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两家人(第1/2页)
    车轮转动,尘土飞扬。

    回村的山路很崎岖,甚至用陡峭来形容都毫不为过。

    路上满是深深浅浅的泥坑,泥坑里面堆积着一层浅浅的沙子,底盘较低一些的汽车一旦陷进去,泥坑里又没有着力点,汽车很可能就出不来了。

    夏建兴的车技还是很高超的,再加上对于这条山路的熟悉,几乎每天都要走一遍,到目前为止,完美的避开了所有的泥坑。

    途径水库,夏坚指着深不见底,宛若大河一般的水库说道:“小煜,过几天带你来水库钓鱼,这里的大鱼可不少,不和你吹,之前我就在这里钓到过一条接近十斤的大鲤鱼!”

    夏建兴听到夏坚的话语,莞尔一笑,忍不住吐槽揭穿:“那条十斤的大鲤鱼哪是你钓的,你不过就是在旁边拿网捞了一下而已,甚至差点还把鱼给弄跑了,最后还是你阿青叔把它给钓上来的。”

    夏煜扑哧一笑,“小哥,冒功也不是这么冒的呀,你看大伯都看不下去,忍不住吐槽你了。”

    夏坚的脸有些燥红,恼怒的对着夏建兴说道:“我哪有差点把鱼弄跑,爸你可别瞎说啊,再说了,那条鱼我也是有出力的好吧。”

    “好好好,你有出力还不行嘛。”说完又是一阵大笑。

    看着疯狂拆儿子台的夏建兴,夏煜也是有些乐呵。

    他的这位大伯就是这个性子,很多人会被他表面展现出来的憨厚给骗到,但实际上,他有属于农民的狡黠,贪利、毒舌、爱占小便宜、爱说荤段子,当然,对于较为亲近之人,尤其是晚辈,他还是很和蔼的。

    一路上,夏坚给夏煜指了很多处好玩的地方,并且都向夏煜保证,过几天就带着他来这里浪一下。

    尤其是经过一片低坑菜地时,更是在夏煜耳边轻声说道:“这是老明伯的菜地,要说玉米,还得他种的最香甜饱满,过两天就带你过来品尝一下超级美味。”

    夏坚的声音很小,也就耳朵在他嘴边的夏煜能听到。

    按夏煜的推测,自己的这位小哥估计是怕被前面开车的大伯听到,然后惹上让他终生谨记的麻烦,所以才会这么小声的。

    看自家大伯的模样,应该是没发现的。

    上山的路明显要比下山的路难走,除了要避过一个个的泥坑,还要翻过一个个长坡,没有十足的码力,还真的很难上去。

    下山来接夏煜和夏坚的时候,差不多只用了十五分钟左右的车程,而现在回去,却足足用了接近半个小时。

    大概十一点左右,夏煜和夏坚总算是到达了村子口。

    夏建兴的皮卡不好开进村子,所以只能停在村口放。

    村口的空地很大,足够停放几十辆车子,夏建兴将车子停放好,便和夏煜、夏坚一同下了车。

    村子叫做夏家村,因为这座村子里的人几乎都是姓夏的,当然还是有一些外来户的。

    夏家村位于夏竹山上,只有几十户人家,常住人数不到两百人,村子里大部分的年轻人,不然外出读书,不然外出打工,留下来的大部分都是中老年的那一辈。

    夏煜的爷爷奶奶都是常住在夏家村的村民之一,之前夏建国也有想过,把夏煜的爷爷奶奶接到县城里住,但后来都被两位老人拒绝了。

    老一辈人都对土地很看重,尤其是对祖宗留下来的地。

    再加上两位老人在这个村子里生活了几十年,对村子的感情早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们想用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一程,来对这座村子道个别。

    村子不太大,夏煜爷爷奶奶的家距离村子有些远,足足走了十分钟才到。

    一路上,不少村民和夏建兴、夏坚打招呼,认识夏煜的,也会亲切的喊一声“哟,小煜回来了呀。”

    不认识的会询问一番夏建兴和夏坚,听到夏煜的身份之后,都会说上一句“哦,是阿昌伯(叔)的孙子啊,几年没见,长这么大了啊,都快认不出了。”

    停顿在家门前,夏煜看着有些熟悉又陌生的黄土房子,心中忽然有些感慨。

    奶奶在家门前坐着,看到夏煜的时候,脸上露出一抹慈祥的笑容。

    奶奶叫谢兰英,今年六十六岁,比爷爷小两岁,脸上满是皱纹,背有些驼,是年轻时候做了太多农活造成的。

    平常时候不是一位很好相处的老人,有些毒舌刻薄,但对孙子孙女很好,尤其是大孙子夏煜,更是一种近乎于纵容的溺爱。

    “奶奶。”夏煜看见奶奶的时候,飞奔到奶奶的身边,一把抱住了她。

    奶奶拍了拍夏煜的肩膀,脸上的笑容很和蔼慈祥,说道,“诶,我的乖孙哟。”

    夏煜身后的夏坚也对奶奶打招呼道:“大奶奶。”

    奶奶点点头,脸上的慈祥淡了几分,说道,“小坚也回来啦。”

    夏建兴对老人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