”

        八卦之心涌上心头,“香儿和躺在九思殿的那位是?”

        “香儿对栝楚有些情愫。”

        “栝楚……”

        果真,自己猜的没错。那这个栝楚跟爱凛凛,估计也八九不离十……自己这个小脑瓜子还挺能猜。

        “我只盼望着她不来找我麻烦就好了,我也不会同她计较什么的。”毕竟那的都不是自己的事儿,何必没事儿找事儿。

        “你放心,这些日子不会了。”

        “嗯?”

        “她心性不定,这三年来也学有所成,我怕她急于求成入了魔道,已将她送到师傅那里,正好修身养性。”

        这样子,这个时香儿既不会来找自己麻烦,又可以增长修为。这一石二鸟,妙啊~

        万俟凛凛向时彬风投去了赞许的目光,这个男人解决事情还是很漂亮的。

        “好好休息,过了两天有个盛会,你同我一起去。”

        “什么会啊?要是家长座谈会我可不去。”心想着,最好是有帅帅的小哥哥,或者气质大叔啊什么的盛会。

        “是各世家门派的精锐,打着玩乐的幌子商讨万俟氏。”

        “万俟氏?”那岂不是针对自己的哥哥和自己?

        时彬风以为她不知道,解释道:“这万俟氏,是众世家门派的眼中钉。五十年前搅动风云,将离瞀山离宫收归门下。近日又有异作,怕是他的伤要好了。”

        哥哥有伤?自己怎么不知道?这世家门派群起而攻之,那哥哥岂不是?不行,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哥哥有事情。

        “怎么突然要搞万俟氏?”

        “巨妖兽,如若没错就是他放出来的,这是个讯号。此人阴险毒辣,心机深沉是个难对付的家伙。”

        说的头头是道的,“你见过他?”

        “并无,只听闻那人一身兽皮,面目丑陋。”

        鬼嘞!我哥哥那可是绝色美人般的人物,这到底都是谁胡传的!白白瞎了眼儿了,就连时彬风这样的人物竟也相信。

        时彬风啊时彬风,你可真是闷骚,这样的八卦消息想来你也没少听。

        “不如我先去溜达溜达?咱们门派聚会见?”要赶紧通知哥哥快跑啊!还有,问清楚自己和栝楚是什么关系。

        “九思宫都没转过来,还想跑去哪里?”难道是九思宫过于烦闷?“你若是出去,须我同你一起。”

        你跟我一起,我可怎么去鞠陵于天山!

        只能作罢,会心一笑。“随便说说,不要当真。”

        有时彬风在,自己肯定是不能去见哥哥的。可是不见哥哥又怎么告诉他,他现在处境很危险呢?

        盛会定于囨洲—正月城。

        因为巨妖兽就是发生在囨洲地界。

        正月城是囨洲扶宗主的主城,在此举办以示重视。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52572/244134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