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贵主之下 > 第十五章 阿酒4

第十五章 阿酒4

        乔兰儿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倚在栏上笑了笑。将手中的帕子递给了身旁的婢女,“去,该做些事情了。”

        一天,落云像往常一样回到落家山庄。手里提着东西飞奔向阿酒处,今天带了阿酒想吃的桂花酥。

        今日阿酒专门托人告诉自己,她想吃罗胜斋的桂花酥,自己亲自跑一趟为她买来。在自己忙的时候,阿酒从不这样,想必是想吃的紧。

        平日等在门口的阿酒今日不在,小院也格外的安静。

        远远望去,阿酒的房门半开了漏着一个小缝。

        “阿酒今天在做什么啊?搞着这样神秘。”心情还不错的落庄主,问着旁边的小厮。

        小厮答道:“也许阿酒夫人再给少爷准备一份惊喜。”

        落云听后,步子迈的更大了,丢下随侍跑向房门。

        推开门,没有想象中的关怀问切,感动相拥。

        透过薄纱织物,看到了两个衣衫不整的人儿,在床上扭动。其中一个人便是他的夫人-阿酒。

        桂花酥落下。

        身后赶来的小厮见状,忙将眼前的门紧紧闭合。

        阿酒只觉得浑身燥热,似在梦中。

        刚刚也不知乔兰儿,给自己喝了什么东西。这会儿一上一下让人沉醉,如在云端之上。

        房门忽地打开,强光照了进来,阿酒睁开眼睛看不清门前那人是谁。

        只是自己身上还有一人,落云?

        蓦地清醒起来,只见是一个不认识的男人,阿酒当场昏死过去。

        落云下令处决了那个人,封了阿酒院内的大门。

        落家山庄的阿酒夫人出了这样大的丑事,一时之间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阿酒自那以后也不说话,只是眼泪似断了线的珠子,止不住,流不尽。

        事情已然真实发生,任凭自己解释的清,又能怎样?

        透过门外的看守,“你们去告诉落云,让他放我走吧。”知会了落云,她想回到她原来的地方。

        两日后,门开了。

        任其去留,也无人把守。

        阿酒回到竹屋,洗衣打扫也不言语,也无人可言语。

        这是最后一次打扫竹屋了,这个一切开始的地方。

        次日的清晨便站在了桥上。

        落家庄内。

        一个婢女匆匆跑进当家主母屋内,快步走到乔兰儿身边,附耳低语,只见乔兰儿嘴边逐渐露出了笑意。

        “今日,所有下人统统有赏,各去账房领五两银子。”乔兰儿揭开了茶杯,小饮一口。

        “多谢主母,主母宽厚。”众下人同语。

        乔兰儿起身离开了坐位,旁边的婢女有眼色的忙去搀扶,她摆了摆手,屏退左右。独自登上了阁楼,看着眼前的这偌大的山庄,深呼一口气,意味深长的笑了。

        一缕香魂终究不能入土,再冰冷的河水也冰不过人心。

        爱凛凛转过头去,克制着自己,不然早就已然泣不成声,她不该是这样悲凉的下场。

        祖母的离世,自己孤苦无依。本以为遇见了曙光,遇见了依靠,奔着相爱白头的幸福,却落得悲不自胜的下场。姐妹的背叛、儿子的死亡、丈夫的决绝、被污了的身子、狼藉的声名。

        就连最后的死亡也无葬身之地。

        若非穷途末路,又怎会在这世间一丝留恋挂念都没有。

        爱凛凛觉得是那样的无力,她的迷惘痛苦,她的肝肠寸断,这一幕幕自己仿佛在旁边眼睁睁的看着。“你的离去,谁也不会知道。多傻啊,阿酒姐姐。”

        “饭吃完了吧?”

        爱凛凛听的伤心,只巴拉了两口便没了食欲。

        “交出不死珠,我放你走,我不想害你性命。”

        是啊,除了乔兰儿,那些可恶的下人,她也不曾害过。

        虽然爱凛凛不知道她要这不死珠做什么,但是自己是真的是取不出。“阿酒姐姐,我没有术法实在拿不出。”

        “我已为鬼魅,碰不得。那只能得罪了。”伴随着话语,一根银针直逼爱凛凛。

        生死之际。

        一柄长剑挡下,老师护在身前。

        “老师。”看见老师来了,爱凛凛大喜。

        每次有危险,都是老师守护在自己身侧。他就像电视剧里,拿了男主剧本的人一般。

        然而老师身后紧跟着一个人走了进来,时彬风。不知为何看到时彬风心里多了份安心。

        两人阳气十足,道法深不可测,阿酒见到两人进来便知不由得自己了。

        “还有什么遗言说了吧,会给你个痛快。”时彬风的脸上,还是一如既往地平淡。好像没有事情能影响到他,除了九思宫,除了花珊筠。

        爱凛凛靠近时彬风,生怕他有所动作,横在两人之间。“你别杀她。”

        现实世界中自己也是被小三,被奚落。只因为抢自己男朋友的人,锦衣玉食,有身份有地位。自己在现实无力抗衡,要衣食住行要钱,磕磕绊绊也要钱,想要平安的活着也要钱。

        但这个世界不同,她本就一无所有,她要弥补这心上这一缺。

        时彬风俯视着眼前的女子,他有点捉摸不透。对一个伤害过自己的女子愿意伸出援手,这实匪夷所思。

        难道她知道了些什么?

