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贵主之下 > 第十六章 离殇

第十六章 离殇

        时彬风忽而抓住了爱凛凛的手,强劲有力。“祖母说过,你要同我们一起回去。”

        她望着抓住自己的这只手,“你既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你。你是万人敬仰的九思宫少主,而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也没有显赫家世辅佐于你。跟你回去,是做笼中之鸟吗?”

        放下了禁锢着她的手,“你不回去,祖母会责怪我的。”听不出来是挽留还是借口。

        “与我何干?”看着身旁的老师,“我们走。”

        时香儿跑在身后喊了声,“嫂嫂。”

        爱凛凛脚步停住,眼睛有些微红。转身道:“香儿,我不是。”

        大步朝前。

        看着两人背影渐行渐远,他心里有些东西好像有些松动。

        转向背道而驰,口中脱出:“虽她一生悲凉,错只错在她做了那个人的一颗棋子。”

        不然一个普通山庄父亲又为何派他一个少主只身前来,不带侍从,不乘坐骑。

        时香儿望着片刻失神的兄长,轻叫了声:“哥哥,你说什么?”

        鞠陵于天山。

        一个孩童,约摸看起来七八岁的模样的,低头跪在阶下。“主人,爱凛凛同九思宫分道而行了。”话语间可以看出,虽然样貌身量与孩童无异,却绝非孩童。

        那人回身,偶尔有铃声细碎的响动声。“起云,你挑的人可真不怎么样啊。”

        跪在台阶下的人忙叩首回道:“属下该死。”

        “无妨,目的达到也不算无用。”似笑非笑的把玩着手中的铃铛。

        白凛凛两人游荡在路上。

        离开了九思宫,离开了时彬风自己也不知道去哪里。

        “老师,我们还是回列姑射山看看吧。”也许自己可以回去了,也未可知。

        老师自是随意。

        一瞬间,还是那颗古树。

        她曾在这颗树下,拔下了他身上的剑。她不知道他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连一个悲凉一生的魂魄也不放过,如此残忍。

        是不是如果当时换了花珊筠挡在身前,他就会放了阿酒?

        风吹乱了裙摆,吹乱了头发。看着身上的衣服,这是九思宫的。自己在这个世界,连一个衣服都没有的人,能有什么力量坚持自己的对错。

        在这个世界没有术法,不是强者,保护不了别人。同现实世界一样,都是残酷的。

        爱凛凛抱着树,闭上了眼睛。第一次,她在这个世界,感到了与现实世界一样的无能为力。

        “你终于回来了。”不知道是梦境还是真实存在,有个亲切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

        转了一圈,“是谁在说话?”只听见声音却不见人影儿。

        “不死珠是从我这里掉落在你身上的。”声音婉转空灵。

        原来,“你是就是传说中的神鸟?”

        声音在周身响起,“我是这世间口中的神鸟,我亦是这世间大地的守护者离殇。”

        自己也不知道走了什么好运气,竟然碰到了这个世界的传奇女神。“离殇?前辈你是来找,不小心掉在我身上的不死珠吧?我不知道怎么取出来,你会的话随时可以取出来拿走。”

        四下寻找不到人,爱凛凛只能对着空气回话。

        “我不是来取回的,我是来看下一任的守护者。为免你走多那些破折的路,有些话我想要告诉你。”声音听起来分外温柔,像是一盏明灯想要照亮黑暗。

        一听这话,着实吓到了自己。“什么意思?”

        “你是被选中的下一任守护者。”笃定。

        “守护者?我?”听着这话有些刺激,不,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前辈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怎么可能是我?”好端端的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成了守护者了?

        “不死珠在你身上,那不是我的选择,这是天命的选择。”声音变得有些虚无缥缈,好像风一吹就散了。

        “前辈你是说这珠子,自己选择了我继承你的位置?”没想到一直非酋了二十七年的自己,突然像是开了挂一般变成了欧皇。

        “没错。”

        “那我就更不懂了,我甚至和你们都不是一个世界。还有不是有前辈你在吗?”这么多人为什么会是自己呢?

        温柔的声音笑了笑,听起来有些悲凉。“你现在所看到的,已经是我在这世间最后一丝残念。我知道你会回来这个地方,所以在这里等你。”

        怪不得只有声音却迟迟不现身,“难道前辈你?”

        “是的,我已不在。”

        震惊之余,必须要知道发生了什么。“离殇前辈你有不死珠,该有无边术法,究竟是谁能够杀掉你?”

