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贵主之下 > 第二章 我穿越了

第二章 我穿越了

        想起刚刚的相亲,眼睛有些湿润,不管多晚还有父母等一碗饭,我算是这亿万众生里幸福的人。

        夜晚躺在床上,想着渣男王子阳和他嚣张跋扈的女友高雪。

        想着想着,今晚回来的那一幕,那个人突然浮现在脑海。他,长得可真好看。

        夜深了,蹑手蹑脚的走到了门口,关上防盗门。

        晚上的风还是冷的,深呼一口气用钥匙旋转开了门。

        “哎?还是客厅?看来我真是傻了。”

        “吱……砰……”风将门吹合。

        思绪中,风将门带上了。

        “洗洗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一天天的到底在想什么呢?做什么白日梦!是日剧不甜吗还是美剧不刺激?”嘴里念叨,打开了门。

        “OMG!”

        一样的古树,一样的晴朗白日,小跑过去,一样的人。

        跑来方向的门,渐渐地关上了。

        “真的!”此刻的爱凛凛不敢相信,自己真的穿越了。

        古树上的人,头低下垂,眉头稍蹙也不看自己。

        “还是封印的那个家伙!我给你拔!给你拔掉!”说着跑向那人。

        “哎?够不着。你等着啊,我回我家搬个椅子来救你。”

        那人并不理会,爱凛凛自说自话一溜烟的向来的方向跑去。

        推开门,发现事情并不简单。这儿,并不是自己家的楼道。

        这是一间古色生香的房屋,屋内摆设古典素雅。

        退出、关门、再进。

        依旧不是自己家的楼道……

        这这什么情况?

        思虑中,随便找了把椅子,抗出去,踩上,拔剑。

        剑拔下来的时候,鲜血喷涌而出浸湿了衣衫,男子落下,手扶胸口单膝跪地。仿佛拔下剑的不是自己的身体,感觉不到疼痛的痕迹。

        半晌起来,也不理人,也不道谢,径自离去,如若无人。

        “哎,你?”

        没走两步,倒下。

        男子醒来,看见自己躺在床上,身上的伤口隐隐作痛,自己的伤口被丑陋的包扎着。旁边有一女子似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急的上蹿下跳。不停地开门关门,再开门再关门。

        女子看到自己醒来。

        “你醒啦?这里也没有消炎药,也没有纱布,也没有无菌棉,我只能这样先给你包住。”

        “你穿的这是什么?”床上男子投来的目光,像是看着一块抹布。

        才想起来自己是穿的睡衣,看着自己身上这身绿色小恐龙睡衣,脚上还踩着紫色小海豚拖鞋,气氛突然有些尴尬。

        尴尬。

        尤其是小恐龙睡衣的帽子,简直是一言难尽啊……

        “我以为是做梦,也没换衣服,嘿嘿。”

        “你是何人?何故在此?”依旧冷冰冰的不带任何感情。

        “我叫爱凛凛,我莫名其妙的就在这里了,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而且我发现我回不去了。你呢?你怎么挂在树上了?而且那剑都刺穿了你的身体,你确定你没事儿?”

        “无妨。”

        “真是惜字如金。”

        起身。

        “你别起来,小心伤口又裂开了。我在这里也没找到吃的,也不能给你食补,看来我们要饿死在这里了。”

        “将这个信号拿出屋外,发射出去。”说罢递在爱凛凛手中一个圆球。

        看着这个光滑的圆球,“怎么用?”

        男子不可置信的表情,仿佛在看一个傻子。

        “扔在地上即可。”

        “好的。”颠颠的跑出去,将圆球扔在地上。瞬间光芒万丈,一束华光直射天际。

        “真是刺眼。”

        放完了信号弹,一心惦念回去的爱凛凛,又继续开门关门,再开门再关门。

        男子看着眼前的女子,别过头去不予理会。

        不一会屋外窸窸窣窣人影晃动。

        “关上门到我这里来。”

        “怎么了?”不明状况的她疑惑的看向男子。

        “是敌非友,过来。”

        爱凛凛看着这和煦的阳光,微风浮动,屋里的这个男人有点神经兮兮。

        关门的一刹那,一柄长剑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手刚要摸一摸是真剑还是假剑,剑在脖子上划了一道痕迹,“不想现在就死,就别动。”有血留下来的感觉,真家伙。

        “别伤害我,我没车没房也没有存款,我都27了还没嫁人呢,你行行好放了我吧!”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紧张到额头布满了冷汗。

        半晌没了动静。

        “走。”

        睁开眼睛看着周有些许尸身,刚才还在床上的男子已经站在自己身边,拉着自己飞出门外。身后有人声追喊,这个她知道这是惹上事情了。

        “喂!发生了什么事,我不能离开这个房子,这是我回去的唯一希望。”