        看来她是知道了这具鬼魅,有一段令人唏嘘不已的曾经。

        心房有一丝触动,“你知道的,我都知道。就算如此,也不是你我能干涉的了的。”转而抬头望向阿酒,“说吧。”

        看着面前的人不掺杂一丝情感,爱凛凛上前拽着他的衣衫。“时彬风,求你。”

        他从她手中将衣服扯下来,依旧冷冰冰的。“不能。”

        “不,我不允许!时彬风!你为什么总是这样冷血?”爱凛凛张开双臂,护着阿酒。

        身后的阿酒看着跟前护着自己的人,开口问道:“我要杀你,你还护我?”语气中透着一丝诧异又连带着些许忧愁。

        张开双臂的爱凛凛回头,凝视着那张惨白面容。“你情非得已。是人都有不得已的时候,虽然我不知道你要不死珠做什么。”

        他上前一步,“让开!这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简单。”

        “不!”爱凛凛固执地横在当中。转头对老师说:“老师。老师你看好时彬风,不能让他伤害阿酒!”言语间满是急切。

        阿酒凄凉一笑,知道自己逃不过了。“投河自尽本就是孤魂野鬼,这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早已不能轮回。”

        “阿酒姐姐,你别放弃自己啊!”看着阿酒逐渐黯淡无光的眼眸,爱凛凛想让她振作起来。

        她苦笑又像是不甘,“魂飞魄散,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

        爱凛凛慢慢站直了身体,不可置信的反问:“魂飞魄散都不算什么坏事?”这该要多深的绝望啊。

        顿了顿,依旧不放弃的朝着时彬风喊道:“你即知貌,又怎么会不知那乔兰儿是什么样的心机婊?你为什么还要救她?阿酒从来没有害过别人,只是简单地生活也是这样的难吗?她已经不是个活人了,你还要她怎么样?”像是痛诉,像是对生活质疑。

        这世间没有背景没有靠山的普通人,比比皆是。倘若生活都是这样持强凌弱,那还有什么道理可言。

        阿酒没有任何征兆,手中银针飞向爱凛凛的咽喉。

        老师不费吹灰之力接入手中,这针看似直逼命脉,却绵绵无力。

        同时间时彬风,一掌将她击中。

        被击重的阿酒看起来十分痛苦,面目扭曲的望着爱凛凛,艰难的从口中挤出来,“谢谢你。”慢慢消散。

        消散时,阿酒想着,魂飞魄散前自己还能有人庇护,自己的人生到底也不是一直绝望的。只是从冰冷河水中拉出自己的那个人,那个七八岁模样的孩童,她需要不死珠,自己终是不能拿到。

        一会儿便不见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只剩下竹屋里空站的三个人,天也亮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谁都没有想到。

        老师拉住了爱凛凛的手,在上边写着,她没想杀你。

        这几个字像石头一样沉在了她的心中。

        她知道阿酒到死,也不想看着有人为了她,而生了嫌隙。善良又有什么用?“这世间男子皆是薄情。”

        阿酒死了,落云山庄的那位夫人也转眼好了。

        竹屋旁,小小的土包,小小的牌位,上书阿酒之墓。这是自己最后能做的了,阿酒的尸体早已不在,里边没有尸体,只是一座衣冠冢。

        旁边站着时彬风,老师,时香儿还有落家山庄夫妇。

        落云跪在坟前,久久不起。一步错,步步错。

        墓碑前的爱凛凛蹲下,放下了一束花。“老师你说这世间,为什么善无善报,恶无恶果?”抬头看了看乔兰儿,又自言自语道:“现实世界如此,这里的世界也是如此。”

        乔兰儿还活着,他们夫妇依旧夫唱妇随,什么都没变。却只有阿酒没了,魂飞魄散。

        祭拜完也没理会众人,独身离去。

        时彬风跟在了身后。

        时香儿和老师十分有眼色的留下,给两人一些独处的时间。

        爱凛凛停下了脚步,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时彬风,也用他平日的语气说道:“时彬风,你我道不同不相为谋。”平淡,没有一丝感情。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52572/241154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