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鬼之祭祀(3)(第1/2页)
    祓除小鬼的工作,比想得要轻松。

    彩儿操控着东鬼,将迎面而来的小鬼一刀两断。被切割开的鬼怪笑着形成两个新的个体,咬住了东鬼的双臂。

    仅有灵体的这些鬼,一般的物理手段是无法将其消灭的。

    意识到这点的彩儿两指一挥,东鬼便将两只小鬼甩了出去。“那么,这样如何?”在彩儿的加持下,东鬼的鬼气从手臂向外延伸,原本灰色的长刀变成了黑刀。

    平静地凝视着两只小鬼,东鬼用力一挥。黑色的雾气如同风浪一般将两只小鬼覆盖,小鬼们发出凄厉的惨叫。在雾气消失后,已然不见小鬼的身影。

    “真不愧是彩儿。”

    虽然被夸奖,可彩儿却轻轻摇了摇头。

    “这种程度的,不管是若愚还是此方都能很轻松消灭吧。”

    “话虽如此……哇,陈浩然同学大危机?”坐在高台上的若愚用望远镜观察街道组的状况。

    “需要帮忙吗?”

    “若愚觉得不用。虽然看上去是挺手忙脚乱的,大概是被鬼的强度吓到了吧。但是上官同学过去帮忙了,所以不用担心。”

    大概是因为身处于鬼气的环境,出现在学生面前的小鬼和训练时完是两个层次的东西。这些鬼不仅是个体的大小、其狂暴程度和散发的气势都比学院的鬼强不少。其中甚至存在像刚刚那样能够分裂的鬼,某种意义上真是打开了学生们的视野。

    故而虽然出现的个体不多,也让部分学生们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既然若愚这么说了,彩儿只好做罢。她虽然是热心肠,但也不是会保护过度的人。恰到好处的磨练,绝不是坏事。

    “……好吧。”

    虽然三人的位置比较靠前,但像是这种高楼之中,不用多说也知道不可能遇上太多的鬼。因为实在太过清闲了,若愚便用望远镜观察四周的景色,而此方则是在和军联系中。

    实际上真正在出力的也只有彩儿。不过这也算不上什么太辛苦的事情。

    为了保存灵力,她特意只招唤了东鬼。仅仅是如此就能应付大多数的小鬼,年级第一的盛名可谓是名不虚传。当然,这也和她近段时间的高强度训练有关。

    只是——

    “清闲是清闲。”

    “彩儿觉得不好吗?”

    “也不是说不好。”彩儿叹了口气,颇为遗憾地说道:“是不是太过清闲了。”

    “诶……”奉承能偷懒就偷懒原则的若愚,不是很懂好友的心情。

    简单来说,就是这个女孩子手痒了。她本身虽然不是什么特别好战的性格,但却是货真价实的武斗派。以学生而言,能像这样能和各种类型的鬼交手的机会并不多。更别说彩儿修行的是茅山系的五鬼,与鬼多接触并不是坏事。

    “但是对彩儿来说,这也只是easy难度吧?要多多给同学们练习的机会啊。”

    “我知道的啦。”

    正因为在以往课程的实战中表现极佳,所以这三人组才会被委派到这种前线的高层地区。这是能够轻松施以援手,但又不至于抢走太多成果的位置。

    要是以前的话,虽然明白班长的深意,但彩儿还是会申请到下面去历练。虽说共同进步是一件好事,但彩儿还是更优先于自身。在竞争力极大的蜀山院,她可还没游刃有余到眼睁睁看着别人变强而自己什么都不做。

    不过这一次就算了,毕竟自己等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还没有反应吗,此方?”彩儿摸着自己的发带,低声询问。

    “猫爷的术式还没发动,只可能是还没达成发动的条件。因为实在没什么头绪,所以我才让彩儿你按照一直以来的状态活动。……难不成猫爷遗留的信息,和这次祭祀仪式无关?”

    因为不确定的因素实在太多了,此方也有些犯迷糊。被落尘夺走的是那个终将成为鬼的女孩,要说对方不打算在清明鬼节这一天做什么,可能性并不高。猫爷既然提前预测到自己遇难的可能,那么遗留的信息和它们相关的可能就不低了。

    “说不定是因为落尘还没出现?”

    “如果是那样的话,”此方眺望向远方,叹息道:“也不知道该期待他们出现,还是不期待比较好。”

    恐怖分子出手的结果自然是恐怖袭击,落尘两人一旦出手,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然而不这样的话,就无法读取猫爷留下的讯息。

    ——在心情上,这真不是一个好的选择题。

    “心情确实会很复杂。但是真要选的话,我还是不希望他们出现。”

    “也是。”此方缓缓走到彩儿身边,虽然没办法在第一时间读取猫爷的信息有些可惜,但过后花些时间的话,也不是没办法破解。

    “还是不要出现比较好。”

    紧绷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