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起 第十九章 大理人(第1/2页)
    清元城内四处严戒,每隔几步都有军士身穿铁甲驻扎在此,这座几乎算是处于边境第一线的小城,在城中居民尽数撤离以后,留下来的只有军队,因此当身穿麻衣腰带长剑的许百川出现在军营时,引发一阵惊叹,不过很快又隐匿了去,军法重于天,每位兵士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周期作为前车之鉴还摆在不远处。

    站在军帐中,见到的人不是许百川心中所想的那种大将军,而是一位平平无奇的老人,身材也不算高大,看着好似一阵风就能吹倒,可实际上老人并不一般,能以年老之躯统领三军紧紧压住庆元国边境,将犯边敌军打的喘不过气,甚至还有几次孤军直入攻城庆元国边线,要不是庆元皇帝连夜派遣军队前去镇压,说不定庆元边境会尽数纳入大理版图,因此哪怕边境只有清元城一座,但在这位老人指挥下可抵千军万马。

    老人坐在椅子上处理公文,见着许百川走进了,向他点点头,然后便不再理会。

    许百川皱了皱眉,他有些琢磨不透老人的想法,既然有事叫自己过来,又何必这样磨磨蹭蹭,自己不是他的下属,没必要陪他在这里耗着时间,用手按住秋风,平静道:“将军叫再下过来有何事,若是在这般拖拉,在下便走了。”

    听着许百川这番话,老人看了他一眼,放下手中纸笔,慢悠悠说道:“年轻人还是沉不住气,性子仍需打磨,不过是多等了些时间罢了,等等又何妨?”

    言语中隐隐带着霸道。

    老人统领三军一切生杀,又久居高位,就连大理皇帝也得与他以礼相待,便养成了这种性子,无论是他求人还是人求他,都会做出这番动作,美其名曰杀一杀傲气。

    许百川摇摇头,平静道:“我这人向来直话直说,你有事让我做直说便可,如此故弄玄虚,我大可绕过你们直接过关。”

    老人哦了一声,反问道:“要是老夫不让你过去,你当如何?”

    许百川眼中仍是一片平静,他轻声说道:“人间重有不平事,我以秋风杀。”

    老人愣了愣,认真盯着许百川看了许久,随即点点头:“有那股子傲气了,倒是挺像我以往一位老朋友,他也是经常这么嚷嚷。”

    许百川没有去问那位老朋友是谁,他来这里只是想过关去往庆元,至于其他人,并不是放在心上,更何况像那位老朋友又怎样,终究又不是他,没甚的作用。

    老人眼里有一些笑意,或许是因为那位老朋友,总之接下来两人谈话轻松许多,他也没有隐瞒,将许百川要做的事讲了出来。

    “再过不久便是冬至,估摸着西突厥犯关也是这一段时间,以往他们都是一盘散沙不足为惧,但近些年不知怎么的,吐鲁部族一统西突厥自立为王,要是以往各自的小族还好,人数不多也能活得下去,而现在架子铺的太大,冬至后牧草枯败,他们为了活下去会出来四处劫掠,庆元国太大他们不敢动手,而咱们大理就清元城一座,孰强孰弱自然分的清楚。”

    许百川没有说话,只是听老人讲话又细心不少,若是他没有猜错,他要做的便是与西突厥有关。

    老人继续说道:“其实说到底只是一个小小的西突厥罢了,大理铁军威压四海,他们其实算不了什么,真正要担心的是庆元借此插手,到时又是一番麻烦事。”

    庆元是大国,大理是小国,但就算如此,老人在提到庆元也仅仅只是说麻烦,而不是危机,这是老人坐镇边境以来,以胜绩堆积的自信,也确实如此,放眼整座大理,也只有他才能如此。

    老人看着不言不语的许百川,叹了一口气,迈步走到他面前,从怀里掏出一幅画像递出,轻声道:“西突厥虽然不算些什么,但毕竟是麻烦,据线报所言,突厥小王子是位修行人,而他就在清元城外,你杀了他,老夫便准你入庆元。”

    许百川神色漠然,他猜的没错,要对付的果然是西突厥,想了想,还是接过那幅画像,看了一眼,有心愕然,他本以为会见到粗犷汉子,却没想到画在画像上的是位俊俏书生,除了那双蓝色眼睛之外,与寻常学子并没有什么不同。

    他抬头看向老人,问了一个问题:“要是我直接走不杀人,你会如何?”

    老人笑了笑,轻声说道:“那你自走便是,但庆元入关是须身份籍贯,而你是大理人,是没有这些,怕是入不了关门。”

    庆元国的皇帝,自从初祖以来,便一直遵守着一条铁律,以民为本,因此每位民众都是登记在册,无论是山间野民,还是城中乞丐,在民选司都会拥有一页自己名称,至于没有的,哪怕侥幸入关,也只能经年累月常在山野之中,许百川去庆元国是想要学剑,那自然便要有个正当身份,要是一直藏身山野,那还去甚的庆元国。

    许百川叹了一口气:“那位小王子在哪里,若是太远了,怕不是很好找。”

    老人呵呵一笑,他久经人情世故,对许百川心思把握的极准,从许百川进入城门开始,他就敢断定这位想要