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玄玉门(第1/2页)
    “这……好吧,既然小友你如此说,那我也只能非当不可了。”清虚上人道。方栋梁说,“这就对了,现在天下正纷乱,按照白前辈的话说,我们也需要多增加一些人手以备不时之需,这门里的事务,还需上人你多多料理。”清虚上人苦笑:“这在本上人看来实在不是一个什么好差事,在这方面我也并不擅长。”

    ?“这个上人你不必担心,不是还有冯马他吗,这小子可是个人才,门内的事情,上人和他要多多商量。”方栋梁道。

    ?清虚上人只得点头称是。虽然他心里并不想当这只想捡漏门的护法,但他却有求于方栋梁,自从和方栋梁来到了逍遥门以后,他的确借助方栋梁的手,得到了不少自己所需的丹药,修为也是在丹药的辅助和他日益苦修之下突飞猛进,所以他虽然不想,但也无法拒绝。

    ?“好了,我门现在算是正式成立了,门主当然是小爷我。”方栋梁道,“现在我问你们,我们的门派叫什么?”

    ?众人齐声道:“只想捡漏门!”

    ?方栋梁道:“我们的口号呢?”

    ?众人齐声道:“不捡白不捡,白捡谁不捡,傻瓜才不捡!”

    ?方栋梁道:“我们的目标呢?”

    ?众人齐声道:“坚持捡漏一千年不许变!”

    ?“很好。”方栋梁得意道,“就是这样,现在你们都是只想捡漏门的弟子,一定要想捡漏发扬光大,今天小爷我就说这么多吧,嘿嘿,就先这样吧,没事我就这样吧。”

    ?说完身影一晃,人就已经远了。

    ?“相公,你去哪儿?”羞花连忙对着方栋梁追了上去。

    ?一柱香的时间后,方栋梁又和白展云在第一次密谋的地方相见了,虽然这次羞花也跟来了,但方栋梁却让她离的远远的,没有让羞花上前。

    ?“前辈,现在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白展云这段时间其实一直都没有闲着,而是去外面打探情况了。白展云说,“情况很不好,魔门的人似乎得到了一件非常厉害的邪器,而且这邪器能释放出一种附着在人身上的血罩,极其的难对付,正道的人已经无法做到与魔门的人分庭抗礼了,而魔门的人依然在滥杀无辜。”方栋梁吃了一惊,“那怎得了,难道连灵剑门的仙邪剑也应付不了吗?”

    ?白展云摇了摇头,“这次的纷争,远没有那么简单,魔门的人虽然占据了上风,却始终没有去攻打灵剑山,似乎是有意避之。”

    ?“这是为什么?”方栋梁讶问。白展云摇了摇头,“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似乎大家都看出来了,所以开始渐渐的往灵剑山靠拢,灵剑山之所在,正好是南北分界,而魔门在北边大开杀戒,人们趁着正道联盟现在还能勉强抵挡住魔门的进攻,已经开始纷纷往南逃了。”

    ?“那岂不是要遭了。”方栋梁听了惊道。白展云不解,“什么遭了?”方栋梁道:“既然大家都往灵剑山跑,那么我们岂不是也要跑,不然的话不就被魔门大军给包围了吗?!”

    ?“我们的确也要跟着跑,但现在还不着急,虽然正道联盟已经有了要落败的迹象,却还在和魔门的僵持,等到正道联盟的那群家伙真的抵挡不住的时候,我们再跑也不迟。”白展云道,“眼下我们要做的,还是先要想办法壮大只想捡漏门,在离此地往南百里远的地方,有一个叫玄玉门的修仙门派,你带人把玄玉门给吞并了吧。”

    ?“还要吞并?”方栋梁不解道,“眼下局势都已经这样了,反正迟早都要向灵剑山跑,我们还吞并别人有什么意思?”

    ?“你小子懂什么,你以为吞并就是把人给杀了,把底盘给抢了吗,我们夺的是他们的东西,他们的法宝灵药和法决。”白展云道,“要想将只想捡漏门壮大,眼下的纷乱对我们正是机会,这件事情就由你来办吧,你打不过的时候再来找白某。”?

    ?方栋梁听了心忖:“姥姥的,白展云这小子说的怪轻巧,小爷我却要冒着风险却攻打这什么玄玉门,真是吃力又不讨好啊。不过算了,攻打就攻打吧,反正小爷我也没有别的事可干,说不定还能顺便捡点漏。”

    ?“为什么要攻打玄玉门?!”当方栋梁将要做的事情对羞花说了以后,羞花很是吃惊。

    ?“为了捡漏啊。”方栋梁道。羞花说,“这哪里是捡漏,分明就是明抢嘛!”方栋梁直接怒了,怒斥道:“住口!这是捡漏不是明抢,反正魔门的人早晚会杀过来,我们不这么做的话,岂不是要被魔门的人给捡了,所以还不如趁着眼下正纷乱,先下手为强!”

    ?羞花听后一怔,想了想,说,“相公你说的……似乎也有道理。”

    ?“所以千万不要说明抢,我们这是捡漏懂不懂,捡漏是高级的,明抢是低级的,这两件事怎么能相提并论!”方栋梁道,“明抢那是流氓才会干的事,小爷我这么心地善良诚实可靠的一个人,怎么会做那种事!”

    ?羞花羞愧的低下了头,“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