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起 第三十章 山泽野修(第1/2页)
    这座天下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老道士将夫子斩杀后自行消散,本以为书院中的事情就这么结束,接下来只要让谢清欢去找到自己喜欢的姑娘就可返回客栈,但细细说来总觉得太理所当然,这么大的书院,总不能只有风宁一人在这里,应该会有他的弟子学生,或者是其他人。

    因此当众多莺莺燕燕身穿襦袍的女子站在他们面前时,没觉得太过意外,风宁本性如此,又极爱好女色,在山河关风平和言论都不大好,有这么多女子围绕反倒是理所当然,若是猜想没错,这些女子都应该是他的小妾。

    现如今风宁被许百川斩杀,这些女子就是一件麻烦事情,风宁的妻妾朋友在山河关一样不受待见,这些女子离了风宁怕是不会太好受,只不过现如今还不知道后续发展,想太多也是无用功。

    将柳月心救出来是许百川和谢清欢的目标,其余事情不用管太多,毕竟他们只是两位小剑修,能斩杀风宁已然是极其勉强,再关心些其他事情,总归太过麻烦,再说,站在他们面前这些女子,心思可不太好,手中尽数拿着桌椅棍棒,很有一些想要为风宁报仇的模样。

    许百川秋风依旧握在手中,仅仅往女子身前迈动一步,就将她们吓退,纷纷看着许百川手中秋风,害怕下一刻那把剑就会落到自己身上。

    怕死是人之常情,风宁不例外,夫子不例外,天上圣人也不例外,这些女子怕死更是正常。

    他不会滥杀无辜,尽管死在他手中人不少,有妖有鬼,还有在别人眼中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但这些女子只是迫于无奈,都是些可怜人,就说让他杀也下不去手。

    许百川再次迈动脚步,看着快要炸毛的女子,无奈的笑了笑,停下脚步,主动发问道:“你们拦着我,是想要做些什么?”

    众女子互相对视几眼,最终还是共同推举出一位年纪大的女子来和他谈话:“在下林安,见过仙师。”

    说话条理清晰,倒像是一位真正读书人。

    “你们应当都是风宁妾室,被他养在这座书院里,或许还要满足他一些古怪趣味,只是现如今,风宁被我一剑斩杀,你们应当算是自由,不各自散开寻找家世,拦着我们做甚?”

    许百川神色平静,看着林安轻声问道。

    林安神色有些黯然,沉默片刻,这才回道:“姐妹们来这书院之前已经被风宁买下,有官府见证,任由他打,他骂,一辈子都逃不开,就算他死了,我们依旧还是要待在书院,只是这书院没有他在,往日结下的仇家是不会放过我等,仙师你能……。”

    林安话没说完,但说出的这些话有其他含义,风宁被许百川斩杀,那岂不是说明着许百川比风宁要强出许多?况且还不止如此,留在房中的那两位女子这样一切都看在眼里,那位凭空出现的老道士挥手就能招来漫天的雷云,已经和天上神仙人物无异,要是能依靠着许百川,就算不受待见,往后也会安稳许多。

    许百川微微讶然,他明白这番话语中的意思,只是他要去剑宗学剑,是一件既定事实,任凭谁来了都改不掉,这些女子处境他虽然同情,但这不是将他留在这的理由。

    一座山河关,一间书院,一些女子就将他留在这里,怎么想都不可能。

    想了想,将秋风收入鞘,用手紧紧按住,然后才说道:“如你所见我是一名剑修,不会停留在此,费尽千辛万苦从大理赶过来,哪能因为一座山河关就在此停留脚步,你们大可以去找其他人,实在不行也可以自己找个营生,至于官府。”

    许百川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会去帮你们说情,总归是有法子,他人始终靠不住,不如靠自己。”

    林安沉默不语,过了许久才回应一个好字。

    许百川不想知道这些女子内心是什么想法,他来这里只是想出一次剑,去官府说情,是他能做的唯一一件事情。

    转身看向谢清欢,平静道:“怎么?还愣在这里做甚,不去找你心爱的姑娘,又或者你已经忘了她?”

    谢清欢如梦初醒,慌忙点头,没有多说,开始在书院大声叫喊那女子名字。

    只是叫了很久,始终没回应,等他重新回到院子中时,那些女子终于忍不住笑意,纷纷捂着肚子笑起来。

    谢清欢颇为恼怒道:“你们笑些什么!”

    林安看了他一眼,忍俊不禁道:“若是仙师要找是柳月心,那在下就恰好知道,她是在书院中,只不过是在一个比较私密地方,你叫她,她是不会醒来的。”

    谢清欢没有去问为何不会醒来,他知道这些女子在嘲笑他,现在他没工夫和这些女子闹腾,干脆果断说道:“月心在哪?”

    林安干脆道:“在卧房,已经穿好嫁衣。”

    谢清欢一怔,不知为何心中生出一些期待感,他还未见过柳月心穿嫁衣的模样。

    想必应当是世界上最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