        “我不叫喂。”

        “我不知道你叫什么。”

        “时彬风。要么走,要么死。”冷酷无情。

        “会死。”摸着脖子,真实的伤口血红的手指。“走,走快点,我不要死。大不了再回来,我妈我爸还等着我回去呢。”

        “别动,你很重。”

        “我重?我才102斤,怎么会重……”话还未说完,两人从空中下坠。

        “啊~怎么回事~真有这么重?”身边的人却没了反应。

        快速下落。

        “这下子是真的要死了。”无奈的闭上眼睛,等待着摔死的命运。

        “我估计是这天下,第一个因为自己太重而死的人了。”急速下坠的她,根本看不到地面。认命的闭上了双眼,心里默念阿弥陀佛。

        然而。

        “救命啊~有没有人?救救我!我被挂在树上了!”

        没错。她就是这样神奇的活下来了,被可爱的帽子救了一命,挂在了树上。

        时彬风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摔在了地上也不知道还活着没。

        “时彬风!”没有响应。

        “你还活着吗?”没有响应。

        “这还用问吗,这么高跌下来怎么可能还活着呢。”自问自答着。

        不一会,四五个人出现将时彬风围住。

        “少主。”

        “先将少主带回医治。”

        “我我我,还有树上的我~”

        无人理会,一行人瞬间不见。

        失踪的东极山九思宫少主时彬风回来了,一时间传遍四方。

        离瞀山二小姐花珊筠听到后一怔。

        回想起五十年前,风雨飘摇动荡不安的那时。为了离瞀山离宫不被吞噬,只能听父亲的话将自己爱着的时彬风骗出,杀之。逐步瓦解九思宫。

        最后时分不忍将时彬风杀死,将其封印在列姑射那处荒芜之地。结果离宫还是没有摆脱灭亡的命运,自己与兄长也变成了巫族万俟氏的附属,今日的离宫已经不是当日的离宫,父亲母亲殒命,只留下自己与兄长相依为命。小心翼翼,寄人篱下的活着。

        没想到今时今日他解除了封印,还回到了东极山。

        他回来了。

        想起那时,心碎万分,一口鲜血吐出。

        报应。

        “小姐,小姐吐血了快叫巫医。”

        “不必了。”

        门口进来一男子看到此景,朝身旁的婢女一问:“二小姐怎么了?”

        “二小姐听到东极山那位少主回来了,也不知是怎么了吗,就吐血了。”

        “我去看看。”

        “大哥。”

        “听到他回来了?”

        “与我无关。”女子面无表情。

        “前尘往事,该放下就放下吧,与你与他都好。”

        “大哥,我明白。”

        东极山九思宫内。

        “少主醒了。”

        “快来少主醒了。”

        “速去告知宫主。”

        “是。”

        “风儿,这五十年,你去哪儿了?你是要急死你祖母吗?”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疾步走来。

        “祖母,是孙儿不孝。”

        “回来了就好,只是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些年来你又去了哪里?可有受苦?”

        “孙儿未曾受苦,只是孙儿是误食了离杉果。在一个地方睡了五十年。”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些年寻你未果,没有音讯。”

        “他呢?”

        “老样子,处理事务呢,你别多想。你父亲也是牵挂你的。看到你的讯号你都不知道,你父亲也是同我一样高兴坏了。”

        “祖母这些时日可好?”

        “好,一切都好。风儿你再好好休息休息,等你身上的伤恢复了再说。”

        走出门后的对着身旁的心腹低语,“去查查。”

        “主人是不相信少主的话?”

        “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害风儿的人绝不能姑息。”

        “属下领命。”

        祖母走后,招来侍从。

        “可查探清楚何人追杀?”

        “属下无能,未能查清。”

        “可曾见到与我在一起的女子,现下在哪里?”

        “属下不曾看到有女子在少主左右,倒是有一只绿色怪物挂在少主身旁的树上。”

        “那只怪物呢?”

        “属下见其毫无杀伤力,未予理会。”

        摆了摆手让其退下。

        树枝上。

        “有没有人来救救我啊……”爱凛凛喊得嗓音有些沙哑。

        这个时彬风也真是的,自己跟手下走了,也不提前知会他们带上自己。这荒山野岭的,也不知道有没有豺狼虎豹。

        自己现在被挂在树上,这么高,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去。

        躲过了坏人的追杀,却躲不过饿死。在这个丰衣足食的21世纪,真想不到自己会是被饿死的。

        一阵铃铛声由远及近,只见一个书生模样的男子,肩上有只小鸟,骑着小毛驴向这边走来。

        “小哥哥~就是你,那个骑着小毛驴的小哥哥!可以麻烦你救我下去吗?”

        “何方妖孽?”声音严肃且刚正。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52572/241154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