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贵主之下 > 第六章 贵族之下

第六章 贵族之下

        临近身旁,一只白皙修长,指节分明的手将她的手腕拉住。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她红了脸延伸到耳根。气氛有些暧昧,就连自己的也心跳砰砰作响,在这空旷的大殿内听得格外清晰。

        爱凛凛下意识的蜷缩,另一只手将他推开,紧握的手腕却不动。

        “别动。”时彬风另一只手搭向脉搏。

        “你?”

        “别动,号脉。”

        爱凛凛一动不敢动的站在他身边,他说的话好似有一股魔力,冥冥之中牵引着她,禁锢着她。

        片刻放下她的手腕,“你的身体承载不了不死珠,如果没有良策半年之内必定爆体而亡。”

        “啊?”踉跄半步,靠在了身旁的柱子旁边。

        “不必惊慌,你即救过我,我也会尽力地保你。我时彬风,也不是忘恩负义之辈。”风轻云淡。

        “你上次也救了我,我还没有跟你说谢谢。谢谢你替我解围!”

        他也不接话。

        半晌。缓缓端起玉杯,依旧不看她,自顾自的饮起茶水,“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可以解开封印?”

        “你是说我从你身上拔下的那柄剑?那是你让我拔的啊。”狐疑的看向这个男人,自己让做的事情自己不记得了?失忆了?什么鬼?

        “我换个方法问,你是怎样破开封印拔下的?”放下玉杯,抬头望向爱凛凛的眼睛,不带一丝情感看起来那样冰冷。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封印,我拔下的单单就是一柄剑而已。”

        良久,“退下吧。”

        “我想问你一句。”

        沉默不语,没说可以问,也没说不可以。

        “这万人争抢的不死珠,你就没有心思?”虽然这话不该问,但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何况自己活了二十七年了,有些人性的阴暗面自己也曾目睹。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更何况得到此珠,即得到天下。

        那人不语。

        “失礼了。”提裙踏出殿外。

        回到了安排的住处,老师已经在门口等了一会了。看到爱凛凛回来了,欢喜的迎了上去。

        前脚刚回来,后脚就有侍女送来了许多东西,吃穿用度无微不至。

        “这位姐姐,这是何意?”

        “姑娘你可折煞女婢了,这称呼可万万使不得。回姑娘,这些都是老宫主吩咐的。”

        “祖母?”

        “正是。老宫主说这里怕姑娘住不惯,委屈了姑娘,让姑娘搬到一思殿跟她住,或者五思殿跟少主住皆可。”

        “不用不用,这里就很好了。替我谢谢老宫主的好意,我今日就不打扰老宫主休息了,明日再去感谢。”一听到要跟时彬风那个高岭之花在一起住,吓得打了个冷颤。

        “是,奴婢记下了。老宫主说姑娘若是不搬,就留下些人好照看姑娘。”

        “不必,真的不必了。”连忙摆手。

        只见领头的侍女一招手,身后齐刷刷站了两排婢女。

        “我的妈……”爱凛凛哪见过这种阵仗,受宠若惊。

        “这位姐姐……”

        “求姑娘切莫折煞女婢,姑娘……”

        “好吧,那请你将这些人带回去吧,我不用人伺候。”

        “姑娘属下等也是奉命行事,如若哪里做的不好还请姑娘明言,姑娘若不留她们,那九思宫也是留不得的了。”

        “啊?”爱凛凛不禁感叹道,如此的富贵,一个人需要这么多人照顾,自己不要。这些人还会被撵出去……看来是真不缺人啊……

        执事走后,看着这一院子的人,爱凛凛有些头疼,只能明天自己亲自去跟老宫主说了。

        次日清晨,早早地去给老宫主请安。

        “老宫主,早安。”

        “嗯?凛凛你叫我什么?”老宫主似乎有些不高兴。

        这大早上的,一过来就给人添堵,这不能。“祖母。”爱凛凛挤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这才对嘛,凛凛过来坐。”招呼着她坐在自己身旁。

        “祖母,谢谢您昨天送的东西,凛凛实在不知怎么感谢您。”

        “凛凛你喜欢就好,哈哈~”说着拉着她的手,很是亲切。

        “只是祖母,我生来自己一个人惯了,不喜欢有人伺候,也不习惯。”

        “哦?是这些个人没有眼色,惹着我们凛凛了?来人啊,将他们轰出去。”

        “慢慢慢,祖母他们都很好,真的都很好。他们不在我那里,也可以在其他地方服侍啊,让他们留在九思宫吧!”

        “再好,在你跟前没用那怎么叫个好。凛凛啊,你不用管,继续轰出去!”旁边侍卫退至门口。

        “停!祖母我突然觉得我十分需要这些人服侍,这下子我还可以种些花草。”

        “种花草?”向旁边的执事给了个眼色,那人退出殿外。

        “少主到!”

