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贵主之下 > 第八章 女人你死定了

第八章 女人你死定了

        混沌之中,好像听到耳畔有人在呼唤自己。

        “爱凛凛!爱凛凛你醒醒!”恍惚间看到一个男子的面容。

        “时……时彬风……”

        “你怎么样?”急切的问询,他需要安然无恙的将她带回给祖母。

        一阵迷茫,“我们这是?”

        “幻境,刚刚我们被困在幻境之中。”

        她慌忙起身摸了摸脖子,果真,完好如初。

        “你们家自己人还给自己人使绊子?还是弄个阵法闲着没事儿可以玩玩?”真搞不懂,这都是什么事儿。

        “你的脑子该多补补。”

        “我脑子好着呢!我看你才是要补一补!腰牌这么重要的东西也能忘记吗?”一本正经的教训,生怕别人不知道她自己也是个丢三落四的主儿。

        完没有了刚刚大义凌然的样子。

        “枉我刚刚还舍生取义呢!”愤愤不平又追了一句。

        “舍生取义,这位姑娘你确定不是火上浇油?”

        “哎?你这个人到是怎么回事?要么不说话不搭理,要么就这么毒舌。我看呀,你这种人这辈子都没人肯嫁给你!”

        “只要你不在祖母那里,使什么阴险手段嫁给我。一生不娶又何妨?”

        “你……你你……哎呀妈呀气死我了。我还就偏要使手段!偏要嫁给你!你能把我怎么办?”两个眼睛气的圆鼓鼓的,口不择言的大放厥词。

        冷哼一声,斜眼打量了下眼前的女子。“终于承认了吧!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对,我就这么恶毒!我都恶毒了27年了!也不差这一两件!你碰上我啊算你倒霉!”

        “想嫁给我?”眼睛斜咪成一条缝,戏谑的嘴脸。

        他笑了。

        “谁要嫁给你了,有空还是多去见见你的花珊筠前女友,毕竟曾经也是世人皆知的金童玉女,好好地给人家追回来比什么都强!”

        男子表情瞬间凝固,黯淡无光的眸子转瞬即逝。

        爱凛凛猛然清醒,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后退两步同时彬风保持距离道:“我二十七的人了,能和你三百岁的小孩一般见识吗?你刚才听错了,就当我刚才没说过!”一本说教的姿态,俨然像一个教书育人的工作者。

        嗯,有些怪怪的。

        虽然数字上三百大于二十七,但是实际上按祖母说的,我还是大他三四岁的。让着他,也显得自己虚长几岁,处事老练的成熟风格。

        男子没有继续理会她,打开殿门径直走向殿外。

        爱凛凛忙跟上去,在这里还是跟紧点好。

        走出门外刚刚的满天大雾已然不见,换成了眼光明媚,鸟语花香的浪漫景致。

        时彬风等在门侧,见到爱凛凛出来,又继续前行。

        “哎。”爱凛凛叫住了前行的男子,男子停下脚步也没回头。

        双手攥住衣角,也不知如何说出口,站了一会儿后,“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往你伤口上撒盐的。”

        男子轻轻的道了声:“我不叫哎。”又径自向前,只不过步子放的缓慢了些。爱凛凛低着头跟在后面,一言不发。

        突然停下。

        撞倒后背。

        爱凛凛忙抬起头拍打着他的后背,嘴里念叨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刚刚低头,没看见。”

        时彬风看着眼前的人,也没说什么指了指前方。

        爱凛凛顺着方向看过去。

        “妈呀~”一溜烟的不见了人影。

        怪不得时彬风没有像上次那样洁癖,面对着这样的一头怪兽,要自己哪还管什么洁癖呀,还说什么啊,逃命啊!也亏得那贵家公子,遇到这样的怪兽还不慌不忙。

        时彬风看着爱凛凛一溜烟的不见了,心里暗自叹道,这个女人不仅嘴上功夫了得,脚下功夫也是十分了得。

        跑了一整的爱凛凛突然想到,她好像把时彬风落那了。人家好心叫自己逃命,自己是逃了,时彬风忘记了。

        “哎呀,这个呆子仗着自己厉害也不知道跑。”

        折返。

        这一个回去不要紧,爱凛凛看到时彬风正抚摸着这头怪兽。怪兽很温润的盘在他跟前,像是许久没见过的朋友。

        “我的天哪,这到底是什么神仙人物!”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怪兽嗅到陌生人的气息,抬头。爱凛凛一个踉跄倒在地上,吓得动弹不得。

        眼看着这个长相似虎,有双翼的怪兽要靠近自己。

        对面一声呼唤。“穷奇兽。”怪兽又跑向时彬风,趴在身旁。

        黑人问号脸……

        这到底什么情况?

