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贵主之下 > 第五章 纠葛

第五章 纠葛

        时彬风没有理会她的牢骚,转身反问,似乎在邀请她一同前行。

        爱凛凛看到有人肯收留自己,忙连连答道:“走的,走的。”

        东极山九思宫金碧辉煌的一思殿内,雍容华贵的妇人坐在高台品茗,旁侧站着两个仙子模样的女子。

        殿外一人疾步走来。

        “主人,属下有发现。”

        “讲。”

        “属下探查得知,少主回来那日离宫二小姐花珊筠吐了血,并说出了五十年前她是要杀少主的,后来不知什么缘故将少主封印在了列姑射山上。”

        “事情果真不是一颗果子,到了现在,风儿还在包庇罪那个妖女。那妖女现在为何又将风儿封印解开放了?”

        “回主人,少主并非是被离宫那位解开封印,是被一个名叫爱凛凛的女子解开封印。”

        “爱凛凛?倒是从未听过此人。”

        “这位爱凛凛解开封印前的任何信息,属下还未曾查到。只是这位女子得到了不死珠,恐非等闲之辈。”

        “救了我风儿,就是我九思宫的恩人。倒是离宫的这位,该偿还的让她一并偿还了。”

        “属下领命。”

        花珊筠仓皇失措,狼狈的离开,行至一处竹林靠在竹旁。两眼蒙蒙,伤心欲绝。如今连昔日的爱人也与自己形同陌路,如此决绝。自己还能坚持多久,还在坚持什么?倒不如同父母一同去了,也省的如此痛苦。

        不等她相思。

        一阵冷风吹来,数十个蒙面女子将她团团围住。

        “是谁?你们受何人驱使?”

        蒙面女子们也不答话,举起长剑刺向花珊筠。

        一个腾空飞身,手中幻化出两把剑。两剑一挥,天空瞬间形成无数剑影朝着蒙面女子四散而去。蒙面女子们轻巧避开,站成阵法欲将花珊筠困在阵中。

        谁会冲着自己来?离宫如今已经归于万俟氏,各门各派也是不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杀自己。除了五十年前自己亲手封印的那个他,还有谁会想要,也能要了自己的命?答案不言而喻。

        才做分别,杀手却来的这样快。如不是早做准备,又怎会这样巧合。

        “哈哈哈~~时彬风原来你早已恨我入骨,如今更是下了血本,连叫来的杀手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好啊!要我死?哈哈哈~~”一口鲜血吐出。

        自己孤身一人抵挡数十个蒙面高手,能活着离开怕是不可能了。

        终究,相爱相杀。

        一滴泪水转瞬即逝。

        一刀。

        两刀。

        三刀。

        身上的伤痕渐渐多了起来,血色沾染身。鲜血顺着刀剑流下,滴落在地。

        眼看体力不支,视野朦胧,今日怕是要折损在此。

        闭眼,倒下。

        恍惚之中一个铃铛声想起,挥手的功夫周身便没了声响。

        有人将她抱起,自己躺在一个厚实的胸膛,自己的记忆只停留在这里。

        花珊筠是从床榻上醒来的,旁边背站一个身披狐裘,脚踏狐靴的男子,转身之间有铃声晃动的声响。

        “醒了?”

        花珊筠忙爬下床铺,单膝跪地抱拳,“离瞀山离宫花珊筠见过山主。”

        此人正是令人闻风丧胆的万俟氏,是鞠陵于天山的山主万俟松夫。

        “花珊筠小姐不必行此大礼。”

        “我离宫五十年前已归为山主门下,这是属下的本分。”

        “你离宫只是名义上归于本座门下,你们有何动作我亦不会横加阻拦,若你拘于这些形式,本座免你跪拜之礼,此后见我亦不用跪。”抬手将花珊筠扶起,显得有些温柔。

        “多谢门主。”

        “唤我松夫。”

        “属下不敢。”扑通一声又跪下。

        “本座说的话可曾变过?”声音突然阴冷,不禁让人打了寒颤。

        花珊筠忙起身唤了声,“松夫。”

        那人满意的笑了。

        这情爱的滋味,自己也要尝尝。

        五十年前,世人都说东极山九思宫少主,与离瞀山离宫二小姐花珊筠,郎才女貌,情比金坚。这比金子还坚定的爱情,自己也要好好的体会。

        “松夫,我愿应允你五十年前的要求——献出我的这颗心,结契。”话语间没有温度,两眼失神。

        “五十年的时间,你可想好了?不悔?”

