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雅诺斯的巴兰杜克(一)(第2/2页)

    年祭,对于帝国人来说是意义非凡的节日。在创世女神教派的教义中,女神用了三百六十五天创造世界,在第三百六十五天,人在大地上奔走欢笑,袒露着泥土味的胸膛。自创世女神教取缔拜蛇教,得到帝国的大力扶持后,年祭从未终止,举国上下都会进入为期一周的无尽狂欢。哪怕是这天四国同宣,拜蛇教大军与恐惧军团重现,也无法惊扰这一年一度的盛典。

    埃修侧耳听着头顶上人们狂热的欢呼声,轻轻叹了一口气。他自然是喜欢热闹的,但是热闹似乎并不怎么青睐他所属的阶级。更可悲的是,像他这种比贱民更朝不保夕的角斗场死囚只能沦为热闹的辅料。“我们的鲜血流淌在大地上/跟野兽的混在一起/人们为我们的死亡欢呼/眼睛里闪耀着豺狼虎豹。”埃修幽幽地说,“我受够了。”

    一坛酒劈头盖脸的砸过来,埃修猝不及防,被砸倒在地。他不是第一次用身体去感受男人那堪比冰熊的力量了,他甚至怀疑那以怪力著称于世的瑞文斯顿头等野兽在这个常常酩酊大醉的男人面前恐怕也比一只小鸡差不了多少。但是这次的打击强度还是超出了埃修的预料,这一击几乎把他的灵魂敲出了体外。当埃修扶着脑袋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后,酒坛再次袭来。不过这次埃修早有准备,一个后跳避过,同时回敬一脚。

    挨打了十年,埃修除了摸清了男人那极具酒鬼风格的随心所欲的性格,还了解眼前的男人只是空有一身蛮力,战技着实不敢恭维。但讽刺的是,男人在这方面却是理论的巨人。也正是他在这间简陋的囚室中教会了埃修瑞文斯顿游侠的射艺,菲尔兹威战士的投掷技巧,萨里昂骑士天下无双的马战,以及达夏人灵活的弓马。哦?什么?帝国的战技呢?这是男人最喜欢的酒后笑话之一,跟瑞文斯顿的步兵,菲尔兹威的弓箭手并列为三大下酒笑谈。哪怕埃修不止一次地强调创世女神教团训练出来的士兵战技非同小可,男人也只是打个酒嗝,一句“老子纵横潘德的时候那些小娃娃在哪?”就应付过去了。

    男人硬生生地受了这一脚,同时再度挥舞酒坛将埃修砸倒在地。“一个没上过角斗场的娃子,也好意思说你受够了?”男人揭开酒封,痛饮起来。当他放下酒坛时,埃修惊讶地看见这个男人浑浊了十年的双眼前所未有的明亮,仿佛雄狮一般睥睨。

    “去角斗场,然后我们杀出去!”男人响亮地说,声如雷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