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血与火与故事(第1/2页)
    “哐!”埃修一脚踹开了箱盖,佣兵们的眼睛立刻瞪得铜铃般大,喉咙不约而同地响动了一下:满满一箱的第纳尔!这恐怕是每个守财奴都梦寐以求的场景,他们恐怕会一头扎进箱子里去,哪怕在铜臭中窒息而亡脸上也会挂着甜蜜的微笑。佣兵们还想在多看几眼,“咔嚓”,埃修又把箱盖合上了。他踩着箱子,也踩着众人恋恋不舍的视线,开口说道:“箱子里瑞文斯顿雇佣我们的定金,一共是一万第纳尔。在我们的任务完成后,他们还会送来十四万。”

    十四万?!倒吸冷气的声音此起彼伏,甚至有人发出了低低的惊呼。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恐怕当了大半辈子的佣兵,赚到的第纳尔可能还填不满埃修脚下的箱子。然而现在,埃修告诉他们,这样的箱子,还有十四个!

    “头儿,瑞文斯顿那边要我们去干什么?”有人问,那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兵,说是上了年纪,其实也就四十出头,但是能在佣兵这一高风险低收入的行业里活到不惑之年,已经算是相当的老资历了,对于危险的嗅觉自然是分外敏感。“给的钱太多了,不像是普通的协防任务。”

    “不是协防。”埃修说,“我们要去袭击泊胡拉班,烧毁菲尔兹威军队囤积在那里的粮草。”

    又是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如此看来,这十五万第纳尔还真不是好赚的,佣兵们虽然没有什么战术头脑,也不懂什么叫做后勤保障,却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人总归要吃饭的,没了粮草就没得东西吃。这是要去捏菲尔兹威的命根子啊,那人家不得拼命?老兵犹豫了下,指着那箱第纳尔又问:“头儿,怎么分?”

    “你们平摊,我分文不取。”埃修说。

    老兵嘴剧烈地哆嗦了一下,弹出一个短促的音节,似乎是被第三口冷气噎住了喉咙:“当真?”他扫了一下自己身边的人,数来数去,算上那个天天被萨拉曼拎出去锻炼的小豆芽和老兵自己,也就十三个人,也就是说他们每人都能分到一万多第纳尔――如果他们活着回来的话。

    “如果我们死了,钱还分得到吗?”老兵又问。

    这时一直沉默地站在一旁的基亚开口了:“我们会尽力把钱交到你的家人手中。”

    萨拉曼张了张嘴,欲言又止。老兵摇了摇头:“我没有家人,要是有的话,我先前就该跟着那些人一起离队。他们要么是有父母要赡养,要么是有儿女要照顾,自然不肯跟着头儿去战场上玩命。我当了二十几年的佣兵,基本把潘德转了个遍,却也没存下多少第纳尔。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想过把有钱人的瘾,把自己打扮得跟王城里的那些商贾一样,被好酒好肉好女人伺候着。”

    “他原来是贝蒙法莱村的人,五年前菲尔兹威跟萨里昂开战时,他的村庄被‘怪物’泰尔沃夷为平地,男女老少无人生还。”萨拉曼凑在基亚耳边低声说。“愿意留下来的人,都是举目无亲。”

    基亚的眼角轻轻地抽搐了一下,他看着那些紧张灰暗的脸,心里涌上一股难以遏制的悲哀。没有人是真正愿意去当一个佣兵的,也没有人想过着把终日把脑袋别在裤腰上的生活,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拿起了刀剑,他们不为家国而战,不为荣誉而战,只为生计卑微地在潘德各地挣扎。

    幸福的人都是相同的,不幸的人则是各有各的不幸中去。基亚回忆起自己曾经在大图书馆的阳台上翻阅一本落满灰尘的旧书,马里昂斯温暖的阳光与轻柔的海风让他有些昏昏欲睡,却在看到这句话后突然惊醒,反复地咀嚼着其中的酸楚。现在,那种酸楚再度在他的脑海里翻腾着,只是那不再来自书中凄哀的断言,而是眼前真切的人事。不是各有各的不幸,而是不幸殊途同归。

    战火中,故事并无新意,只有血迹。

    埃修慢慢地放下了脚,把箱盖打开,示意老兵上前。老兵有些犹豫地走到埃修身前,手颤抖着,伸进箱子,抓了一大把第纳尔,坚硬的钱币把他的五指撑得很揩,像是一个扭曲的鸡爪。老兵将第纳尔用力抹在自己的脸上,贪婪地呼吸着,仿佛那不是有着淡淡锈蚀味的金属,而是温德霍姆成块的上品鲸油。

    “钱的味道,怎么闻都闻不够啊!”老兵咬着牙,看向埃修,“头儿,无论生死,这票我跟你干了!”

    有人表率,剩下的人也不再犹豫了,他们选择留下来,早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反正协防是九死一生,去烧粮草也是九死一生,同样是九死一生,那就干得轰轰烈烈些!“干了!”十二个汉子参差不齐地吼叫道。萨拉曼适时地将空皮袋递到他们手里,众人纷纷抢到箱子前去装第纳尔,这种时候也不去计较谁拿得多谁拿得少了,没多久箱子很快就空了,就连落在草地上的第纳尔也被人从泥缝间抠了出来。

    “走,去银湖镇喝酒找女人!老子请客!”老兵吼道,他本就站在箱子跟前,近水楼台先得月,他的皮袋最鼓胀,少说也有一千五百第纳尔,“谁跟我抢我跟他急啊!”

    一众汉子勾肩搭背,大呼小叫地走了。基亚凑到埃修身边,皱着眉头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