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七章 希望与绝望的休止符(十二)(第2/2页)
抱有期望的啊,以为仅靠他们就能轻松叩开波因布鲁的城门。”

    “我带领我族数万人努力了数个世纪仍未成功,你以为凭着两三百人就能做到吗?”男人翻身从巨狼上下来,冷冷地回应,“我只喜欢发起狩猎,并不喜欢在狩猎的中途加入,我要收回控制权了。”

    “波因布鲁的进攻自然听凭神使大人指挥,是我与塞卡柏僭越了。”麦尔德雷干枯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我并未感觉到你的歉意。”

    “因为神使也并未实质性地损失什么,战争才刚刚开始,神使大人有充足的时间去享受狩猎的乐趣——至少我相信塞卡柏会为神使大人争取到足够的时间。”麦尔德雷说完,慢慢地后退,同时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男人振臂,昂首,发出高亢而凄厉的狼嗥!

    狼嗥席卷过波因布鲁,像是下达了一道不容忤逆的敕令,迷雾山大军立刻开始撤退,以坚决的态度脱离战场。攀登到一半的迷雾山战士立刻从云梯上跳下来,就连在最前线跟守军厮杀的熊爪狂战士也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任由锋利的刀剑砍在自己的后背。他们来势汹汹,去势也汹汹,很快灰潮尽数退去,城头上城墙下尸体堆积如山,宛如搁浅的鱼虾。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吉格站起来,“邪门了,他们居然知道撤退?”他转过头却察觉到埃修有些异样,那个在杀戮时都能保持平静到的年轻人此刻的表情却狰狞得有些可怖,他紧紧地咬着牙,眼中燃烧起让人不安的野火。他突然狂奔起来,一路冲上了外瓮城。

    埃修听见心脏在胸腔内“砰砰”直跳,连带着没入体内的长剑都在震动,他扶着城墙朝外眺望,毫不费力地找到了狼嚎的源头。

    而与此同时,男人也找到了他。

    两人隔着偌大的雪原对视,目光碰撞在一起,无形的火星迸溅开来。男人坦然,而埃修愤怒。

    “原来狼与龙的宿命终结于此。”男人像是在自言自语,他伸出手轻轻安抚着炸毛的巨狼,“将您作为猎物,倒还不坏——不,倒不如说这片猎场因为您的驾临而熠熠生辉。你我任何一人的鲜血都会为这无休的狩猎划上永远的休止符。只是——”他炯炯的目光落在外瓮城上,“在命运面前,您又在迟疑什么呢?”

    灰潮在男人的面前汇聚,又在男人面前分开。在数万迷雾山战士狂热而崇拜的目光下,男人走到灰潮的最前方,再次向波因布鲁发出高亢的狼嗥!

    “沃夫伯格……”阴寒的音符一个接一个地自埃修的牙齿间迸出,“我并非命运的信徒。”

    “命运无所谓信徒,你我都明白这一点。养好你的伤。出于对你的尊重,我会在第二天发起进攻。”

    狼嚎止歇,灰潮在雪原上漫开,守军高度紧张起来,却发现他们并未有再次发起进攻的趋势。男人拔出巨斧插进身前的雪地,闭目养神起来。

    一片雪花在埃修的眼前碎裂,风雪渐盛,他仿佛又回到了那场不可思议的梦境。愤怒仍旧在心底燃烧,可埃修的身体却在一点一点地浸入冰窟,最后他眼前一黑,晕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