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哭了(第1/2页)
    那一声呼喊声,犹如平地起惊雷,单蛋侠几人浑身一震,显然是给吓到了。

    闻声寻去,转过头看向校门的方向,只见一个女孩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后面还跟着几个看模样应该是保安的中年大叔。

    那一句住手赫然是带头女孩喊出的,此时她那张有些婴儿肥的脸上写满了焦急,爆发出与她身材不相符的速度。

    女孩便是莫熙,教室的值日是按照座位排序的,一天一桌,轮流打扫,小尾巴没有同桌,于是莫熙便主动请缨,留下来陪小尾巴打扫教室。

    快要走到校门口时,莫熙忽然想起自己的钥匙似乎还落在了班级里,又不想小尾巴陪她多跑一趟,所以就叫小尾巴在校门口等她,她自己回去拿钥匙。

    小尾巴出了校门就遇见单蛋侠带领的混混们,双方一言,不对,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就直接打了起来,再之后的事,就是前文提到的了。

    莫熙拿到钥匙,走到校门口时,却没有看见小尾巴,只看到了小尾巴的书包被扔在地上,旁边还躺着一个满地打滚的、混混模样的瘦小少年。

    眼看情况似乎有些不对,莫熙连忙回到学校,去保安室里喊那几个正在值班的保安大叔出来看看。

    一走出学校大门,来到街道边上,就看见五个男人围着小尾巴,脸上还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再看看小尾巴,满脸痛苦的瘫坐在地上,显然是受伤了。

    作为小尾巴在班级里最好的朋友,莫熙看见小尾巴的惨状时,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接着就是朝混混几个大喊了一声住手,也不等身后的保安,直接就一马当先的冲了上去。

    混混们看见莫熙还没什么,只是在见到莫熙身后的那些保安时,眼中闪过一抹忌惮和畏惧,作为混混,他们最多也就只能欺负欺负那些未成年的家伙,见着保安时,却像是老鼠遇见猫,他们大部分人都在保安手底下吃过亏。

    那个面相凶狠的混混,脸上的惊惧最明显,以前他在敲诈一个中学生时,恰巧被他们学校的一个保安给看见了,那保安二话不说,直接被拿着警棍追了他半天街,好在靠着自己的身强力壮,才得以逃出虎口。

    至那以后,每当凶狠混混看见保安时,心里都会异常的恐惧。

    就像现在一样,一看见莫熙身后跟着的保安,凶狠混混二话没说,直接拔腿就跑,也不管身边的那些狐朋狗友了。

    有一种东西叫做逃兵效应,指的是一支军队在战场上,只要其中某个兵先带了头,弃甲逃跑,一定会有一大票人跟着他一起跑,他们心里想着,反正自己不是第一个,要惩罚也肯定不是先惩罚他。

    这些混混也是如此,凶狠混混带头逃跑之后,其余的混混只是犹豫了一下,也步了凶狠混混的后尘,争先恐后地朝着街道的另一头跑去。

    眨眼间,原本围着小尾巴的五个混混,就只剩下单蛋侠一个了,一脸懵逼的摇头看了看,还没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就只剩下他一个了?

    看了眼愈发靠近的保安们,单蛋侠也想跑,但又有些不甘心,看着满脸痛苦,瘫坐在地上的小尾巴,眼中的凶狠一闪而过,怨毒的说道,“今天整不了你,以后也要继续弄你,不过今天就这么放你走了,我也不甘心,就让我收点利息吧!”

    说完,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节甩棍,朝着地面的方向一甩,二十厘米左右的小铁棒,顿时多出两节,足足增加了有四十厘米长。

    带着怨毒、紧张、大仇得报的快感以及些许恐惧,单蛋侠挥下了甩棍,目标却是小尾巴那张清丽的脸上!

    如果被打实,估计小尾巴有一段时间没脸见人了,甚至严重一些,还有可能被毁容!

    迎面而来的棍影,让小尾巴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她已经没有反抗的力量了,甚至连躲避的力气都提不起来了,如今的她有些认命了,只是心里在恨,恨老天的不公,她的这一生已经够不幸了,从小到大,连朋友都没几个,如今却还要将厄运相加于她的身上,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这么偏袒其他人,却唯独要折磨我?

    小尾巴握紧双拳,眼眶有些酸涩,心里却还在默念着,不能哭,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是值得我哭泣的,我的眼泪只能留给爸爸妈妈!

    闭上双眼,等待着审判的降临。

    一秒,两秒,三秒......

    预期的疼痛感没有降临,小尾巴睁开了眼,眼前的一幕却把她给惊呆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脸蛋,这张脸蛋的主人叫做莫熙,只见她紧紧咬着嘴唇,强忍着哭泣的冲动,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迟迟不肯掉下,莫熙的脸上痛苦和笑容交织着,有些难看,但在小尾巴的眼中,此时的她却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天使。

    甩棍印在莫熙的后背,单蛋侠用的力气不小,本就是冲着让小尾巴毁容的目的去的,甩棍入肉三分,此时掀开莫熙的衣服,一定能看见一道紫的发青的棍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