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贵主之下 > 第三十六章 你是第一次,她不是

第三十六章 你是第一次,她不是

        最新网址:.

        可,如果这个令牌真的这样重要的话,又怎么会随意的交给自己这个个外人呢?

        漫步走出殿外的两人,各怀心事。

        时彬风侧颈,看着身边的人,眉毛凝结成了一条深深地横沟。看来,纵然是不记得了,也还是会触目伤心。

        远处忽现一身鹅黄,身后跟着许多侍卫。朝着自己这个方向走来走来,看了看时彬风,他也抬头望了望。

        表情看来。

        看来他们是认识的,想必是九思宫里边的什么小姐。

        渐进。

        刚刚看起来还正常的人,突然一剑刺来。

        “爱凛凛拿命来!”

        “我去!”有点快,怕是要挂彩。

        身边的他,揽着她的肩膀转了两个圈,躲开。

        剑,划过他的手臂。

        这剑委实厉害,才轻擦手臂,伤口却也不浅。血瞬间溢出伤口,沾湿衣衫。

        时彬风也没料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香儿,你这是做什么?”

        时香儿眼里只有怒意,盯着万俟凛凛答道:“要她给栝楚偿命!”

        “我想你是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口中的那个人。”莫名就上来挨一剑,这真是有点吃不了。这九思宫的人,难不成都是这样肆意奔放的吗?

        “不是你?还是谁?”有些稚气的脸,抱有敌意。“不要以为时彬风在,就可以护你周,我总会杀了你的。”放下了狠话,带着一群人离开。

        时彬风的脸有些冷,“香儿,我不想看到这种事情发生第二次。”

        离开的背影停顿了一下,离开了。

        万俟凛凛有些生气,“嚯……这哪家大小姐啊!气派可真大!”

        “时香儿,我妹妹。”

        “啊?”这反差有点大。目光停留在刚刚的伤口上,“你的胳膊!”

        他没事儿人一样,“无妨。”

        “你别动。”爱凛凛将手附上了伤口,片刻间伤口愈合。“幸好没有伤到要害,不然就我这点术法,怕是要四处带你求医了。”

        说完话,觉得好像有些不妥。

        “无妨。”

        “怎么总是无妨无妨的,你可以多说两句话吗?”

        “你想听什么,我说给你听。”

        嗯……看起来这个人……没想到情话满分。

        “我想啊~我跟你妹妹十有八九都是误会,说开了就好了。”

        “不是误会。”看着万俟凛凛说道:“不过,我不会让她有机会伤害到你的。”

        嗯?

        照这个节奏,为了自己岂不是会兄妹反目?

        自己这个位置有点尴尬啊,怕不是有点婊?

        只是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不是误会?可是我才第一次见她啊?”

        “你是第一次,她不是。”

        这样说就未免有些玄学了好不嘞?不过,好在眼前这个人,终于没有将自己,当做那个已经亡故的人了。

        想这么多做什么,既然拿到了令牌,走人岂不美哉?

        “我想我还是不方便住在这里了吧……”

        他没有说话。

        刚要离开。

        “近日刚好需要去一趟囨洲,你同我一起。”走在了万俟凛凛的前边。“我送你。”

        这要怎么拒绝吗?这个才认识不久的男人,给了自己一块令牌。自己说不住这里,又要自己出去。自己现在离开,是否,太过无情?

        他终究还是将自己当做她了吧。

        也罢,既是拿了别人东西,也要偿还别人的恩情。

        今日是第一日,还有两日将令牌给哥哥,那么就这样陪伴两天,让活着的人有个念想,也算是偿还了令牌的恩情吧?

        囨洲地界。

        五月城。

        “恭迎时少主。”一个面容姣好的男子,手握玉扇彬彬有礼。

        “扶宗主。”

        又看到身旁的自己,道了句:“准夫人好,咱们见过,在下扶明凝。”

        “我不……”

        没有给自己留下解释的时间,时彬风便开了口。

        “情况如何?”

        扶宗主面色凝重,“这巨妖兽现身不定,神出鬼没,每次一出死伤不计其数。”

        “带我看看。”转过身对着身边的一兰说道:“你们先去照顾好她。”

        扶明凝也安排了人,“来人,照顾好这位贵人。”

        两人携一众人等同万俟凛凛分路而行。

        万俟凛凛被安排在了一处院落。

        “你们都退下吧,有需要我会叫你们的。”遣散了众人,拿出了令牌。

        令牌上刻着一个凛字,想必这是专门为了,他那已经亡故的妻子专门打造的。

        “我的妹妹,没想到,这样快就拿到了。”声音渐进,“真不愧是我的妹妹。”

        万俟凛凛快速将它藏在自己的衣袖,“哥哥,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万俟松夫站在她的身旁弯下腰,靠的离她的脸有些近。“妹妹紧张什么?”