        “万俟松夫。”一个名字出来,爱凛凛听过。

        温柔的声音停顿片刻,“数十年前万俟松夫被我打伤,近几年不会有什么大的动作。只是我打伤他的同时,自己也丧命他手,那是个不可小觑的厉害角色,你要十分小心。”像是个平易近人的长者,小心的嘱托着自己。

        “不不不,离殇前辈。我没有这么高大上的理想,我只想做个平凡的小透明。”这就像个不切实际的梦,同自己八竿子打不着。

        听到爱凛凛的回答,声音也不意外也不劝就。“你可以拒绝,只是你要问问自己的心。这颗珠子也不是轻易就可以得到的。”

        这个爱凛凛自是知道,“离殇前辈我有个问题问你。”

        “你问。”

        “老师是?”她一直不明白老师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他有没有过往,有没有未来?

        “你口中的老师是栝楚吗?那个跟在你身边护你周的黑衣男子。”

        “是的,离殇前辈你知道他?他叫栝楚?”原来老师真的是有名字的。

        “不仅仅是知道,看到他这样,我也可以安心地去了。”

        “离殇前辈,那他是?”

        那声音好像想了一会,迟迟不见回应。

        “曾经我是他未过门的妻子,只是造化弄人,他为了我不得已吃下丹药,断情戒爱。”声音停顿到这里,有些事情像是不愿想起。“服下丹药时失了声音,便化作初见时的少年模样守在我身侧。前尘往事皆已不在,已经将我忘记,他也会有自己的生活。”

        意识到事情不简单,爱凛凛眉目紧蹙。“离殇前辈,老师化身成了少年模样,还失去了声音。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模糊中,好似看见一个身影,清莲芙蓉,绝色不妖。

        女子慢慢靠近,近的可以看到那张坚毅的面容。“说来话长。他现在的模样,正是我与他遇见之时的模样。还记得那日我在溪边与他第一次相见,他送我了一只手环。那时我身负天下,他只是一个好斗的普通小蛇妖。”看着手环,女子脸上映照着幸福的模样。

        爱凛凛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女子,想必她看的就是老师曾经赠予她的那只。

        女子没有沉浸,继续说道:“哪知道出来了一个万俟氏,他觊觎不死珠。在我与栝楚成婚的那日。将栝楚重伤,又化了他的模样。将我引出,趁我不备将我挟制,逼迫栝楚服下了送命的丹药。我见栝楚倒下,便用尽力量将他重伤,使他百年不能祸患世间。那时我已无生念,万俟松夫则趁机取了我性命。”

        看得出离殇前辈眼睛里的悲恸。

        “后来时光,我才得知那不是什么送命的丹药,却是断情绝爱,永不能言。相爱之人陪伴在侧,却如隔天边。他是活人,我是死人。我爱着他,他却忘记了我。从此,我只是一具魂魄游走世间。靠着不死珠续命,可不死珠亦不是只续我残魂之物,它在我手中已发挥不出它原有的力量。我一直带着它,等待你的出现。”声音不紧不慢,像是要完成一项重要的使命。

        “所以不死珠离体老师便感知不到前辈你,因为你只是一缕残魂。”所以老师一直守护的不是不死珠,而是已经刻在了他生命中的离殇前辈。

        “离殇前辈,老师是爱着你的。他守护着不死珠,是因为不死珠跟随你多年,是你的执念,亦是沾染上了你的气息。他保护的不是不死珠,而是你。你已亡故,世间只留不死珠。他这是依旧守护在你身侧。”爱凛凛一股脑儿的说出了自己的所想。

        一声叹息。“我又何尝不知。此后你定要小心万俟氏。要想没有弱点须斩断情缘,切不可走我的老路重蹈覆辙。”

        “可恶。”她一定不能留这样的人。“守护者?离殇前辈,那我要做什么?”

        “去流波山继承我神鸟之力,守这世间真善。”渐渐地人形不见。

        “前辈?离殇前辈?”爱凛凛上前两步,人已经不见了。

        “我已醒不来,这是我最后的残念来见你,也见他。这手环你代我还给他吧,望他娶妻生子,一生顺遂。”声音久久回荡在上空,不见回应,没有人影。

        就连最后一丝残念也随风而逝了,从此这世间再没有离殇。

        猛然睁开双眼,眼角一滴泪水滑落。

        刚刚是梦还是真实发生的?

        低头看见离殇前辈交给自己手中的手环,心咯噔一下,这些都是真的。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52572/241154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