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节操的价格!(第1/2页)
    清脆的下课铃响起,结束了一节课的同学们纷纷离开座位,找些有相同爱好的同学聚集在一起,聊些小团体感兴趣的话题。

    我们的夏煜同学依旧趴伏在课桌上,两眼微闭恢复着昨晚透支的精力。

    什么?你问他为什么不去找小伙伴们一起玩耍?

    看看那几个空出来的座位,一切的答案似乎都不需要了。

    “呼,呼......”轻微地鼾声响起,在这个嘈杂的教室,却并不是那么明显。

    一双明亮的眸子在远处悄悄注视着夏煜清秀的侧脸,偷偷地看了一眼、两眼......

    直到小伙伴们的呼声响起,才恋恋不舍的收回视线,转而和围在她身边的同学一其讨论某个韩星的八卦花边。

    “pang......”手掌与课桌相触碰所产生的声响一瞬间盖过所有声音,成为瞩目的焦点。

    “夏煜,你这狗日的坑B,游戏里坑也就算了,现实还辣么坑,简直就是世间第一大坑货!”率先发声的是黄潘,一脸怒意的看着正在悠悠闲闲补觉的死党兼同桌,一对眼珠里像是要喷出火来。

    “夏煜,是你飘了,还是我们提不动刀了,连兄弟都敢坑,信不信我们一记千年杀教你做人。”吴天启的脸上带着熟悉的冰冷,声音犹如刚从冰箱里取出的冰块一般,冻人心弦。

    赖洲的话语最简洁,就六个字:“话不多说!盘他!”

    刚休眠不到十分钟的夏煜又被迫开机了,他是被黄潘拍桌子的振动弄醒的,由于右耳贴近桌面,到现在还是处于一种半失聪的状态,一脸懵逼的看着三个凶神恶煞猛扑过来的牲口,刚清醒的他脑子还有点不太灵光,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直到黄潘和吴天启两人,一人一只手,强行将他扶起来,他才回过神来,想起了差点被他睡忘的事儿。

    搞清楚状况的夏煜自然是死命挣扎,要是再不挣扎,他的处菊估计就要被这三条牲口联手夺走了。

    “你们这群qin兽,gay,基佬,快点放开我,爸爸不约!”

    说着,双臂疯狂使力,企图挣脱两位死党的钳制,奈何这两个死党都是人高马大的主,一个一米七,一个一七五,两人用些力携手制住只有一七二身高的夏煜,还是洒洒水的,个子较小的赖洲则负责主要进攻,双手的食指中指合并,做出著名忍者卡卡西老师的标准起手式,对着没法防守的夏煜来了一记原汁原味的千年杀!

    “嗷......”

    凄厉的惨叫声从夏煜的口中传出,感受着屁屁那里火辣辣的疼痛,一脸的生无可恋,我的处菊,没了!

    完成复仇的死党三人组将夏煜往地上一放,发了疯似的往教室外跑去,生怕被心理身体双重打击的夏煜追上,然后一顿哈撒ki,教做人。

    死党三人组一走,留下夏煜独自一人孤零零的坐在原地,旁边是一群吃瓜群众的捧腹大笑,对于这几个活宝的日常,众人表示很淡定,记得上一个是谁被千年杀来着了,似乎是吴天启,不对不对,吴天启是上上次......

    “你们这三个魂淡,都给老子站住别跑,让我来教教你们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夏煜起身,摸了摸如同便秘之后,火辣辣的屁股,一边怒骂,一边往教室外追去。

    众人的目光跟随着夏煜的身影,待他消失在教室门框处,也就纷纷收回了视线,在自己所在的小团体中继续大夸其谈。

    唯有一人,盯着夏煜怒气冲冲的身影,璀璨的眼眸中闪过了一抹好笑、一抹心疼......

    再次遇到三人是在小卖部门口,夏煜的脸上挂着恶笑,看着三个手持冰棒的暴徒,说道:“你们三到是优哉游哉啊,还吃着冰棒,说吧,怎么补偿我的心理和身体上的双重损失,割地?赔款?还是把你们卖给老黑奴?”

    “哎呀,凡事有因就有果嘛,如果不是你先多行不义,我们也不会让你自闭啦。”黄潘舔着冰棒,一脸享受的说道。

    “所以啊,这一篇略过,一报还一报,我们算是扯平了。”吴天启直接将冰棒放在嘴中,含糊道。

    “就是,就是!”赖洲咬下一大块冰,不停地用舌头翻滚,使其早些融化。

    “谁让你们犯贱,要蹲墙角的,我都提醒过你们了,是你们自己不走的,被老杨抓哥哥正着,再说能一样吗?你们顶多是精神损失,而我是心理和身体上的双重损失,这么说来,你们还欠我一报!”夏煜的双眼瞪着三人,一副不拿出足够的诚意,不善罢甘休的模样。

    黄潘从兜里拿出一包未开封的冰棒,朝着夏煜摆了摆:“这个够诚意了吧。”

    夏煜的喉头轻微滚动一下,强行将目光从冰棒上移开:“一根、一根冰棒就想打动我?别做梦了!”

    三人对视一眼,赖洲又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

    一分钟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