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Chapter 73(第1/4页)
    ()    日光底下, 并无新事。

    当简松意再一次从对酒当歌的长夜后醒来时, 他又感觉到了头疼, 只不过这次比上次还要严重。

    皱着眉,缩回被窝,想继续睡。

    楼下客厅却传来嘈杂的说话声, 吵得他愈发头疼,连带着膝盖的疼也被唤醒。

    他想知道为什么会疼,但记忆像是被上了一道锁, 需要费点力气才能想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懒, 不乐意去想, 就把自己整个儿陷进枕头和被窝里,闭着眼,放空大脑,呈现半睡半醒的状态。

    不一会儿, 楼下的说话声消失了,大门关上,传来上楼的脚步声,门打开了。

    简松意不用动脑子,也知道是柏淮, 于是保持着原状态没动。

    很快,额头上就落下一个轻柔的吻:“乖, 起来把蜂蜜水喝了,喝了再继续睡。”

    “不想喝。”简松意把自己的小脑袋往回缩了缩,小声嘟囔道, “你怎么又在我家,小心别被我妈发现了。”

    柏淮本来打算提醒他某个残酷的事实,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算了,刚起床,让小可怜缓缓。

    于是只是掀开被子,抱起他,让他靠着床头坐着,然后端起床头柜上的杯子:“把水喝了,胃药吃了,再接着睡。”

    简松意双手懒懒散散地圈着他的脖子,半倚着床头,迷迷糊糊,一动不动,眼皮子都懒得掀开。

    柏淮叹了口气,往杯子里插了根吸管,送到简松意唇边:“含住。”

    简松意勉为其难地贡献了点吸吮的力气。

    等他好不容易施恩般地喝完,柏淮又拿出两片药:“张嘴。”

    虽然懒,但也听话,乖乖张嘴,露出一点儿红红的小舌尖。

    如果不是知道某人今天会有一场自我毁灭的浩劫,柏淮大概会趁机欺负欺负,但是想到简松意即将面对什么,柏淮就有些不忍心。

    因为这份不忍心,就连昨天晚上简松意主动热情成那样,柏淮都忍住了没碰他。

    就是生怕再给烈火添一把柴,某人醒来后会直接原地爆炸。

    喂他吃完药,又给他擦了擦嘴,才重新把他塞回被窝,掖严实:“再睡会儿吧。”

    简松意蹭了蹭被子,抱怨道:“头疼,膝盖疼。”

    膝盖疼是简松意自己昨天非要闹,他拦都拦不住,至于头疼……

    柏淮揉了揉他脑袋:“再睡会儿就不疼了。”

    可是简松意被这么一折腾,却精神了些,睡不着了,微微睁开眼,看向他:“刚才家里是不是来人了?怪吵的。”

    柏淮顿了顿,措辞避开关键部分:“嗯,刚才杨岳他们来了。”

    “他们来干嘛?”

    “代表班同学送上生日礼物。”

    简松意余光一瞥,果真瞥到了床头上的一个礼盒,应该是柏淮刚才拿上来的。

    于是半撑起身子,想拿过来瞧瞧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柏淮有点不放心,他总觉得杨岳和徐嘉行今天像是来公报私仇的,于是伸手摁住礼盒:“要不再睡会儿?”

    简松意扒拉开他的手:“你是不是嫉妒?我告诉你,你松哥人缘好,是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你嫉妒不来,也羡慕不来,让开,别挡着我拆礼物。”

    然后嘚瑟地把盒子拿到了跟前。

    盒子用绸缎包装得十分精致典雅,看上去就很昂贵。

    简松意觉得这群人还算有良心,自己平日里待他们不薄,他们也都还记着。

    毕竟杨岳和徐嘉行送柏淮都是送的一万块的球鞋,那送自己,起码也得送个24k纯金等比小雕像。

    这么想着,简松意生出了些许期待,翘着唇角,懒洋洋地拆起包装。

    解开彩绳,剥开绸缎,打开盒盖,blingbling闪耀夺目……?

    这乌漆麻黑的是什么玩意儿?

    简松意愣了愣。

    然后看到标签——“xx牌仿真假发(男士)”

    ……

    假发?

    两顶?

    两顶蓬松自然乌黑发亮的假发?

    简松意手不自觉地抓了抓自己一头炸毛,挺茂盛的啊。

    他目光呆呆地挪到盒子另一个角落。

    一沓纸,整整齐齐。

    或许,是班人感人肺腑的真情表白?

    那也行。

    礼物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意。

    简松意怀揣着最后的希望,拿起一张纸,定睛一看。

    白纸黑字,赫然写着:

    松哥语录:可以说我不好,但是不准说我男朋友不好,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