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混乱与抉择(1)(第1/2页)
    “我话说在前头,如果对方真的选择在今晚,那么一场苦战是无法避免的。”

    “藏书你是要来帮忙吗?”

    “这怎么可能啊,我的笨蛋妹妹。没钱赚又不是工作,我凭什么要这么拼命?我只是想提醒一下你们两个,此方那家伙看似大大咧咧马大哈,其实就和东篱你一样。”

    “一样是?”

    “你自己想想,真要出现危险的任务,你会怎么做?”

    ——那个时候,彩儿还没能理解墨藏书话语里的意思。

    但现在她看着此方匆忙离去的身影,立刻就察觉到了——那是抱着某种某种幼稚念头的孤独身影。觉得拖累友人不好、不想让友人和自己一起受苦倍受罪孽,自以为是又自私自己,到头来一个人什么都做不到——那是,曾经的自己。

    坚信着自己那么做是正确的,坚信自己是孤独的正义的伙伴,活在自己一个人的妄想世界中。可到最后,却反而伤害到那些珍贵的人,只剩下懊悔的哭泣,还有对他人的伤痕。

    那种事情、那样的的自己,彩儿——

    绝对不想见到第二次。而且就算没有发生这种事,就算这些都是无聊的借口,但结果却是一定的。无论如何,彩儿也不可能对此方视而不见。

    看着已经落到地上的此方,如果再迟疑的话,精通隐秘之术的此方肯定会很快就失去踪迹。浮空一类的术式彩儿并没有掌握,但她咬了咬牙后,指挥着东鬼将自己抱起。

    身为人类的彩儿自然无法承受从高楼跃下的冲击,但是东鬼就没有这种烦恼。

    “非常抱歉若愚,我实在没办法对此方放任不管!”

    彩儿说完,东鬼就纵身一跃。

    “这种事情,”然而,出乎彩儿预料的,若愚的声音不是在身后的高台、而是在自己的左方。

    “若愚也一样。”

    彩儿一愣之后,随即展开了和好友相同的微笑。

    ————————————————————————————————————

    “……这样么,她们三个笨蛋擅离职守?”

    正在待命的墨藏书,忽然收到了班长周文若的紧急通话。通话的内容是班上高材生三人组不知为何忽然离开了待命的位置,离开了安定区并失去联系。

    一般来说,这肯定是会惊动校方的大事件。特别是那个妖怪出现后,学校就更需要担心学生们的安危。实际上妖怪出现区域附近的学生们,现在已经开始撤离的准备。至于其他区域,上层目前似乎还在商榷中。

    至今还没有下达指令,大概是能在某种程度上确信妖怪只会在那里活动。至于缘由是什么,恐怕也只有那个举世无双的学院长清楚。

    但彩儿三人在这个时候离开了安定区域,绝不是什么能够开玩笑的事情。然而不管是身为兄长和导师的墨藏书,还是班长兼指挥的周文若,两人都有些平静过头了,就好像事先已经知道这个结果。

    “我已经让后方的同学补上彩儿同学她们的位置,现在也在尝试与她们联系。但是……很抱歉墨老师,虽然也有同学注意到了,但我没办法允许他们离开安定区。”

    能从周文若的话语里感受到她复杂的心情。一方面很担心离开的三人组,另一方面又不能让其他学生涉险。不管怎么做都是正确的,但同时也是错误的。

    “没事,你的判断没有问题,在集体中确实应该更重视大家的安。倒不如说,如果你让实力不足的同学涉险,我肯定会大骂你一顿。”墨藏书轻笑道:“好了,这件事交给我负责就行了。你现在要注意的是其他学生的安慰,这才是关键。……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可是会为你是问。”

    “……我明白了。”

    周文若说完,就关掉了通话。墨藏书楞了一下后,轻轻地笑了出来。

    ——真是完不一样了啊。

    “你班上的那个班长,感觉和之前有些不大一样?”在一边程偷听的李莫言疑惑道:“她是这样干练的类型吗?”

    “你这么八卦干嘛,这都是我训练有素。俗话不是说‘士别三人当刮目’吗?”

    “确实是有这句话,但是——这不是短时间就能培养出来的吧?”

    决策上尚且能够在一定程度俗称,但心态和说话方式,要改变可没这么简单。

    “确实,那个家伙意外地擅长隐瞒啊。差不多也该……”墨藏书眯着眼说道。不过在注意到李莫言猜疑的表情后,他立刻哈哈地扯开话题。

    “说起来,那个大家伙怎么办?”

    “——说是让我们继续待命。”虽然知道墨藏书在扯开话题,但李莫言却没有深究的打算。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而且他也不是太过八卦的人。

    “噢?是准备让那个王牌出手?”

    “原本是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