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剑术大会(4)(第1/2页)
    接下来的比赛虽然精彩,但基本还是按照墨藏书预想的剧本在进行。

    上半区的胜利者为蜀山院的长孙蝶和陈浩然,下半区的胜利者为校外参赛者凛贞仪和云九。

    不过云九的情况有些特殊。作为他对手的三年级学生因为赛程和年级选拔赛冲突所以弃权了,他直接晋级四强。

    “无趣。”

    不管接下来谁能从半区中脱颖而出,最终都会形成蜀山院学生vs校外者的情况。

    “这样好吗?”

    趁着中场休息时间,此方靠过来问道。

    “让凛贞仪这么容易通关……”

    “那个叫云九的家伙有点怪,可别太小看他。而且……不是还有长孙蝶保底吗?”

    在正式比赛中,克制鬼剑的方式要多少有多少。但在这种除灵术被限制的情况下,她的鬼剑反而有着压倒性的强大。

    除非凛贞仪有克制鬼的兵器,否则她绝不会是长孙蝶的对手。从刚刚的比赛中她依旧选择商业街提供的兵器这点来看,她并没有得到七星的支援。

    墨藏书会这么乐观也是正常。

    可古语就有那么一句叫:人算不如天算。

    上半区的比赛开始后,发生了一件预料之外的事情。

    ——长孙蝶输了。

    虽然目前还不是结果,但当陈浩然拿出那件兵器后,墨藏书就知道结果了。

    “越八?却邪?为什么孟昕竹的剑会在手里?”

    到了半决赛,就算是墨藏书也没法继续偷懒。虽然他百般不情愿,但最终还是被冰兰拎着耳朵走上舞台。

    陈浩然和长孙蝶的比赛,他是觉得没什么意外的。

    陈浩然的封魔箱虽然藏有诸多兵器,但一来他兵器里没有专门克制鬼物的类型、二来他灵气受限,无法完全发挥兵器的性能。

    他能发挥的实力撑死了就是三年级白子琪的水准,根本就不是长孙蝶的对手。

    然而——

    墨藏书完全没想到他会拿出一柄断剑。而且偏偏还是越八?却邪。

    只要见过一次就绝不会忘记,那响应着妖与鬼而微微颤鸣的波纹,正是除妖伏魔之剑的威仪。

    这是墨藏书青梅竹马孟昕竹的宝器,在一个多月前的修学旅行中被凛贞仪折断。那之后便遗失了。

    “……被我回收了。我当时也和孟学姐说明情况,她便将其赠与我。”

    孟昕竹追求的是抵达顶点、超越师傅雷神的强大。当她意识到却邪反而是自己的阻碍时,倒是很轻松就送出去了。

    对她而言除了强大外其他都是不需要的,为此才发开了将雷法引入体内的邪道。

    “不过……八分之一的概率,竟然让我赌到了。看来……我今天的运气很不错。”

    面色发白、双手微微颤抖的陈浩然说道。

    陈浩然的封魔箱是很神奇的灵器。面积虽然不大,但其中却隐藏了不少兵器。虽然不如若愚的“凶兽”能自由自在的转换,却也足够应对各种场合。

    可也不知道是灵器本身的问题,还是他自己修行不到家,至今为止都没法明确自己会取出怎样的兵器。

    “运气是不错。”墨藏书眨了眨眼:“但快住手吧。就算是断剑,现在的还没资格用它。”

    却邪虽断,但其灵性未亡。倒不如说正因为被同为越八的真刚折断让它倍感耻辱,其隐隐散发的气息渐渐偏转。看其状态似乎隐隐有转变为妖魔剑的风险。

    总之——

    这并不是目前的陈浩然能使用的兵器。

    “对来说还太早了,赶紧放弃吧。”

    “老师到底是站在哪边的啊。明明我赢了对也有好处。”

    “所以说是小鬼啊。大人身上可是肩负着守护地球的任务。”

    “莫名其妙。但是……什么啊,长孙蝶同学,终于看向这边了吗?”

    对于陈浩然的挑衅,长孙蝶回以怒目。

    这确实是第一次,她将视线从鬼剑上移走。看来剑里的鬼被却邪的气息吓坏了,完全不敢现身。

    “拿着那样的武器,打算怎么赢我?”

    “不试试怎么知道?”

    “少瞧不起人了。”

    一向喜欢后发制人的长孙蝶率先发起进攻。而且和对战张子琪时不同,这一次她没能使出那奇幻的步伐。挥剑时也缺乏灵性,一招一式都非常死板。

    “果然是靠外力!”

    陈浩然招架时虽然辛苦,但还是渐渐跟上长孙蝶的节奏。

    却邪虽然是断剑,但毕竟是名剑中的名剑。与之相比,长孙蝶的鬼剑只是一般的灵器,在规格上二者完全不等价。

    剑与剑每一次碰撞对两人的影响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