        “我心已决。”冷若冰霜。

        “好。”

        爱凛凛带着老师跟着时彬风踏入了东极山九思宫的地界。

        这一路的山间景色美不胜收,她像个顽皮孩子般这里瞅瞅,那里看看。

        还未到九思宫,只看一眼门牌就感受到了贵气十足。

        再往里走,看着眼前的楼阁台榭,雕栏玉砌。就是那两个词富丽堂皇,金碧辉煌。

        雕梁绣柱高出云表,雕栏玉砌错落有致,俨然一幅神仙般的场景。

        这样的场面,震撼到了爱凛凛,真是贵气逼人。

        “没想到你还是个富二代,嘿嘿。钱不钱的倒无所谓,主要是想交你这个朋友。”爱凛凛紧紧地跟着眼前这个男人,屁颠屁颠的。

        “你去梳洗一番,随后来找我。”一句多余的话也不说,唤来了下人安排自己,转身离去。

        一思殿内。

        “哦?风儿将那女子带回来了?”

        “是的。”

        “好呀,好呀。除了那妖女,风儿还没有带过其他女子回来过。风儿若能看上别的女子,离那妖女远些子我也就放心了。你将那女子带来,我瞧上一瞧。”面露喜色。

        一阵梳洗打扮过后,有侍女过来通传,一会去一思殿拜见一位长者。

        “长者?难不成是时彬风的父母?”

        安排好了老师在殿内等自己,跟随着侍女去拜见。

        规规矩矩的在宫殿外等候。

        “爱凛凛小姐,请进。请随奴婢来,小心脚下。”将爱凛凛引入室内。

        看到高台上坐着一位高贵的妇人,乖巧的叫了声“阿姨好。”末了,觉得有些不对,称了声,“夫人好。”

        台上的妇人轻笑了声,摆摆手让她上前。

        像个小猫一般轻轻地走过去。在长辈面前一定要端庄大方,乖巧懂事。

        “我是风儿的祖母,你亦可以唤我一声祖母。”声音温柔,和蔼可亲。

        爱凛凛有点不敢相信,看这妇人不过三十多岁的样貌,居然是时彬风的奶奶。

        “哇~真的吗?您真的是他的祖母?您真是好年轻啊!那他才多大呀,祖母您是得的什么法子?怎么这样年轻?”

        妇人笑说道:“你嘴可真会说话,风儿今年正好三百零一岁,正值青春之际,姑娘今年芳龄几何?”

        “三百零一岁……嘿嘿,差的有点大他这个岁数都可以当我祖宗了,嘿嘿~凛凛今年二十七岁。”

        “无妨,不大不大。用你们的年岁换算起来风儿也有二十三四岁了。”

        “那就真的是个弟弟了。”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妇人听得不大清楚,笑问道。

        “嘿嘿,我是说祖母和时彬风都这样年轻,这可真是个好地方。”

        “不可直呼少主名讳。”旁边侍从突然严厉的喝道。

        爱凛凛一怔。刚刚一团和气的氛围,瞬间跌入冰点。

        妇人手一摆那人退下,“凛凛是什么身份,也由得你们在这里造次?自去领罚吧!”

        “没事儿,真的没事儿。祖母这位侍女姐姐也没说什,就不必受罚了吧?”连忙摆手道。

        “凛凛,你往后在这的日子还长着呢,要是让下人们骑到你的头上去,那可是万万不能的。”

        说着让那侍从退出殿外。

        “这……”往后在这的日子还长着?

        不一会有人通传,让爱凛凛去见少主。

        “祖母,那我就先退下了。”

        “你这孩子真招人喜欢,有空了来祖母这里坐坐。这个风儿也真是的,与你分开片刻也是不得的,看到你们感情这样好,祖母欢喜,去吧。”

        嗯?哪里有些不对!本以为是认了个奶奶,结果变成了孙媳妇?这可使不得,使不得。

        那个时彬风虽然家室相貌都是一等一的,可是他已经有了深爱的人了,虽然现在暂时分手了,但不应该是这样的,自己也并没有非分之想。

        思索间已经被引入五思殿,殿内没有一个人,看起来十分清冷,这就是时彬风居住的地方。

        “姑娘稍后,我去请我家少主。”

        这个时彬风还真是臭屁,叫我来了,我还要等他,派头可真是足,真是位贵公子。

        等他的功夫,在殿内参观了起来。

        屋内的一应摆设看起来十分富贵,爱凛凛远远地看看,贵气逼人的让她下不去手。

        “少主到。”内堂传来声音。

        时彬风从内堂径直走向高台,身后跟着两名侍从。末尾有两名女子,手中捧着什么看不太清。

        “见到少主还不下跪!”末尾左端的女子大声呵斥。

        坐在高台上的时彬风和站在地上的爱凛凛,此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禁感叹,有钱真好啊!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

        “不好意思,我上跪天地,下跪父母。”爱凛凛挺了挺腰板,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弱势。

        站在时彬风之下,有些慌。

        “无妨,你们退下吧。”时彬风屏退左右。

        偌大的宫殿内只剩下两人。

        “虽然你脾气超级差,也不爱理人,但是还是要谢谢你收留我。”二十一世纪经过高等教育的爱凛凛,将素质两个字表现的十分委婉。

        “过来。”

        “啊?干嘛?”爱凛凛抬头看了看对方,良久没有反应,那人也不看她,便自觉地向时彬风走去。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52572/241154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