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贵主之下 > 第二十六章 你亲我的时候,也没有问过我

第二十六章 你亲我的时候,也没有问过我

        “我今天来找你是要告诉你,你的身体重生也是有一定危险的。”

        “危险?”一听到又要有危险,她的心瞬间转了山路十八个弯儿。

        “不过你不用太过担心,将祖母给你的丹药这些日子按时服用。”

        “哦,幸好幸好。”抚了抚自己幼小可怜又经不住打击的心脏,这个时彬风!总是这样捉弄自己!差点给自己吓死过去。

        “早些睡吧。”人已经走到了门口,“对了,我已经告知了祖母,等你的事情过后,成婚。”

        这是不是有点快?“你都没问过我。”

        “你亲我的时候,也没问过我。”完美的反击。

        这居然让他觉得一时语塞。

        鞠陵于天山。

        狐裘大衣的旁边站着一位面容清冷的女子。

        “花珊筠,你难得来找我啊!”

        “你我已然结契,你若是想见我知会我一声,我定然出现在您面前。”

        “这样多没意思。”铃声摆动,男人面对着。捏着女子的下巴慢慢抬了上去,用自己的嘴唇轻轻碰触。

        底下匆匆有人跑来。“山主!”

        “说。”

        下边那人抬头看了眼花珊筠。

        万俟松夫看着眼前的美人笑说道:“无妨,说吧!”

        “新守护者即将现世。是否……”

        万俟松夫摆了摆手,让那人退了下去。

        拉住了身旁女子的手,细细抚摸谈笑一般的说着:“你近日来就是为了这个吧。”

        女子面容依旧清冷,却十分恭敬地回答:“是的。”

        铃声移动到宝座上,远处的声音说了句:“去吧,交给你了。”

        九思宫。

        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时彬风这几日总是很忙。

        才回来三两日就觉得好像过了三两年。

        “嫂嫂!嫂嫂!”大老远的时香儿在殿外呼喊着,身后的侍从从殿内看起来乌泱泱的一片。

        见到香儿来了,爱凛凛有气无力的叹道:“香儿,我快发霉了……”

        “啊?嫂嫂你快让我看看哪里发霉了?”看着一屋子人,都赶了出去。

        看着香儿将侍从尽数赶出,拉住了她的手。“不不不,香儿不是那个发霉,是我在屋子里待得太闷了的意思。”

        香儿扑哧一笑,“嫂嫂!我正是要跟嫂嫂说这个事情的!”

        爱凛凛将她挽过坐下,“怎么是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吗?”

        “我听归叔叔今天回来说,镇上今日过中元节!那儿可好玩了,我们一起去吧!”

        一听到有的玩,爱凛凛的两眼放光,给了时香儿一个大大的拥抱。“香儿,走!快走!我们现在就出发!”

        在这里憋闷了这么久,时彬风也见不到人影儿。这么大的宫殿,自己也逛不过来,还有那么多禁地,早该出去散散心了。

        “可是嫂嫂,你还病着呢!”

        “你看看我现在像是病着的人吗?”

        “不像!”

        “那就是了!走!”说走就走,一刻钟都不耽搁。“可是怎么出去?你们家这个阵法我是领教过的。”

        只见时香儿从衣衫中掏出了令牌,眉眼里藏着坏笑。“嘿嘿,我下午那会儿管哥哥借来的。”

        “话不多说,咱们。嘿嘿~”两人相视一笑。

        这些天也真是憋坏了,刚好趁着中元节也去山下的镇上转转,采买一些东西。

        栝楚带着两人片刻功夫就到了。

        街上车水马龙,人声鼎沸。

        来来往往的人群,三三两两。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其间有不少人还带着花里胡哨的面具。

        四处吵嚷的叫卖声,和街道上形形色色的花灯。

        同前几日,简直是变了个模样。

        想想自己来到这个世界,还没真正意义的逛过。趁着今日良辰美景,肯定要大吃大喝,肆意挥霍!

        记得自己上次带着时彬风,吃东西都十分的讲究,迫不得已才买了只烧鸡回去,给自己解解馋。

        现在时彬风不在,哈哈。封印解除!

        栝楚和时香儿眼看着眼前的女子,买了一路吃了一路。

        左一个兔腿右一个猪蹄,就连咯吱窝下还夹了两包点心,这还不算栝楚手中的。

        “吃啊!你们也吃啊?”看着两人什么都不吃,只有自己不停嘴,还真有种吃独食的感觉。

        时香儿都惊呆了,“嫂嫂,看九思宫把你饿成什么样了。”

        “也不是,嘿嘿。只是九思宫规矩颇多,吃的没有这样肆意!”

        栝楚将随身携带的水壶拧开,递到她的跟前。

        吃的有些噎住的爱凛凛,看到了这么体贴的栝楚一副,你最懂我的表情,挑了挑眉毛笑弯了眼睛。“还是栝楚你最好了。”

        时香儿看着栝楚对嫂嫂无微不至的照顾,低下了头。

        爱凛凛瞥见了这细微的动作。

        想着这两个人好不容易独处一会儿,自己还是找个理由让他们多相处吧!

