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看不见的价值(第1/2页)
    “小孩子没有给我看过,我怎么好开药?”謦言有点不乐意的说道。

    他这里是诊所,是看病治病的地方,不是药店,不能像药店那样,只要别人肯花钱买,就可以卖的。

    万一用药后出了事情,那就是謦言诊所的责任。而药店卖出去的药,只要不是过期的,万一用药后出了事情,那就是药厂药物质量的责任。

    “我家小孩已经确诊是如诺病毒腹泻了,”姬商一边拿着一附院的报告给謦言,一边请求道,“我家小孩也没有对什么药物过敏的,药物的具体用法,我们自己会看说明书的!”

    他带着孩子在一附院就诊过,把看医生需要说的情况,一股脑的说出来,目的就是让謦言抛弃开药用药的顾忌。

    “不好意思,我这里是看病治病的诊所,不是卖药的药店,如果只是买药或配药,可以到药店去买!”

    面对这样的要求,謦言实在没法满足。在一附院轮转学习的时候,他就听说过别人的坑。

    一个老人感冒患者让自己的儿子去普通内科门诊配了感冒药,结果感冒药没有效果,反而病情加重住进重症监护病房。

    这个老人的家属就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当时门诊配药的医生身上,而且还有理有据的说道,当时连病人都没看就给配药治疗了。他们还污蔑那个门诊医生谋财害命。

    最终,那个门诊医生只好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吞,谁叫自己给了别人好心方便、没有按照正规流程来,却把自己给赔了进去!

    “不就是为了白挣300元的挂号费,居然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梳着中分头、留着膏药胡子的姬商鄙视的向謦言说道。

    “我这里看病不强求的,要是不想看,可以退号退钱,反正也没检查!”謦言连正眼都不看一眼,直接就是给他劝退。

    不看就不看,本来加班就不是很愿意看,而且看病不但工作压力大,精神压力大,还要承担未知的风险。

    “作为一个医生,还有没有医德?”见謦言回怼他,连一点挽留的意思都没有,姬商不禁气急败坏的说道。

    “你是来买药的!又不是看病的。

    你自己没病,和我讲什么医德?”

    謦言一语双关的说道。他这里是诊所,又不是医院,没有这么多顾忌和条条框框。

    只要不违反仁心原则,謦言才没有这么多恻隐之心的伪善,尤其是在一附院经历过被栽赃陷害丢职后。

    “我要投诉你!”

    姬商的膏药胡子都有点扭动起来。

    “你去投诉好了,你想去哪投诉就去哪投诉。

    我是这里的坐诊医生,也是小佛仙诊所的所长。

    这里就我一个人,你说你找谁投诉去?

    这里可不是医院,除了找我你还能找谁?”

    面对越来越无可理喻的姬商,謦言可就没有这么客气了,恨不得立马把他怼走,免得耽误自己看后面的病人。

    “我要到你们的行业主管部门投诉你天价收费!

    服务态度极差!”胸中堵得一塌糊涂的姬商不禁出言进行威胁。

    “我这里看病可是明码标价、先看到价格再决定要不要下一步检查或治疗的,又不是先缴费,后面检查和治疗都是我自动扣除的。

    就算你投诉到消协又能怎么样,我这里又没有欺诈你!”

    謦言十足的说道。

    一个不安别人行业规矩来、且自身态度极差的客户来说,謦言可没有跪舔的软骨头。

    姬商居然还想恶人先告状,那么自己就先告诉他,自己不惧未来不惧他!

    “你——”

    姬商的膏药胡子抖动得都要掉下来了。

    “有病看病,没病不要耽误别人看病,”

    謦言看到还有好几个病人在外面着急的等待着,于是进一步毫不客气的下逐客令。

    “……”

    姬商被謦言没毛病的话语怼的上语接不下话

    “謦医生,里面的病人怎么看了这么久还没有看完?”外面的家长着急的喊道。

    前面的病人都是快而准的看完就出来先检查,明确后直接开药的,而姬商连孩子都没有带进去看,却花的时间比别人还要多两分钟,且别人看个腹泻也就在诊室花个两分钟。

    听到后面病人家属的催促,姬商脸上充满了尴尬,还算知趣的出去了。

    就算他不出去,謦言也叫了下一个病人。

    加班的时间总归不能被姬商“闲聊”浪费,而且他耽误的不只謦言一个人的时间,而是后面排队病人所有人的时间,和所有病人的病情。

    “药配好了?”

    看到出来的姬商,带着孩子的智美急忙凑向前询问。

    “没有!”姬商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