        “你过来吧,它不伤你。”风轻云淡。

        她心想,我信你个鬼。依然躲得远远地,甚至又后退了两次。

        时彬风抬头看了一眼老远的爱凛凛,“我们还要靠它破阵。”

        “那老师?”

        “你还是先管管自己吧!”言毕飞身过来,拉起爱凛凛轻捻一诀,场景瞬间回到九思宫门内。

        这时旁边的侍女走上前来,双手奉上一块腰牌。“少主,您的腰牌掉在一思殿了,主人让我给您送来。”

        “好巧不巧。”这话从时彬风口中出来,也不知道说给谁听。

        “时少主,老师还在里边,麻烦你?”看到自己已然脱离困境,而老师到现在还生死未卜,爱凛凛有些着急。

        “记住你现在的称呼。”话还没说完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了余音。

        不一会,老师出现在了眼前。

        “啊!老师!”爱凛凛再见到老师格外的欣喜,一个大大的拥抱扑了上去。

        时彬风见状留下,“伤风败俗。”自顾离去。

        “啊?我到底干什么了我?你给我说清楚!”

        时彬风走后,这也破不了阵,离不开。爱凛凛看了眼老师,欲哭无泪。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站在玉柱后边的时彬风叫了一声,“还不去祖母那里,还在那里磨叽什么呢!”

        爱凛凛没好气的跟了上去。伤风败俗?你要到了现实世界,那你这个老古董还不遮着眼睛走路!

        一思殿外候着的时彬风,看到了爱凛凛过来后,踏入店内殿。

        “祖母。”

        妇人并未理会他,直勾勾的看着身后的爱凛凛。看到爱凛凛旁边还跟了位男子,顿时如临大敌。叫到:“凛凛,过来,祖母这里坐。这位是?”

        爱凛凛小声的叫了声“祖母。这位是保护我的老师。”

        “那块让坐,都坐。风儿,你你站着。”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老师双手向前作礼,落座。

        “凛凛啊,那出门是有阵法的,是守护九思宫的第一道屏障,需得咱们自家人的腰牌才可以,不然就需送出门外。这个腰牌制作很是麻烦,一时之间怕是给不到你收里。你要是闷了,随时叫上风儿陪你去走走。”

        心里:嗯?咱们自家人?这就一家人了?

        表面上异常乖巧,“是凛凛莽撞了。”

        “你这孩子,这么着急走是不想多陪陪祖母了?”

        “不是不是,祖母您这么好我巴不得天天在您跟前。”表情十分狗腿,旁边的老师看到不禁呛了口茶水。

        “那定是这个臭小子惹了凛凛不快,让凛凛受了委屈,我现在就让他给你道歉。”

        “这……”爱凛凛表情微漏难色。

        两人完忽视了一旁站着的时彬风。

        “风儿,快给凛凛姑娘道歉。”有些未消气的朝着时彬风说。

        爱凛凛一听忙假意道,“祖母,那怎么敢呢,这怎么使得。快别让时少主道歉了,凛凛无事,这点委屈不算什么的。”说着还不忘看向时彬风,话语间煽风点火的气息无处不在,心里无声的放肆大笑。

        你还惹我?还我气死你!

        “祖母,孙儿……”

        “嗯?”一个眼神打过去。

        台下站着的男子忙道:“凛凛姑娘,是我不对。”

        爱凛凛忙站起来,心里乐开了花儿。“这怎么使得?这可使不得,这可使不得!时少主。”

        时彬风看着台上笑的合不拢嘴的爱凛凛,心里道:“女人,你死定了。”

        “凛凛啊,你听祖母说,你那个院子两个人住太小了。你将院子让给这位老师,你搬到风儿那里住,这样也宽敞些。”

        “祖母!”时彬风要疯了,声音稍大了些。

        爱凛凛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忙摆手道:“祖母,祖母使不得!这次真使不得!我跟老师不能分开的。”

        妇人一听,眉头稍蹙。

        爱凛凛忙解释道:“老师要保护我体内的不死珠,这万万不能分开啊!”

        妇人一听原来是这样,笑道:“凛凛是怕没人保护啊,无妨。来人呀……”

        “慢!”

        顿时一片寂静。

        时彬风有些吃惊的看向爱凛凛,这么大声,怕是要死定了。

        然而。

        “嘿嘿,祖母。不是这样的,你误会了,嘿嘿。在这里凛凛没什么不放心的,不必派人了,不必了,不必了……”

        想起了那两屋子人,爱凛凛头疼不已。作茧自缚啊!作茧自缚……好好地给自己搭进去了。

        “既然是误会那就这么说定了。”

        当下,祖母遣人将爱凛凛一应用具搬入了五思殿。

        缘,妙不可言。

        时彬风靠近爱凛凛擦肩而过。

        耳边,“果真使得一手好手段。”

        蓦然回首,刚想说不是这样的。

        人已经走远。

        完蛋了,这下子误会大发了。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52572/241154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