        轻咳了两声,将嘴里的食物同水一起咽下去,说道:“香儿,那天买的烧鸡不错,我过去再买两只。你们两个随便逛逛,我去去就来啊。”

        香儿抬头拉住了她,“嫂嫂,我们一起去吧!省得不安……”

        说着话栝楚已经跟在了爱凛凛的身边。

        时香儿知道自己的话多余了,挤出了一个尴尬的微笑。

        看见栝楚跟在自己身后,  爱凛凛将他劝住。“你不用跟我啦,你跟香儿一起去帮我买个面具。”

        看到栝楚没有动身的意思,将他推去时香儿身边。“我又不是小孩子啦!再说了这里是九思宫的地界,谁敢造次啊?一会儿咱们就这儿汇合。”

        朝她们摇了摇手,踏上了独自买烧鸡的路途。

        这俗话说得好啊,宁拆十座庙,不悔一桩婚。虽然离殇前辈是故去了,可生活还是要继续的不是吗?

        时香儿也是个好姑娘,自己能帮的就帮了,缘分这种事情剩下的就靠他们自己了。

        街角一个稚子小童埋首隐隐似有哭声。

        这人来人往,也没有人注意到。

        这万一是谁家孩子跑丢了要是遇到人贩子可就不好了。

        爱凛凛走了过去,“小朋友?你怎么了呀?”

        小童抬头,两个眼睛眼泪汪汪。“我跟哥哥走丢了!”

        果真是走丢了。

        脸已经哭成了一个小包子,“姐姐,你可不可以帮帮我?”

        用衣袖将小包子的眼泪尽数擦干,“不哭不哭,姐姐带你去找~姐姐这就带你去找~”

        小孩子果真就是小孩子,随便的一哄没一会儿就不哭了。

        可是这又在哪里能寻到她的哥哥呢?

        灵机一动。

        给了旁边算命卜卦的人两个铜板,借来了纸笔,在上边写了几个大字:谁家遗失小孩子一枚请速来领回!

        写好了之后摆在了地上,不一会一圈人便围着。

        自己可真是个小机灵鬼,这样子也不用四下寻找了。“好了,我们就在这里等你哥哥吧!”

        小孩子显得有些害怕,问道:“姐姐,你这是要卖我吗?”

        “啊?”这个想法实在是太好了,不过自己绝对不会是一个贪财的人。

        嗯,不是!(毕竟九思宫家财万贯,吃喝不愁,肆意挥霍。)

        蹲下身子,将小孩子的手拉住语重心长的说:“小朋友啊!脑洞不要太大啊!阿姨不是卖你,是在帮你找哥哥啊!”

        难道自己长得像个坏阿姨?有些担忧,问道:“不过你为什么要这样说呢?”

        小孩子指着街对面,声音奶奶的说道:“你看那些叔叔伯伯也是那样卖萝卜的!”

        原来是这样的啊,“害,吓我一跳。”

        还以为自己长得,跟给白雪公主吃毒苹果的后妈一样呢!长得就像个反派!

        “哥哥!”

        小孩子看到人群中的身影,扑了上去。

        “小康!”

        一个白净的男子将他一把抱住,“你可吓坏我了,怎么走着走着就不见了?”

        “我看着有糖葫芦,想吃~”

        “所以就跟着卖糖葫芦的走了?”

        “嗯。”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男子看到旁边的爱凛凛,忙谢道:“谢谢姑娘!”

        “举手之劳!不用谢!”

        “姑娘这是些银两,请你务必收下。”

        “不用不用,举手之劳而已。”

        “那真是多谢姑娘了!”

        那人道谢了好一会儿,才领着小童离去。

        看着远去的背影,毫无防备,一只手帕捂住了她的口鼻。

        昏暗的房间,实木雕花的床铺,整洁规律的房间摆设。爱凛凛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偌大的房间。

        “有人吗?”

        “喂!有人吗?”

        ……

        四处无人,只有自己的声音在空荡的房间回响。

        她记得自己是在镇上过中元节的,怎么会突然来到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挥了挥手,自己的术法还是不能很好地运用,门没开。

        难道有结界?

        果真,这房屋周身设有结界,与外界间隔,如若不是有心,谁会将她困在这样的地方?

        “我想着你该是醒了。”门口进来一女子,头饰红梅华盛,红袄华服,裙摆间绣着一对鸳鸯。这女子朱唇皓齿,眉清目秀,只是这话语间似乎没有温度。

        “花珊筠小姐?”这与自己初次见到的花珊筠,显然大不一样了。

        “哦?你还认得我?”花珊筠似乎有些意外,朝着她逼近。

        爱凛凛挪后了两步,问道:“是你将我抓到这里来的?”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52572/241154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