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夏林昌(第1/2页)
    后山上。

    夏林昌左手端着早晨吃剩下的米饭,右手提着桶水,喂养后山上的二十多只鸡。

    老人今年六十八岁,时刻板着一张脸,神情很严肃,做事情也是一丝不苟。

    岁月染白了他的头发,却折不弯他的脊梁骨。

    夏林昌参过军,上过战场,也杀过敌人,退伍之后,在培风的水电站工作,一直到六十岁才退休。

    人生并不精彩,只能算是平常。

    有三个孩子,大儿子夏建国现在在县城安家立业,二儿子夏建城还在省会城市努力拼搏,小女儿夏秀兰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妈,生活幸福美满。

    总得来说,上天还是很眷顾他的,起码没有像二狗子一样,死在战场上。

    想起那位早已逝去的老战友,夏林昌的眼中闪过一抹追忆和缅怀。

    到了鸡栏,却没见一只鸡,夏林昌也毫不意外,从鸡栏旁的小木屋里取出一块铁皮,拿了根木棍就往铁皮上猛敲,发出“咚咚咚”的声响。

    声音并不好听,也没有多少美感,可夏林昌养的鸡却很吃这套,不一会儿林子里,雄鸡、母鸡、阉鸡不约而同地从四面八方赶过来,那架势勤王也就这样了。

    这算是夏林昌给鸡群灌输的潜意识,一旦敲响铁皮,就意味着有饭吃了,鸡群会一股脑的聚集在他的身边。

    等了一会,四周都没有鸡的动静了,夏林昌开始清点鸡群的数量,核对完毕,知道没有少鸡之后,夏林昌往地上撒了两把稻谷。

    看见稻谷的鸡群纷纷低下头,争抢地上为数不多的美食。

    不过几秒钟的时间,满地的稻谷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一粒不剩。

    吃完饭前甜点,夏林昌开始喂正餐,先取出一个巨大的铁盆,再把拌好的剩饭倒入铁盆之中,最后在用来盛水的半片竹子里,倒满清水,给鸡喝的。

    做完一切,就算是将鸡的午饭给解决了。

    夏林昌倒不急着下山,而是在一旁静静的观看鸡群进食。

    山上放养的鸡,肉质更为细嫩,且没什么油,吃起来远比饲料鸡美味百倍。

    虽不及正宗的山鸡,但论肉的品质,已经算是相差不远了。

    夏林昌的鸡栏里养了三种鸡,阉鸡体型最大,同时油也是最多的。

    母鸡中等,但它的肉却是最补的,而且农村放养的母鸡大多不是用来吃的,毕竟鸡蛋的营养价值可是很高的。

    雄鸡体型最小,它的肉质最为细嫩,适合用来和田七搭配起来一起吃。

    之前夏林昌也有养过乌骨鸡,但到了最后全都不知所踪,也不知道是被人偷走了,还是自己跑掉了。

    这里的二十多只鸡可是他看着长大的,看着它们是如何从蛋壳里孵化出来,然后一步一步的长大,最后变成现在这副雄伟的模样。

    当然,中途也有几只进到了夏林昌的肚子里。

    鸡的进食到了尾声,大部分的鸡都已经离“席”,就只有几只贪吃鬼,不愿意放弃剩下来的美食,一副不将其吃完不罢休的模样。

    夏林昌看了眼手上戴着的老式银表,算算时间,自己的孙子也快到了。

    昨天晚上儿子打电话回来问候他的身体,也告诉他,孙子放暑假了,明天会和小坚一起回来。

    电话里没有表达多热切,只是说了一句“哦,我知道了。”

    但真实的心理,只有他自己最了解。

    他是个不擅长表达的人,算是在军队里留下来的习惯,做事一丝不苟,总是冷着脸,导致自己的孙子孙女都有点害怕他。

    但真要论起宠溺,可能这个家里就属他最喜欢小一辈了,不论是孙子、孙女还是外孙,他都喜欢。

    常年都没有笑脸的他,只有在看到孙子孙女的时候,才会有笑意浮面。

    这点是夏煜和他的妹妹所不知道的,因为在他们的眼中,爷爷就是一个很无趣的人,而且很凶。

    这也导致天不怕地不怕的夏煜,十分害怕自己的爷爷,夏林昌可以算是夏煜唯一的克星了。

    今天知道自己的孙子要来,他自然是高兴的,原本是吃完午饭之后,才来喂鸡的,也被他给提前了,就是想在午饭之后能和孙子多聊会天。

    收拾收拾东西,夏林昌准备下山了,他还要去村口等孙子呢。

    将鸡栏的门关好,不留下一丝缝隙,防备黄鼠狼在他不在的时候,进到鸡栏里大肆破坏,残杀这些鸡。

    上锁,预防村子里的流氓痞子,或是不懂事的小孩子偷鸡。

    做完一切,转过身,就要往山下走去。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出现在夏林昌的视线之中。

    那是一道熟悉的身影,虽然隔着有些远看不清楚面孔,但是这道身影他却永远不会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