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西吉蒙德(第2/2页)
继续自己之前未完成的工作,将玛丽斯从钢铁的囚笼中解放出来。她被束缚了整整一天,套着沉重的铠甲,滴水不沾,粒米未进,关节是僵的,身子却是软的,铠甲的重量一下子压倒了她,玛丽斯瘫在地上,半天站不起来。西吉蒙德侯爵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再抬头时,发现年轻人已经退回到了火光的边缘,脚已经踩在了马镫上。

    “请等一下!”西吉蒙德侯爵急忙开口,他右手按胸,在马上朝年轻人行了一礼,“虽然很感谢阁下归还小女,但与小女同行的女武神可还安好?”

    “死了。”年轻人干脆利落地说。

    “是吗……”西吉蒙德侯爵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在听到这个答案后还是长长地叹息了一声,“虽然我们已是敌人,但还恳请阁下归还战士铭牌,也好让我对她们的家人有个交代。”

    对方沉默了很长时间,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