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误会(1)(第1/2页)
    ——这是发生在某个午后的故事。

    “说起来,彩儿和墨老师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一天中午,独自到食堂吃饭的梅此方正好遇上了彩儿和若愚。三人慢悠悠地吃完后,便准备向下午实战课的训练场进发。

    虽然只相处不到一周的时间,但自来熟的此方和彩儿等人关系已经好到可以直呼对方名字的程度。如果不知道此方才来蜀山院没几天,估计会以为这几个人有好些月的交情。

    “什么关系是……”被问话的彩儿露出困惑的表情,她停下了脚步。

    “是那种么?”此方在空中画了个心形的符号,彩儿立刻就明白她想表达的意思。

    “没没没、没有的事!”彩儿慌张的样子,实在是很罕见。

    “是么?”

    “当、当然啦!话说,为什么此方会这么问?”

    “啊?下意识就……该说是第六感还是什么,总感觉彩儿和墨老师之间的氛围很好。”

    “不可能的,那绝对是错觉!我怎、怎么和那个家伙关系好。”

    “但是,彩儿脸好红呢。……真的没有感觉?”

    “就是,彩儿脸好红!果然对哥哥有好感吗?”

    “这是因为天气热啦!话说若愚你竟然……”

    “哇!”

    彩儿伸出手想要挠若愚,但若愚却早早躲到了此方的身后。

    “你以为能躲吗,笨蛋若愚!谁也保不住你。”

    “这话我可不能当做没听见。”

    在宽敞的走道里,三个漂亮的女孩子忽然玩起了老鹰抓小鸡的游戏。彩儿和此方的体型和力气都差不多,身材娇小的若愚一缩在此方身后,彩儿就完够不着她。

    路过的学生和老师纷纷停下脚步,疑惑地看着三人的表演。虽然看上去是在胡闹,但三人毕竟都是一等一的美少女。这种嬉闹的画面,确实有些赏心悦目的感觉。

    过了一会,总算回过神来的女孩们尴尬地看了看四周,低头道歉着跑开了。

    “真是的,我到底在干什么啊,笨蛋!”跑到没人的角落后,彩儿害羞得蹲了下来。向来重视三好学生的仪态的她竟然在大众场合做出这么轻佻的事情,放在以前彩儿可是想都不敢想。

    “都怪彩儿哟!”

    “就是,要不是彩儿忽然要挠若愚,若愚也不会躲。”

    “你们还说!”看着面红耳赤的彩儿,若愚和此方相视一笑。

    过了一会,彩儿才恢复正常。三人于是决定继续前往训练场。只是走着走着,此方又再次开口。

    “说起来,墨老师一直都是那个样子么?”此方的眼神里充满了求知欲,看来她似乎对墨藏书相当感兴趣。

    只是这个举动的话,此方就和一般好奇心强的高中女生没有什么区别。喜欢八卦,喜欢玩闹,没心没肺。——这个自来熟的女生,似乎在很短时间里就把别人对自己的印象固定下来。

    彩儿和若愚苦笑着,心想果然会有这种问题。凡是墨藏书的学生,基本上都会对这个问题感兴趣。这个问题并不算什么大秘密,墨藏书本人也没有窝藏的打算。但此方会向彩儿两人询问,也是彼此间关系的证明。

    “果然是幻术么?虽然我完看不出来。”

    做出回答的是身为妹妹的若愚。

    “不是幻术喔,哥哥并不擅长幻术。因为某次事件,他从很久之前就是这个样子了。”

    “性格也是吗?”

    “这个就……以前的哥哥其实还挺好的。”若愚尴尬地笑了笑,看来她也知道自家哥哥的坏德行:“是这些年家里蹲养成的坏毛病。”

    “就是,那个家伙真是一点为人师表的自觉都没有。”

    “嘿……”此方看着彩儿,若有所指地说道。

    “按照我的观察,彩儿只有对墨老师才会那么凶。明明对其他老师都很恭敬的,唯独对墨老师一点都不客气。之前的事件也是,说实话真是吓坏我了。我还以为蜀山院的师生是这种奇怪的相处方式。”

    吓一跳的话,是真的。此方在来之前虽然得到了不少和若愚相关的信息,但那些信息还没细致到囊括方方面面。另外要是事先什么都知道的话,反而会出现不少麻烦。

    一个人如果撒谎,那么她就需要用无数的谎言来弥补。但如果这个人真假参半,那就不需要这么麻烦了。此方、亦或是说军,就是这种做法。

    此方说自己经常转校、说自己喜欢可爱的东西、说自己在来之前没看过书,这些都是真话。

    另外,她刚刚提到的事件,指的是几天前彩儿在公众场合下暴打墨藏书的事情。就算是一般学校,学生打老师也是一件大事。在师生阶级明显得蜀山院,这种事情自然会引起轰动。

    不过大多数人听到都只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