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贵主之下 > 第十三章 阿酒2

第十三章 阿酒2

        落云飞随意的坐在椅子上,思索了一会儿说:“过几日乔家的小女兰儿会嫁进来。”

        “嫁进来?”阿酒不可思议的看着公公,怎么好端端的。自己又刚为落家添了子孙,是谁这个时候要进门?

        “你不用担心,不会威胁到你的名分,你依然是云儿的正妻。”落云飞说这话是想先给阿酒一颗定心丸,让她不闹腾。

        打眼瞥了一下,见阿酒没说什么,紧接着道:“当然乔家,也是咱们落家山庄的世交。老来得子,也就一个宝贝女儿,做妾是万万做不得的。”

        见阿酒依旧没说什么,直立起身往前踱了两步。“所以你们算是平妻。除了添一双碗筷,其余的也没什么不同。”

        之后尔尔,似乎像是叮嘱又似乎像是训斥,阿酒也没有听到了。

        只觉得五雷轰顶,天昏地暗。

        自己的好妹妹,要和自己的夫君成婚了……

        自己还是最后一个知道,怪不得生产后,落云也不来寻她,已然有佳人在怀了。

        怪不得唯一的丫鬟这些天也寻不来了,原来都去了新夫人那里。

        如此说来,自己的意见当然也是无关紧要的,确定好了来知会自己一声便是了。

        只是心有不甘,落云说过只爱她一人。终是问了一句,“为何要娶兰儿?”

        “妇人善妒终是不好的,你也刚生产完,好好休息吧。”说完就走了。

        那以后,阿酒去找公公,也是闭门不见。

        落云失踪,公公也不相见,这满院红绸格外的刺眼。这究竟是怎么了?生了孩子后,怎么突然间,对这个生活了许久的地方,一点也不熟悉了。自己像个局外人,什么事情都不关乎自己。

        数日后,吹吹打打的接亲队,接来了新娘。看到为首的新郎,阿酒再也骗不住自己了。慌张的逃跑,跑着跑着看着这高墙耸立,却都是落家的地方,自己又能能逃跑到那里?更何况还有了孩子。

        走?儿子呢?从小让他跟着母亲过着清苦生活吗?没有一个完整的家。那现在又完整吗?认命?落云为何连一个解释也不肯给?一个是自己的夫君,一个是自己为的妹妹。自己想得太多?想要的太多?还是他们需要的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这些时间的情爱都是假象?

        阿酒,有些痴颠。

        混沌了两日的阿酒,回归了正常的生活。专心照顾好孩子,不哭也不闹。阿酒像是活在了另外一个地方,无人打扰,也无人相看,转眼间兰儿进门已经一个月了。

        落云还没人来。

        直到数日后,兰儿来了。

        “姐姐。”

        阿酒默不作声。

        乔兰儿见状“扑通”一声跪下,“姐姐,都是兰儿不好。为了庆贺姐姐生产与云哥哥小酌一杯,哪成想……哪成想他,竟要了我。”说着说着竟哭了起来。

        见阿酒不动,又梨花带雨的哭诉。“姐姐,你也晓得我们两家本是世交。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也只能听从长辈们的话,嫁入落家。姐姐,实则我是不想毁坏你与落哥哥的。”

        旁边的丫鬟忙拿着手绢上前擦拭眼泪,乔兰儿轻轻推开,跪着向前挪了挪。

        “屋漏偏逢连夜雨,谁曾想我乔家又突逢家中变故,所以才耽搁了这些时日前来个跟姐姐解释,姐姐莫怪。”兰儿满眼泪水的哭诉,俨然成了一个泪人儿。

        也就是说自己生产的时候,落云和乔兰儿鱼水相欢。自己生产后,落云在忙乔家的事情。阿酒闭着眼睛依靠在房门慢慢滑落,如今也已经陷入死局,该当如何?

        旁边的丫鬟见乔兰儿跪了一会儿,也不见阿酒叫她起来,忙上前搀扶,“夫人,您要紧着您的身子啊。”

        乔兰儿示意丫鬟停下,又接着说:“姐姐,我自小身体多病,大夫说不能生育。姐姐的孩子,我一定会当做自己的孩子抚养,姐姐千万不要离开,你我姐妹同侍一夫,想必日子也会好的。”

        离开?对。离开罢,不能生育的人想必会善待自己的儿子。传宗接代是大事儿,自己没有孩子地位肯定是不稳固的。纳妾是必须的,哪个女子希望自己的夫君三妻四妾,要是想过得如意,就必须善待自己的儿子。自己不能够,自私的断了孩儿的前程和锦衣玉食的生活。

