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Chapter 39(第1/3页)
    ()    皇甫轶怕简松意, 是因为这人刺儿, 倔, 狠,嚣张得不留情面。

    皇甫轶怕柏淮,则是单纯的源于alpha和alpha之间信息素的碾压。

    这是写进基因里的弱肉强食, 凭皇甫轶的韧性和骨气,他克服不了。

    咽了下口水,语气无奈又急于解释:“你是说过, 可是我最近也没找事儿啊。监控还在你手里, 我有毛病才没事找事?就算我真的要找事儿, 也得等我拿到offer离校了再说,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柏淮垂首,摆弄着眼镜,缓缓点头:“你说的有点道理。只是不太巧......”

    抬头, 看了皇甫轶一眼,笑得很礼貌:“只是不太巧,有那么几个人,似乎和你关系,都还不错。”

    “哪几个人?”皇甫轶懵了一下, 然后突然想起什么,有些惊诧地睁大眼睛, “那黑客是你?”

    柏淮挑起唇角,语气散漫:“没证据的话,可别乱说, 祸从口出这个道理,我以为你懂了。”

    “......”

    皇甫轶哑然,他知道柏淮在说什么,但也真的有点委屈。

    “这事儿真和我没关系,那几个人,有两个是那天一起打篮球的,有两个是学校篮球队的。之前随口聊过几句,说当时打架的时候,简松意对alpha信息素的反应怎么和oga有点像,该不会其实是个oga......”

    皇甫轶说着,也觉得十分的荒唐。

    当时他们的确是觉得简松意对alpha的信息素的反应不太对劲,也的确是隐隐约约闻到了一点儿模糊的花香,所以才开始释放信息素,想看看能不能把简松意压下去,把面子挣回来。

    结果还是被简松意撂翻了。

    但最后是柏淮出现,用信息素强制碾压,才结束了混战,所以简松意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有点存疑。

    加上简松意迟迟没分化,那之后又突然请假一天,军训还换了房间,脑补一下,又觉得这个推论好像真的还挺符合逻辑。

    唯一不符合的就是简松意太强了。

    不可能有哪个oga会这么强,能顶着一群alpha的信息素撂翻alpha,还能在军训各项考核成绩里,不是第一就是第二,所以大家也只是怀疑,没谁敢问,顶多就是匿名贴吧口嗨几句。

    但是柏淮这个反应......怎么好像是来封口的?该不会......

    皇甫轶正想着,柏淮就轻嗤一声,极近嘲讽:“谁和你说这个了?你们说简松意是oga,说出去也得有人信才行。这种明摆着的事儿,我觉得我还没有管的必要,毕竟大家都不瞎不傻。”

    他这话通篇没有直接明确地否认简松意是个oga,但给皇甫轶的感觉却是在柏淮心里简松意确确实实不是个oga,所以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好笑得都懒得搭理。

    皇甫轶心里那点儿荒唐的猜测彻底没了,也略微侥幸地松了口气,毕竟被alpha撂翻还说得过去,如果真的是被oga撂翻,可就太丢人了。

    他揉了揉鼻子:“那你找我是为了什么事儿?”

    柏淮掀起眼皮,他眼皮薄,眸色浅,每次缓缓掀起来直视人的时候,就有种漫不经心的威慑力,皇甫轶打了个寒颤。

    柏淮轻飘飘道:“是要我把那几个帖子一字一句读出来?比如我们是一对狗aa?比如白天训练晚上干,体力不行?又或者比如我被压着艹恶心不恶心?都读出来,你才明白?”

    他声音清冷,语调平缓,说出这种词汇的时候,就格外讽刺,让人不安。

    皇甫轶不玩贴吧,但是大概也听说了都有些什么污言秽语,想到那几个人确实是自己的狐朋狗友,源头也是从自己这儿起的,忙说道:“这事儿确实是他们嘴巴不干净,柏爷你说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这事儿呢,说大也不大,但是说小......简松意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你什么时候见他眼里容下过砂子?而且更不巧的是,只要他容不下的砂子,我就更容不下,你说这该怎么办呢?”

    说完拍了拍皇甫轶的肩,笑容温和浅淡。

    而下一秒,皇甫轶就跪了下去。

    雪后松林的味道,一瞬间仿佛隆冬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暴风雪,直接把威士忌的味道冲击得狼狈不堪,微不可闻。

    皇甫轶匍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整个人被强大的信息素摁在地上,连头抬不起来,剧痛难忍。

    这是柏淮第三次压制他,而每一次,都是因为简松意。

    皇甫轶知道自己惹不起这两座煞神,只能忍着难受,断断续续说道:“其他,其他的我不敢保证,但是我只能说,我和我的朋友,以后绝对不会说半句不利于你和简松意的话。我处分还背在身上呢,监控还在你手里,你完可以信我,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