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Chapter 52(第1/3页)
    ()    “砰”的一声, 正好有烟花应声绽放。

    在藏蓝色的夜幕里极致绚烂, 然后陨落。

    一声又一声, 此起彼伏,喧嚣繁丽。

    温泉里的嬉笑怒骂和暧.昧绮念,转瞬散去。

    柏淮声音恢复惯常的冷漠寡淡:“好, 我知道了。”

    缓缓起身,披上浴衣,拿起手机, 朝外走去。

    简松意跟着起身, 柏淮却回头看向他, 淡淡道:“在这儿等我。”

    不容反驳。

    简松意被他哄久了,都快忘了他还有这么强势的一面,一时有些不适应。

    但这是柏淮的决定,他不为难他。

    “行, 等你。”

    漫长的等待。

    简松意站在原地,双手插在浴袍衣兜里,抬头看着天上的烟花,突然觉得果然是到了深秋季节了,这夜里, 怎么就这么冷得慌。

    他不喜欢柏淮的父亲,虽然接触不多, 但留在记忆里的都是冰冷的样子。

    他给六岁的柏淮说,哭有什么用,哭了, 你爸就会活过来吗?不会,所以你现在去学习。

    他会在唐女士安慰柏淮“爸爸走了,会变成天上的星星陪伴你”的时候,冷漠地告诉柏淮,这是唐女士骗他的,人死了就是死了,不会回来,也不会有另一种方式陪伴,就是死了。

    他不允许柏淮不是第一,无论是学习,运动,钢琴,绘画,甚至哪怕只是一次剪纸的趣味比赛,柏淮都不能不是第一。

    而在柏淮基因检测出是oga的前三年,他甚至没有抱过他一次。

    很多事,简松意都是听唐女士说的,唐女士总是说,可惜你之眠叔叔了,喜欢上这么一个人。

    柏寒是不是好人,简松意无法评判,因为他从政多年,政绩斐然,广受好评。

    但温之眠忌日那天,简松意很清楚地知道,柏寒没有打过哪怕一个电话给柏淮,也没有回来看他曾经的爱人一眼,柏淮十八岁生日亦是如此。

    今天这通电话,大概是柏淮出现在这家温泉山庄的事传到他耳朵里,被他发现了柏淮居然在南城,于是前来兴师问罪。

    一个父亲,儿子转学一两个月了,到现在才发现,也算是笑话。

    而简松意对这样的一个父亲,唯一的希望就是,不要拉着柏淮一起,变成和他一样的人。

    自己努力了很久,想把柏淮拉进这些鲜活热闹的日子里来,只差那么一点,就可以做到了,却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他抬头,最后一簇烟花,湮灭在夜空,天地恢复静谧。

    热闹都很短暂,而热闹后的静谧,格外冷清。

    简松意低头哈了一口气,在寒冷的空气中凝成白雾。

    门开了。

    转过身。

    柏淮看着他冻得通红的鼻子,柔声道:“怎么不去温泉里泡着?”

    因为怕如果你有什么事,我不能第一时间冲出来。

    这话简松意没说。

    他只是问了一句:“没什么事儿吧?”

    “没事儿。”柏淮轻描淡写,“这边管事的是我爸以前下属,多嘴给他提了一句,我爸就教育了我一顿,然后让我明天中午早点回家,说带上你一起吃个饭。”

    “柏叔明天回南城?”

    “嗯。”

    简松意估量了一下自己和柏淮他老爹的战斗力,认真道:“要不我把我爸妈叫回来吧,他们现在出发,还赶得及一起回来吃午饭。”

    那样子特别像打架打不过要回家叫家长的小孩儿。

    不过简松意从来没有回家叫过家长,顶多就是幼儿园小班的时候,打不过大班的那个小霸王,哭唧唧地来找过自己。

    后来上大班后,打架就没输过了,挺厉害。

    柏淮难得看见简松意这么没底气的样子,忍不住笑出来:“怎么,担心我爸不同意咱俩的婚事,所以让岳父岳母来帮忙说说情?”

    “滚,我说正经的。”

    自从柏淮人设崩塌后,“滚”字已经变成简松意的口头禅。

    一个滚字,包含了所有打情骂俏的精髓,柏淮听得也高兴。

    “放心,我姑姑和我爷爷都很赞成这门婚事,我爸势单力薄,不能把咱怎么样,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那语气,像极了骗婚的渣男。

    简松意见他还有心思说骚话,狐疑地打量了他一眼:“真没事儿?”

    “有事儿还是有事儿,毕竟转学还有文转理的事情,我爸肯定得和我说几句。但是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工作狂,对我也不怎么上心,说几句就过了。”

    真说几句就过了,那你怎么打了这么久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