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三章 希望与绝望的休止符(八)(第1/2页)
    “你要去哪?”肯瑞科一脚将一名爬上来的迷雾山战士踹下城墙,他暴露在垛口的时间长了些,立刻就有箭雨袭来。肯瑞科机敏地架起盾牌护住头部,木箭“笃笃嗒嗒”地敲打着他的纹章盾上。待到手臂上不再传来震感,肯瑞科一口气掀翻了面前的云梯,粗陋的木制架构在他的怪力下崩散离溃。几个还挂在梯子上的迷雾山战士惨叫着坠落。肯瑞科再度缩回城墙后调整呼吸。

    “救人,跟我来。”特蕾莎从他面前经过。

    “好!”肯瑞科精神一振,这好像还是头一次特蕾莎主动与他说话。“你不擅长近身战,我来掩护你!”

    特蕾莎并未答话。当她还在基亚身旁时还是特蕾莎·艾尔夫万,马里昂斯公爵的冷艳千金,没有任何一头年轻的萨里昂雄狮不会倾慕她的芳名;然而一进入战场她立时化身成异端裁判所的地狱修女,哪怕她并未穿着黑色的修女袍,并未携带标志性的黑键;哪怕她手上只有一柄磨得还算锋利的制式长剑和一面陈旧的蒙皮圆盾,朴素的农妇伪装却已然无法掩盖她卓绝的风姿,如月孤高,如日璀璨!

    特蕾莎站上了外瓮城,立刻就有刀剑朝她招呼过来,特蕾莎侧身旋转,圆盾紧贴着她的身体,以诡异的角度粘住了每一柄武器,那一瞬间冲击的力道被完美地消解,它们的刃甚至没有豁开盾牌的兽皮。特蕾莎修长的右臂则伸展开来,剑锋如盘旋的飞鸟走出曼妙曲折的弧线,周围的六名迷雾山战士的颈动脉转瞬间被割开,六股血泉冲天而起,而在那些鲜血化成纷扬的血雨落地前特蕾莎早已经踏过尸体继续向前。她很少用剑刃劈斩,更多是在以最锋利的刃尖刺击与切划,落点都极其毒辣,敢冲到她面前拦阻的迷雾山蛮子要么是被割喉,要么是被剜去眼珠后被盾牌顶下城头。长剑在她手中像匕首般灵巧也像匕首般致命。

    基亚一直在忧心忡忡地注视着特蕾莎,异端裁判所内流传的剑技脱胎于击剑技法,那是贵族之间用以决斗的技巧,大多由细剑或者刺剑施展,对使用者的灵活程度极尽苛求,甚至有“第一滴血”这种迂腐而无聊的规矩。虽然异端裁判所从中剔除了很多花哨的东西,但剩下来的那些精华仍旧并不完适用于战场。而且没有那重弩般可怕的黑键,“地狱修女”那超一流武者的名头究竟会缩水几分?但基亚很快发现他的担忧纯属多余。即使没有黑键也不妨碍特蕾莎行云流水地杀戮,她收割生命的效率比不上狂野奔放的埃修,但是她却前进得很快,没多久就抵达了外瓮城南侧城墙的中段。尽管两人的战斗风格极其迥异,但基亚还是看出了一些端倪——无论是埃修还是特蕾莎,两个人都极其注重自己攻势的连贯性,进攻与防守往往只在一个动作之间,而且已经为下一个动作打好了铺垫,这使得他们一旦展开攻势便如同永不止息的川流,同时他们还能稳定地压制敌人的临死反扑以免妨碍自己的杀戮节奏。不过埃修是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地冲杀到外瓮城的前端,特蕾莎的目的性则更为明确,因此一直在有意识地规避路径上并不必要的战斗,转而将他们交给身后的肯瑞科。那些被特蕾莎绕开的迷雾山战士如果正打算从后背偷袭这个“悍妇”的话,那他们就要被另一柄钉头锤给砸碎脑壳!

    肯瑞科的招牌武器是那柄长到不像话的骑枪,野战中的杀伤力非同小可,然而在守城战中,狭窄的城墙并未给肯瑞科施展骑枪的空间,所以他并没有扛上城墙,现在就只能挥舞着钉头锤开路。尽管在近身时这是远比长剑更有杀伤力的重型钝器,尽管某种程度上肯瑞科还是在捡特蕾莎的漏,但他突破的进度却显著地慢过特蕾莎几分,有好几次他都不得不停下脚步以将嵌进敌人身体里的钉头锤拔出来,就这么几秒钟的时间他又被人包围了。最尴尬也最危险的一次是一名被他砸倒在地的迷雾山战士死死地抱住了他的脚,猝不及防的肯瑞科险些被他带着翻下城墙。就这么一会特蕾莎就已经跟他拉开了距离。但是肯瑞科却学得很快,他前二十米的突进还是磕磕绊绊,险情频出,后二十米他已然势不可挡!红白交加的液体溅满了肯瑞科的铠甲,他亢奋地咆哮起来,如雄狮般推进,没用多久就站到了她身边,而后,完成超越!

    基亚不得不承认肯瑞科能够一一名佣兵的身份凌驾于潘德绝大部分一流武者之上是有理由的,那个“准超一流”并非夸大其词的吹嘘,而是对他实力最为公允的肯定。

    但就在这时特蕾莎抬起圆盾架上长剑,脚步骤然加快,她先前只是在城墙上快步行走,现在却开始豪勇地冲刺!肯瑞科只不过越过了她半步,然而她赫然在这半步之间抢出了一个剑盾配合冲撞刺杀再度反超!这一刻地狱修女的风格突然扭转,从灵巧的游击者化为剽悍的角斗士,剑与盾在人群中狂乱地绞杀,鲜血开始大规模地喷溅。

    这是!

    基亚震惊得瞪大双眼,那本是属于男人的大开大合,现在却由一对线条姣好柔美的肩膀来施展。但他却不对那种风格感到陌生,同时融合了狮骑士团的粗鲁野蛮与异端裁判所的精致巧妙,在蛮力之下暗藏阴险的杀招。所有马里昂斯重骑兵都是这种风格,无一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