        翌日,阿酒所居住的园子便失了主人。

        落云山庄也流传着,曾经的阿酒夫人苛待新进门的兰儿夫人。硬生生的让新夫人跪了大半日,可怜新夫人身体又不好,家里还才出了事情。这才好了的身子又病了……

        回到竹屋的阿酒,看着眼前满目尘埃。原来,自己已经离开了那么久,竹屋也荒废了那么久。阿酒去溪边打了水,打扫了起来。一天下来,从内到外已然如从前一般,好像自己都不曾离开过一样。

        一日。

        二日。

        三日。

        ……

        转眼间,自己已经回来了一个月了,前尘往事多也已经强迫自己放下,只想安宁的过完下半生。

        雨夜。

        “砰。”的一声们开了,正在缝补衣衫的阿酒,看到了浑身湿漉漉的落云。喘着粗气,像是着急着飞奔过来的模样。

        “为何离开?我,你不要了么?”落云慢慢靠近。

        “放过我吧。”阿酒说道。

        落云上前晃着她单薄的身子,不住地反问:“放过你?放过你什么?你是我的妻子!究竟放过你什么?”声音嘶哑,红肿着眼睛。

        她奋力的挣脱,“你已经有了其他的妻子,我自然也不必了。”说罢转过头去,也不看他。

        生怕自己多看一眼,心就会软下来又奋不顾身的跟他走。

        竹屋里顿时一片寂静,只有呼吸声。

        良久他吐出来一句,“她不是你。”

        阿酒身子一怔。

        无声的沉默,许久。“阿酒,你听我解释。”

        这是这么久的时间,自己一直想听道的话。可是解释来的太迟了,自己已经开始新的生活了。

        “解释我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你却在洞房花烛?”阿酒的脸上不知何时挂满了泪痕。

        这事情落云真的解释不清,也解释不了。就连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落云怔在了那里,不知该如何解说。

        阿酒看到了无法解释的落云,心更加的沉了。乔兰儿没有骗她,自己在鬼门关时,她们……

        “你走吧。”阿酒打开了门,外面依旧窸窸窣窣的下着雨,却也没有转圜的意思。

        落云也确实无法解释,自己也确实负了阿酒。

        出门。

        雨中一夜。

        他不要失去阿酒。

        次日清晨,阿酒推开了门,一夜无眠的她,看到了经过一夜雨水冲打的落云。

        “阿酒。”望着门前站着的憔悴人儿,落云沙哑的轻声呼唤。

        阿酒的心一下子紧了,她知道这个男人是她的劫。自己的心为他所牵,自己的心为他所绕。

        “阿酒,起初犯错的前几天,我确实不敢见你,也不敢见我们的孩子。我没有脸去面对你,我只能远远地看着你和孩子。可后来乔家突生变故,我两家本为世交,父亲便让我为乔家奔走。生了变故,又米已成炊,只得将她娶进了门,是我的错。可现如今,我也自食恶果,骑虎难下。大婚过后,就为乔家善后,一走就是两个月。你不知道见不到你的日子,我是多么的痛苦,我等不能忍受失去你。昨日回来,我还没有去拜见父亲,去到你的院子不见了你,我就赶忙来寻你。”落云一股脑儿的说了出来。

        这一夜,他想了很多,他不能失去她。他是爱她的。他要他们在一起。

        “阿酒,别离开我。”落云大步走向阿酒,将她揽入怀中。

        阿酒也没有反抗,任由他抱着。眼泪大颗大颗,不停地下落。

        终于还是回到了落家。

        只是往后的生活,终究是不能像从前一般了,等待自己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狂风暴雨还是无底深渊?这都不得而知。但是她爱他,想同他白首到老,更何况还有一个孩子。

        又再一次的踏入落家山庄。这深宅大院高墙红瓦,像是一只巨兽要将她撕碎。

        这一次,落云已然不是她一个人的了,她须知道。她爱他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底线,失去了自己的尊严。

        回来看到了山庄内,多了许多婢女。一问才知,那是为新夫人新置的。乔兰儿的院落,就在公公院落的不远处,与自己有些距离。

        那里繁花似锦,这里显得格外的冷清。

        自己看到落云时,脑子就乱了。不顾后果的同他一起回来,回到了这个伤心的地方,自己心里也没有底。给公公请了安,便被落云送回了自己的小院。

        才几个月的光景,这里已然生满杂草。

        起初的日子,落云时常过来陪着阿酒。数月后,又也不见了人影,又是失踪不见,自己仿佛守了活寡一般。

        乔兰儿还是像没有入门前那样,时常跑来她这里照看她,已经过来了,总不能将她赶出去。时间久了,不管是下人还是公公,都对乔兰儿赞不绝口。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52572/241154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