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误会(2)(第1/2页)
    今年的春天、其实也就是几周前,彩儿为了让自己弟弟君陌和雪妖分离,做了不少蠢事。那之中、要论最让现在的她无法忍受的,大概就是对自己下咒的事情。

    因为若愚说彩儿要展现女孩子的魅力,所以那个时候的彩儿就破罐子破摔。那之后的比试,因为是在公众场合约定胜负,很多人都觉得是爱的告白。

    “那只是,为了再次挑战墨老师而已。我自己对自己之前的失败,感到不甘心。那之外,并没有爱情的成分。”彩儿淡淡地、平静地、不容置疑地讲述着。三班的学生听完,都乖乖闭上嘴巴。毕竟彩儿本来就是难以接近高岭之花,要是太过自以为是的话,墨藏书就是最好的例子。

    至于当事人的另一个,因为输给自己的学生觉得很丢脸,所以这次倒是安安静静没有作死。

    师生恋不管放到哪个时代都是禁忌,哪怕两人之前确实没什么,学校也不希望相似的流言流传开来。故而论坛、贴吧等方面,关于彩儿和墨藏书的事情基本已经被删除干净。

    现在能看到了,只是一些完没有证据的只言片语。而且绝对大多数都是对身为导师的墨藏书的羡慕嫉妒恨,虽然在本人看来这点有些莫名奇妙就是了。

    某种意义上,这件事基本可以说是销声匿迹了——但对此方这样擅长收集和分析情报的人而言,通过只言片语推算事件的始末,只是基础中的基础罢了。

    “所以网络上都是乱说而已啦,此方你也看到了吧,我怎么可能喜欢那个笨蛋老师。”

    对于彩儿的否认,此方“这样啊。”轻笑着。她并没有拆穿彩儿,因为这个并不符合自己现在的人设。

    现在的梅此方,只是一个大大咧咧、自来熟、偶尔会有小恶魔的表现、同时有些八卦的女生罢了。要说的话,就是“普通”女高中生。说实话稍微和蜀山院、特别是三班浓厚的学习氛围有些不符,但这却很符合此方之前在一般学校就读的说辞。

    “说起来,此方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转来蜀山院?”

    虽然看不出此方的深浅,但彩儿还是判断出此方不是完的新手。能在这个时候考进蜀山院,不管是实战还是对术式的理解上,此方应该都有相当的实力才对。

    “……我的父亲呢,也是除灵师。虽然不像若愚这样名门世家的孩子,但我姑且也是有接触除灵术的。而且我比较幸运,在很早前就成为这边世界的人。但是……该怎么说呢,也不是所有人都向往这边的生活。特别是看着自己总是到处奔波的父亲,就会觉得这是相当辛苦的工作什么的。……另外总是会被各种脏东西骚扰吧,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些小鬼。”此方苦笑着。

    这个世界,拥有看得见灵的才能的人只有极少数。但在这极少数中,也存在不少不愿意留在这边的人。除灵术之中有让一般人看见灵的术式,同也有封印灵视之才的术式。

    那些不愿意与这边世界接触的人,通常会拜托厉害的术者封印自己的才能。因为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就会吸引魑魅魍魉等各类妖怪邪神。

    从此方的说辞上看,她似乎并没有封印自己的才能。

    “原来如此。”彩儿点了点头。当初——双亲遇害的那个时候,彩儿虽然觉醒了灵视的才能。但是那个时候要是没有弟弟君陌,她差点就崩溃。现在的彩儿看似坚持,实际上一开始的时候好几次生出放弃的想法。

    亲眼目睹妖怪、特别是那些超乎人类强大妖怪时,要坚持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好在会在蜀山院就读的,基本都是些对术式有所追求的学生。

    “然后就是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只能下定决心来到这边了。但是,果然还是有些不习惯呢。”此方苦笑道:“大家都努力过头了。”

    在一般学校就读的此方,在这之前肯定是过着悠哉悠哉、嬉笑玩耍的时光。虽然交际能力是x,一下子就和所有人打好关系。但不适应这里的学习氛围这点,也是相当明显。

    “若愚也这么认为。……特别是彩儿!”

    “嘛。”

    要说的话,彩儿是有不得不努力的理由。过去彩儿为了治疗患有心脏病的君陌,需要很多钱。但对父母双亡,举目无亲且年幼的她而言,那是几乎不可能拿得出的数目。为此,当时她就和蜀山院立下某个约定。以“学年第一”的高额奖学金作为筹码,向蜀山院预支了君陌的一切费用。

    论天赋的话,彩儿绝对不是第一。不说站在这里的若愚和高年级的学长学姐们,一年级中天赋比她高的大有人在。而且像若愚这种不努力派毕竟只是极少数,大家都在拼尽力的磨练自己。为此,彩儿不付出常人多倍以上的努力可不行。

    关于这点,已经和两人混熟的此方自然很清楚。实话说……虽然是同年人,她却很佩服彩儿。要是自己站在同样的角度,说不定早就放弃了。

    “所以彩儿才会对墨老师有那么大意见啊。”

    “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