        刚进门的时彬风,看到祖母的执事匆匆退去,刚好打了个照面。

        “祖母安好。”

        “风儿来啦~快座。”

        时彬风看到祖母寝殿内多出了一个人,朝那人望去。

        爱凛凛点头笑了笑问了声:“早安啊~”

        点头,略过。

        “祖母,我就不坐了,还有公务要处理。”

        “那刚好,你替我带凛凛转转,公务什么的不打紧,还有你父亲。”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快去吧趁着这会儿晨光正好。”

        “不用了吧。”爱凛凛尴尬的说道。

        “怎么不用,用的。让风儿带你转转,快去吧~”说着将两人推出。

        爱凛凛无奈的看了一眼时彬风,那人毫不在意走在前边。

        小心翼翼的低头跟在身后,完没有看景致的心情。跟一块冰在一起冻都冻屁了,还哪有心情看风景。

        转角处,那人忽然转身,她撞入胸膛。

        蓦然抬头,两人的脸庞挨得是如此的相近,此刻呼吸急促心跳加速。

        男子后退半步,拍了拍胸膛前的衣裳,好像刚刚沾染上了什么脏东西似的。

        一语未言,转身离去。只留下她,难堪的站在原地。

        一阵风吹过,不知哪出飘来了两片树叶吹落在地,一会间吹得好远好远。

        爱凛凛不知自己是怎么回去的,也不知自己现在是怎样的心情。

        门口老远依旧站着老师,看到自己欢快的跑来。

        看到跑来的老师,爱凛凛一头扎进老师的胸怀,抱着也不说话,良久。

        老师不明所以,定定的看着这个扑在自己怀里的人儿。

        半晌有了声音。

        “老师,你好像长高了。”

        老师用手拍了拍她的后背,静静地任由她抱着。忽然像想到了什么一般,将爱凛凛拉入院内。

        果真。

        院内站满了人,有的人端着盆有的人拿着袋子,还有些东西自己不认得。这人数,比昨天整整多出了一倍。

        “啊?”刚刚还沉浸在委屈的爱凛凛,瞬间瞪大了眼睛。

        “你们有谁可以跟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吗?”

        “回小姐,咱们是负责给小姐种花草的,您看到的这些子物件,都是种花草要用的。”

        还能说什么呢?自己多嘴,该打。

        “来来来,大家集合。”一会间将这两日的下人,都聚在了一起。

        “大家听我说,以后你们男子在前边这间,女子在后边这间,上班的时候都给我在这里睡觉,下班了你们就各自回去,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

        “敢问小姐上班?下班?”

        “劳作,干活,工作就是这个意思。”

        “小姐这可万万使不得。”人群中出奇一致的发出了声音。

        “你们是小姐,我是小姐?大家有什么异议的话,就继续睡,睡到没有异议。放心有什么事情我会叫你们的,不会让你们白拿工资的,都去睡觉吧,走吧走吧。”打发了这些人爱凛凛滚回屋里,躺在了床上。

        明明才是正午,心却仿佛迟暮。

        回想到不久前的那一幕,五味杂陈。不知自己是做了什么事情,竟让人这样轻贱了自己。

        还没有躺下多久,老师进来了,身后跟着五思宫的侍从。

        “姑娘,我们少主有请。”

        “不见。”

        “这……”

        “我说不见,你听不到吗?”

        “是,属下这就回话。”

        次日清晨,去拜见了老宫主,拉扯了一番后回到自己的院落。

        院落外早有人等候,五思殿的人。

        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走上前去,还未等那人说便开口道:“带路吧。”

        来人慌忙为其引路。

        殿外,看到这气势宏伟的建筑,却如破铜烂铁般。

        还没等人通传,径直走入。侍从门也不敢横加阻拦,只能任其来去自如。

        大殿内,那人高高在上坐在高台。

        “你的架子倒是比我这个少主要大的多。”

        “不敢,不过我想你该是欠我一句道歉。”

        “道歉?那日你不跟上,我还未曾问罪于你,你倒是反将一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这个人说话的语气终于不是冷冰冰的了,可却颇为讽刺。

        “我不是你九思宫的下人,你帮助我我自是十分感激,但请你可以平等对待。你身份尊贵,我自是不敢高攀,如若打扰到你或是你不情愿我在这里,我离开就是了。”说罢,提裙踏出殿外。

        “站住。”

        身体好似中了魔咒,听话的停住脚步。

        “你走了,这命就只有半年了。”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头也不回的离开。

        高台上的男子看着女子远去的身影,思虑良久。

        。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52572/241154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