        “哪有啊!见到哥哥怎么会紧张呢?嘿嘿。”说着向旁边挪了挪,“只是这门外守着人,哥哥这样子随意出现会被发现的!”

        “怕什么?看到的人杀掉不就好了,这也值得妹妹挂心。”

        杀人,杀人。听起来是这样子的自然而然,好像没有杀人解决不了的事情。

        只能岔开话题,“哥哥,说好的三天,你怎么来的这样早?”

        他微笑着,“哥哥的小兽许久没有出来玩耍了,正好最近长身体胃口大,咱们多情殿的口粮不够,有些饿了,出来觅食罢了。”

        感情是出来溜宠物来了。

        慢着,哥哥的小兽,就是他们刚刚说的巨妖兽?

        她慌张了起来,“哥哥,那小兽会伤害许多人的!”

        “我的妹妹,不过是死几个人罢了,不必紧张。”说的人一派轻巧,好像是死几个蚂蚁那样简单。

        这样轻贱生命的行为,她实在不能苟同,“哥哥!众生皆苦,活着已经是不容易了,又为什么要让他们遭受无端伤害?”

        “我的小凛凛,正因为众生皆苦,哥哥才解救他们的啊~”

        “歪理!”说着向门外跑去。

        无数丝线缠在了她的身上,她认得,这是哥哥的情丝绕。

        这东西,取人性命于无形。

        她怒气冲冲,“哥哥!”

        他面无表情,斜眼打量着,“妹妹,这是要去知会他?”

        只是淡淡的一句话,却让万俟凛凛感到了阵阵寒意,如果现在忤逆他,后果不堪设想。

        她软了下来,“哥哥,我……只是怕伤了无辜。”

        就哥哥这个小兽,不加束缚任意让其祸害,那死伤必定十分严重。

        他抽开了她身上的情丝绕,整理了一下袖子。“放心吧,我善良的妹妹,小兽现在在休息呢。”

        该怎样劝阻?既不会惹怒了哥哥造成更混乱的局面,又不会让众人伤了哥哥。这像是个不能解开的死结。

        万俟松夫伸出了手。

        “哥哥,你别再让小兽在这里作乱了好吗?你答应我,我就给你。”她手里紧紧地攥着令牌,这是她现在唯一可以谈判的筹码了。

        “我的傻妹妹呀,看来你还是认不清这现实啊!”他靠近了她的耳边,“我若现在就要,妹妹又拿什么抵挡呢?”

        是的,虽然令牌在自己身上个,可是如果哥哥真的想要,那自然是不在话下。

        “哥哥,我可是你的亲妹妹,难道你连这血脉亲情也不顾了?”

        哥哥对她的话有些赞许,“那倒是。”看了眼自己的妹妹,“那你且拿着吧。待小兽饱了我再取回。”说完不见了了人影。

        来无影去无踪。

        等小兽饱了。

        等小兽饱了?那就是说还会出现死伤无数的场面。

        万俟凛凛靠向门后,慢慢滑落下去,这该怎么办?

        一面是自己的亲哥哥,一面是这无辜的世人。

        不知坐了多久,敲门声响起。

        “凛凛。”

        是时彬风。

        “我在。”

        收拾好刚刚凌乱的自己,打开了门。“请进。”

        他站在门口,“饿了吗  ?刚刚有些着急就直接过去了。”

        这是在向自己解释?

        万俟凛凛换了副笑容,将他拉了进来,“现在还不饿,估计呀一会就饿了。”装作不知情的问道:“怎么样?有什么线索吗?”

        两人围桌而坐,她顺手倒了杯水递给他。

        时彬风接过水杯,“这巨妖兽非普通妖兽,凡是沾染过的人无一活口。”又怕她担心,补了句:“不过你无需担心,这里针对妖兽设了重重结界,它进不来的。”

        “既然有了结界就可以防治,那为何不将这城内都布施结界?”

        门外摇着玉扇的人笑说着走了进来,“姑娘有所不知,布施这样高深的结界,可不是人人都做得到的。可若是有能力的人城布施,也是及为损耗修为的。倘若这个时候,有人来犯,那简直是将这五月城拱手相送啊!”

        进门不请自坐,将刚倒好的茶水一饮而尽。

        “原来如此。”又将扶宗主刚喝完的茶杯续满。

        扶明凝抬杯示意,又朝着时彬风敬了敬,“少宫主好福气啊!”

        万俟凛凛看向扶明凝,这丫的,真没颜色。正要辩解一下,看不出来不是一对嘛?乱点鸳鸯谱。

        时彬风的手附到了她的手上,凝目注视。“是了。”

        他笑了,这几天第一次见他这样没有束缚,没有烦扰开心的笑。

        算了,算了。拿人令牌与人消灾,总不能就这样让他失了颜面吧!

        最新网址:.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52572/242840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