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求原谅(第1/2页)
    “是谁卑微了承诺,这一个夏天你少了我...”

    走在南门街上,街道两边的店铺里传来当下流行的音乐,不自觉地,夏煜也跟上歌曲的旋律,轻声哼唱着。

    摸了摸饱胀的小肚子,回味着那一顿黄焖鸡的美妙,感叹着老妈的厨艺又进步了,夏煜开心的笑了。

    六月份的夜晚,有些闷热,尤其是走在大街上,这种感觉异常的明显。

    柏油路上,汽车尾冒着浓厚的黑烟,朝道路两边散去,飘散到人们的口鼻中,一辆汽车的车尾气或许不是很明显,但是几十几百辆的汽车,足以让行人们产生气闷的感觉。

    有些嫌恶的扇了扇不断涌入鼻中的车尾气,夏煜加快了脚步。

    南门街一路往南走,可以看见一条宽度近两百米的大河,这条河是丁永人民的母亲河,曾养育了这片土地上的一代又一代的人,这条河用县城的名字命名,丁永河!

    河面上,耸立着一座大桥,这座大桥建立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左右,因为是在丁永县的南门,所以又被人称为南门桥。

    这座大桥经历过无数的风吹日晒、狂风暴雨,已经有了历史的痕迹,石头扶手上不少地方已经掉漆,裸露出不规则的钢筋和凹凸不平的石块,看着有些古老破旧。

    清凉的晚风夹杂着丁永河的湿气,拂面吹过,心旷神怡,一时间,这夏夜的闷热竟是被驱散了不少。

    夏煜走在桥上,轻轻地抚摸着岁月所留下的痕迹,裸露在空气中的石块凹凸不平,有些扎手,却又有一种舒服的感觉。

    就好像是被蚊子叮咬过的地方,明知道越挠越痒,却还是会忍不住去挠。

    南门桥的对面,就是下坑广场,此时已经快要七点半,这里的人气却依旧鼎盛,孩子们都喜欢来这里,因为这里有很多的玩伴,甭管认不认识,只要看对眼就能玩到一起,大人们也喜欢来这里,因为在这里看着欢快玩耍的孩子们,能忘掉一天的疲惫。

    草坪上,大人们或是坐着或是躺着,一脸地轻松惬意,他们有孩子的看着自家的孩子欢快玩耍,也有的来这儿放松的人,他们躺倒在草坪上,遥望夏夜的星空,星光璀璨,一时间有些目眩神迷。

    下坑广场的对面,丁永河边上,很多小吃摊子,有的卖冰沙,有的卖烧烤,有的卖肉丸。

    这也是下坑的一大亮点,有些孩子来到这里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玩耍,嘴馋这里小吃的孩子也有很多。

    玩累了,就朝家长们撒娇哭闹,要是一些心肠软一点的家长,很容易就能得到自己喜欢的食物,若是自家老爸老妈不吃这套,那就只有眼馋的份儿了。

    夏煜小时候就很喜欢来下坑,不为别的,就因为这里的小吃丰富而美味,朝着老爸老妈撒撒娇,一般十次里有九次能成,至于不成的那一次,多是老妈脾气暴躁的那几天。

    单纯的夏煜表示不是很懂,为什么老妈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情绪变得异常的暴躁,倒是老爸,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

    走过南门桥,往右走,能看到一个一个的小吃摊位,大多学校都已经放暑假了,又不是周末,此时的小吃摊位上基本都是一些小顾客。

    目光一扫,很轻易就从人堆里找到块头高大的黄潘。

    此时的黄潘正坐在一家冰沙摊位里,靠着河边,能很清楚的看到清澈的河水,身前是一张不大的折叠木桌,木桌旁放置着四张塑料靠椅,黄潘坐在左手边的里侧。

    黄潘的家就在下坑附近,夏煜家也离下坑不太远,吴天启和赖洲倒是需要走一段路,所以一般都是夏煜和黄潘先到,然后等吴天启和赖洲。

    看见黄潘正望着河水发呆,夏煜也不叫他,而是轻手轻脚地走上前去,来到黄潘身后,朝着他的肩膀轻轻一拍。

    神游天外的黄潘瞬间三魂七魄回窍,猛地一哆嗦,脸上的表情有些惊恐。

    转过头,看见一脸贼笑的夏煜,黄潘有些恼怒,任谁被人忽然吓了一下,心情都不可能好啊。

    狠狠地拍了一下夏煜的胸膛,恨恨道,“能耐了哈,敢来吓你潘爷,是不是想尝试尝试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夏煜揉了揉胸口,坐到黄潘边上,黄潘的块头这么大,力气自然不可能小,拍的这一下,让夏煜的胸口生疼生疼的。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天生的呗。”夏煜笑嘻嘻的装傻。

    黄潘:......

    黄潘一摆手,很大度的说道,“算了,你潘爷心胸开阔就不和你计较了。”

    “哟,老潘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文雅了,连成语都用上了。”黄潘身后传来吴天启打趣的声音。

    “成语是你家的呀,为什么我不能用?还有,什么老潘子,没大没小,以后要叫潘爷懂伐。”黄潘更正道。

    “我觉得老吴说的对,成语真不适合你的体型。”夏煜顺着嘴,损了一句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