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长得丑碍眼了(第1/2页)
    “老,老夫就是安之书,不知道仙人,您有什么指教。”

    能够受到如此凄惨的伤势不死的人,实力肯定很强。

    因为安之书了解过,即便是修仙者之间,实力差距还是很大的。

    而林北,受到了凡人必死的伤势,都仿佛跟没有受伤一样,这种人,实力一定很强。

    “没有什么指教,就是来问你一件事情,吉耙村的事情,是不是你指使的。”

    说着的同时,林北将插在自己脑袋上的箭矢给拔出来后,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快速愈合当中。

    而拔出一根后,林北又开始将插在自己身上的二十七跟箭矢给拔出来。

    场面十分的血腥,即便是看着都让人觉得头皮发麻。

    可是,林北的模样,却仿佛受伤的不是自己一样,十分的吓人。

    “不,吉耙村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老夫不清楚,仙人不知道可否跟老夫详说呢?”

    安之书说完后,内心可谓是十分的慌张,这吉耙村灭村的事情,就是他与捕头两人商议之后的事情。

    可这件事情,林北又是怎么清楚的?!

    林北听后,看了一眼一脸迷茫的安之书后,一脸鄙夷的说道:“又是一个喜欢说谎的老家伙。”

    说到这里后,林北已经将插在自己身上的箭矢给拔光了。

    大大小小的洞口也愈合完毕,除了心脏部位,那个被穿透的木刺还没有拔出之外。

    “算了,不跟你说这么多了,毕竟,我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就是送你见阎王而已。”

    “这位道友,不知道安老爷究竟是哪里得罪了你,竟然要取安老爷的命?!”

    林北听后倒是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人知道阎王这个名字。

    不但如此,林北此时也注意到了,这些人说的话,可是跟林北说的语言一致的,就是语言有点类似于方言,但是林北还是勉强听得懂。

    “很简单呀,吉耙村灭村了,恰好,我就在被屠杀的名单当中。”

    “什么?!吉耙村灭村了?!怎么可能!”

    安之书听后,一脸震惊的说道,那模样,仿佛整件事情跟他没有丝毫关系一样。

    而林北听后,则是一脸鄙夷的朝着安之书说道:“安之书,你怎么这么能演呢?”

    虽然不知道林北这是什么意思,但是,这肯定就是在质问他。

    “仙人,老夫是真的不知道吉耙村之中发生的事情,要是老夫有半点谎言的话,就四肢具断而亡!”

    林北听后,一脸迟疑的朝着一旁的唐友德问道:“这位兄弟,难道你们这里流行发誓四肢具断而亡么?!”

    管家是这样,安之书也是如此。

    “不知道。”

    唐友德听后,也是一脸迷茫。

    毕竟,对于修仙者而言,发誓是无比慎重的事情,因为,这关乎着一个人的道心问题。

    胡乱发誓,或许会没有什么,但是,如果等实力高的时候,突破就会遭遇心魔。

    而这些所谓的心魔,可以说是你平常发誓不兑现来的。

    “算了,不跟你说这么多,你不承认,我没有证据,也没有办法。”

    安之书听后,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位仙人,既然没有证据,您为什么会认定是老夫做的呢?”

    “要知道,老夫可是安龙县知名的县官,但凡是被老夫破案的人,都无比感激老夫。”

    “如果仙人您没有证据的话,请不要诬陷老夫!”

    安之书知道了林北没有任何的证据后,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既然没有证据,那就行了,至于安,这不是有唐友德在么。

    他相信,唐友德肯定会护住他的。

    “嗯,的确,没有证据的话,却是不能拿你怎么样。”

    “不过我林北做事,又不需要证据。”

    说着的同时,林北将穿插在自己胸口之上的木刺给拔出,血液一时间飙了出来,只是片刻后,胸口处那个大窟窿便直接恢复了。

    “而且,我此行前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送你见阎王。”

    “下辈子,好好做人吧。”

    说着的同时,林北手持木刺,正打算朝着安之书刺去。

    以林北的实力,安之书对上林北,根本就没有任何活命的机会。

    “道友且慢!”

    就在这个时候,唐友德突然出手,挡在安之书面前。

    “哦?你这是什么意思?”

    看到了唐友德突然间挡在了林北的面前,林北一脸疑惑地问道。

    “道友,这安之书与吉耙村所发生的屠村事情有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